小肥波:東張西望有份的偽科學騙局:量子分析體重? DNA 測試改善飲食?

28.6 晚的東張西望簡直是不知所謂到極點。原因主要有二: 疑似幫一間叫做 Goji Studio 的健身會所在 Air time 賣廣告而不講清楚。當然東張西望好聰明無直接提過會所名字, Logo 也沒有過份顯示,向通訊事務局投訴也無用。 要宣傳做運動健康,我是沒有意見的。我這麼大反應是因為節目如 Content farm 一樣,令常人難以分辨真假。這個廣告當中更提及量子分析體重與 DNA 測試改善飲食,簡直是騙中之騙。 量子分析騙局 這些年來騙案不斷,每隔一陣子就重新包裝出現,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騙財,量子騙局亦如是。以量子檢測儀來進行健康檢查,推銷相關健康產品或是療程,並非新奇事,已有近 20 年歷史。 要解構騙案,首先要知道量子是什麼。量子一詞來自拉丁語 quantum ,意為「有多少」,代表「相當數量的某物質」,最簡單的意思就是「不可分割的能量包裹」。有關量子問題,詳看余海峯這兩篇文章:《你也能懂量子力學》、《天才與悲劇:馬克斯・普朗克 (Max Planck)》。 量子檢測儀其實在淘寶多的是,亦與東張西望片段中顯示的差不多。基於種種表面証據,我即管看看商家指這些機器對健康有什

詳情

新聞外包制 台灣閱聽人自求多福

台灣的媒體在這幾天又掀起一波大浪,港媒來台創設的《蘋果日報》傳出內部公文,鼓勵旗下記者自行創設個人工作室,再和「蘋果」以合約方式供稿。至此,台媒進到「新聞外包制」時代,一個以點擊率、「置入新聞」、「網紅」與謠言為主流價值的新聞界將正式取代品牌與資訊公信力,閱聽人在此洪潮中只能自求多福。 中華民國與巴拿馬斷交之際,有一則意外插曲外人不太注意:一個以網絡新聞供小道消息的個人記者,在網絡上散發「外交部長李大維已因台巴斷交請辭」。這則網聞讓外交部大費周章發出澄清稿否認,不料幾天後同一則新聞仍在網絡散發流傳。 這名曾在媒體任職的記者筆者多次見過,他以「網絡媒體」自居,穿梭在政府部門中,以散發「內幕」與近乎匿名「黑函」的方式流彈四射,平時引不起太大注意,但在台巴斷交之際,「部長請辭」的消息(或謠言)難免令人矚目。遺憾的是,發布這種並非事實的「新聞」,在制止後仍然故我,竟然是台灣「新聞自由」的一大特色。 民進黨取得執政權過程中,受惠於網絡之處不少。是以蔡英文政府上台以來,總統府對過去不得其門而入的所謂「公民記者」就大開方便之門,在加入記者組織後即登堂入室。任何公民都可以網絡發「新聞」,「記者」也就不

詳情

性感女扮遇劫2日1宗 邊個又鬧又要like?

藝人林雅詩在馬來西亞街頭直播期間遇劫、熱褲少女在候車處遭大漢擄上貨車……以上短片,過去一周在facebook熱傳,但皆被揭發是炒作。如果讀者僅對這些消息一笑置之,恐怕低估了假新聞的驚人威力。 所謂炒作,早在互聯網時代之前已經出現。那時我們稱之為「造新聞」,屬明星專利。一般認為,明星為博出位,常故意策劃有叫座力的新聞,例如醜聞或戀愛異動等消息,刻意供傳媒報道。在整個產業鏈裏,明星博見報,傳媒爭收視,讀者樂在其中,唯獨犧牲了真相。 來到社交媒體年代,即使是寂寂無聞的個人與團體,想造新聞,也非天方夜譚,甚至不用再跟傳媒「夾料」。只要揑造的事件夠搶眼,在網上瘋傳一番,傳媒自然搶先報道,宣傳威力一發不可收拾。 有趣的是,讀者對於傳統媒體的報道,多抱持懷疑態度,金句如「報紙佬又作新聞」、「記者左抄右抄又收工」等,見諸各大媒體的網上留言區。然而,大眾對於未經證實的網絡片段和消息,一直深信不疑。所謂「有片有真相」,只要流傳的片段模擬出手機偷拍效果,質素愈低,公信力反而愈高。 類似的炒作短片,不時在網上瘋傳,例如7年前的「谷胸港女數臭男友」、4年前由新晉導演何冠寰上載的美少女求救片等。無數人受騙,但人類

詳情

假新聞心理學:為何消除錯誤資訊如此困難?

