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來吧我們冷靜下來 聊聊同理心之害

當耶魯大學心理學系教授保羅布倫(Paul Bloom)寫他的書《失控的同理心》的時候,有這麼一個故事。他的同事朋友問他在做什麼,他說他在寫一本書,一本關於同理心的書。但當他補上一句,「我反對同理心」的時候,眾人就會感到錯愕,因為,「大眾習慣視同理心為絕對善,就好比我們絕不嫌錢多、絕不嫌自己太瘦……也絕不嫌同理心過剩」。 布倫認為,很多人理解「同理心」,就是了解他人、換位思考。他不反對這個解釋,但只要稍作深入討論,他認為這種「認知同理心,作為善的動力同樣過譽,畢竟精準判讀他人欲望與動機正是變態心理的一大特點,這種能力若逆向運用便成為剝削和暴行的機器」。 舉幾個例子。以下例子只為陳述同理心過剩之害,而沒有針對任何個別事件之意,敬希留意。 關愛座的論爭:只要一張照片,看到學生在玩電話、老人站着,那個學生就會瞬即成為「沒有同理心」、「不換位思考」、「不關愛老人」的孬種。網路上有很多「討論」說新一代沒有「同理心」。年輕一代就會在網絡反擊,看着老人「健步如飛」地「搶位子」,那你有對着一天到晚都站着的銷售員、侍應,上班16小時的上班族,甚至是剛在校隊練習完畢的學生運用過「同理心」嗎?覺得他們同付車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