過去一年,「假新聞」在世界各地均成為備受大眾關注的問題。假新聞不是新鮮事物,但社交媒體的運作邏輯及其帶來的現象,無論是「內容農場」的冒起、碎片化資訊的高速傳播,抑或是迴音廊的形成等,都使虛假資訊的傳播更為廣泛。 facebook和Google等網絡巨頭已經開始着力打擊假新聞,雖然其成效仍然受到一些評論者的非議。 更正資訊可產生反效果 的確,打擊假新聞不容易,政治和商業利益會繼續驅使一些人和組織發放虛假或似是而非的內容;而假新聞一旦出現,往往覆水難收。從傳播系統的角度看,問題是社會原有的「真相基建」(infrastructure of truth)受到破壞,尤其是傳統專業媒體的公信力下降以及在公共傳播過程中「去中心化」,削弱了他們澄清事實的能力和權威。從社交媒體傳播方式的角度看,問題是聳人聽聞的假新聞容易賺取更多回應和分享,使其傳播更為廣泛,而更正資訊卻不一定有同樣的接觸面,結果是看到假新聞的人很可能比看到更正資訊的人多。從資訊接收者的角度看,問題則在於一些心理因素,會使普通人可能在看到更正資訊後,仍然不會修正自己的認知,甚至可能比之前更加堅持錯誤的觀點。 近年一些學術研究說明,更正資訊

詳情

為何分享「內容農場」較看「黃色新聞」更不堪?

地球人已經阻止不了網媒在facebook上的影片「加個框」。這些「加框片」,大部分並非原創,而是盜取自其他來源。由於本小利大,點擊率高,情况一發不可收拾。最令人擔憂的是,熱中分享這些「內容農場」影片的廣大網民,似乎並不察覺,自己正在助長一股遺禍深遠的歪風。 為網片「加個框」,在色彩繽紛的框框上加添標題,可增加讀者逗留在影片的機會,本身是適應手機用家閱讀習慣而衍生的做法,並無不妥。然而,香港網媒前赴後繼地為網片「加框」,所採用的網片,許多是盜取得來,並無創作者授權,俗稱「偷片」。如此大量地將他人成果信手拈來,再包裝成自家出品的媒體,稱為「內容農場」。 偷片行為 不能助長 再三重申,「加框」非原罪,部分網媒還是積極地自創「加框片」的。但偷片行為,則不能助長。 我們天天在社交網絡上,樂此不疲地瀏覽的輕鬆短片,其實創作或徵集成本不低。以一條狗仔跨欄的短片為例,並非舉起攝影機就能拍到,背後可能要做犬隻訓練,並要把握難得機會。再者,以今時今日網民的胃口,一隻狗跨欄,可能已經難以廣傳;影片要「爆」,跨欄狗可能要cosplay,跨完可能還要一臉囂張,才能討得網民歡心。 要在短時間內,以有限成本製作大量

詳情

Inception

一次捐血呼籲,都可釀成如此風波。我們的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事件的起源,全在當日content farm的一篇文章。雖然文章內容已被一一駁斥,卻如inception般在港人心中埋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想法——紅十字會是邪惡管治階層的一部份。這個想法植根之後,那篇文章已變得可有可無,甚麼是事實、甚麼是謊言都已不再重要,人們只會無止境地提出質疑:「無運血上大陸?咁有幾多大陸人落黎香港輸血?」「以香港人為主?咁有幾多係新移民?」「無統計?咁有幾多係俾左私立醫院?佢地每次輸血賺幾多錢?」 破壞永遠比建設簡單,質疑永遠比論證容易,加上近年個人意識抬頭,憑著監察之名,每個人都可以大剌剌地向任何「有power所以有responsibility」的機構提出質詢——因為紅十字會在血液捐輸上擁有唯一權力,所以社會就有權要其作出交待。這個想法原本不錯,但許多人(包括很多從未捐過血的人)在得到這個「監督權」後,卻變成了苛刻的腦細:做得好是應份,一有少少懷疑就有理無理鬧左先,鬧完發覺原來無問題,就瞬間失憶扮無事發生過,又或者轉移視線搵第二樣黎繼續鬧。 一個腦細已夠惡頂,但在這個現實和網絡互相交纏的世界,每一個戰

詳情

後真相之後:眼前鬼卒皆是妖

到中學周會演講,談如何分辨互聯網資訊真偽,同學首先起立唱校歌,歌詞只有短短四句,出現了兩個 ‘truth’ 字,一個 ‘true’ 字。我們都被教育,「真相」「真實」,乃人生終極追求,不過在資訊海嘯中分清真假,愈來愈難。史丹福大學最近公布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八成參與的中學生,不懂分辨網站內標明的「贊助內容」其實是廣告;給學生看網上訊息,圖片上一束畸型的雛菊,文字說是福島核洩漏的後果,就有超過四成學生毫無保留地相信。牛津字典選了「後真相」(post-truth) 作 2016 年度字,就是政客睜大眼講大話,險惡陰毒之徒擺明車馬愚弄人,不講理而煽動情緒,有人說「後真相」一詞美化了謊話,又有人說人性不講道理從來如是,「後真相」這字太抽離、或太大驚小怪,根本無新意,云云。不,「後真相」不只是講大話、不只是有心人煽動;大部分人都不問真假,相信符合自己感覺的東西,當然從來如是。但「後真相」代表了一個時代新趨勢,人性的直觀、愚鈍、輕信,被野心家看透,上下其手,以假亂真,玩弄人性弱點,還要顯得光明磊落,新興網絡與社交媒體成為放大謊言的工具,直接把人的愚鈍一面放大,假大空消息轉瞬間廣為流傳,已非往日的「講大話」般簡單。亂拋垃圾,人見人憎,而且要罰錢;亂放資訊垃圾,社交媒體上又 like 又 share,很多人卻毫無罪疚感。亂拋垃圾污染一地,社交媒體上發放謊言,等同放大垃圾,令垃圾恆久遠,謊話永留存,污染腦袋心靈。如何避免做了分發垃圾的幫兇?有幾點基本步驟:設立預警系統:預報系統在心中,一碰見令你嘩然的圖片或文章,太過巧合,不可思議的,紅燈立刻亮起,停一停,諗一諗。訊息源頭要清楚:Whatsapp 上無頭無尾,不知來源的垃圾文章很多,勿轉發。主流與網絡媒體內容,也要搞清楚每個傳媒機構的德性,判斷可信度。最好多看幾個媒體,確定消息真偽。不要只看標題:網媒為吸引眼球誘你點擊,標題往往誇張,文不對題,最少要看完內文才轉發。留意評論:若文章存心欺騙,或有明顯錯誤,一般總有讀者留言澄清,可作參考。留意日期:舊聞新推,往往容易引起誤會,或刻意玩嘢,要留意報道日期。搜尋相片:有圖未必有真相,可利用 google 的圖片搜尋器,大概知道是否舊相亂用,或文不對圖,蒙混呃 like。有片未必有真相:例如衝突打鬥,要判斷片段前後發生甚麼事。調查及統計數據要細心讀:研究方法如何、樣本數目夠不夠、問題是否問得好、指標如何量化計算、研究者有無利益衝突,都要先搞清楚。小心斷章取義:十分鐘的演講,只引述十五秒精句,要留意前文後理,撮錄是否合宜,有無扭曲。這些都是基本功而已,進階一點,輸入關鍵字搜尋,細心閱讀不同背景的網站,找尋資料庫數據庫,直接找當事人證實,找專家查詢。如果覺得麻煩,就先不要轉發,最少不會製造垃圾。講完,禮堂中,一位學生提問:那麼,這世界是否一切都不可信了?聽得出,有點困惑、灰心。時代新詞,除了「後真相」,還有「後信任」。一方面,人們滿足於謊言,相信自己喜歡相信的。另一極端,因謊言遍地,而覺一切皆不可信,眼前鬼卒皆是妖,事事質疑,無立足之點,墜入虛無,不再信任任何事情。民智開,權貴手段逃不過庶民法眼;但獨裁者也會進化,糖衣毒藥精妙;公關技術有軟有硬,層次豐富。後真相時代,對準人的直觀率性,再打造豐衣足食的豬圈,滿足你食色物慾,成為時代絕配,足以虜人心智於無形。相信假話,願意騙自己,反而可能活得舒泰。輕信、單純,容易遭愚弄被利用;質疑、警惕,則活得太累,如何是好?又有人疑惑,既然大家都以假當真,不求甚解,我們為何還要追求真相?我相信,「真」是終極的普世價值,任你如何不相信「民主法治人權」,人不可能不求真而去求假,不可能義無反顧擁抱謊言,不可能明知前路有陷阱而裝作看不見。今天好些人擁抱「後真相」謊言,或情感爆發不用腦,乃因未算生死攸關,信錯了,不會即時死亡,而且可能覺得好過癮。於是,眾人嘻嘻哈哈跌進圈套;貶選的是自尊,侮辱的是自己智慧。例如「三港女台灣公廁偷食鮑魚事件」,為了三女是港人是內地人,網媒網民上綱上線,又憂又喜,動輒視作港人榮辱,結論下得太快,成為大笑話。分辨真實與虛假,甚麼可信甚麼不可信,已成為求生基本技能。的確很難做到,但這是時代給每個人的考驗。當垃圾與謊言充斥,人人可製造可轉發,流言妄語找到新宿主,數碼病毒隨通訊科技,滲透生活,假大空廢話以幾何級數增加,培養「媒介素養」,辨識有價值的資訊,從未如此重要過。網絡上碰到的,事事都問「係咪真」,的確很累。但是,保持環境清潔,人人有責;謊言廢物要由源頭阻截,社交媒體本應要主動過濾垃圾;每個用家也要避免製造垃圾、發放廢物;發現垃圾蟲時,要點名指出,動手清理。這樣,才叫對得起自己,才不枉我們中小學不停唱唱唱的校歌中,那個「真」字。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傳媒 新聞 後真相 假新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