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南傑在台大戰

日前傑志在足總盃決賽擊敗南華前,傑志官方Facebook發放了一段宣傳短片。片段稱南傑大戰是香港的唯一打比。這樣描述南傑的關係是否恰當,看官自己可以判斷。但該片段最珍貴的由台灣電影文化公司所擁有的1953年南華對傑志的影片。到底那場是甚麼賽事呢? 原來那場球賽在1953年10月18日舉行。比賽地點是台北空總球場。當時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僅有四年左右。對風雨飄搖的國民黨來說,爭取中共控制區以外的華人支持格外重要。足球作為香港其中一項最引人注目的運動,如能有香港足球隊伍訪問台灣,對國民黨在台灣或者在香港爭取民眾的認同都可以有正面作用。 1952年,在香港經商的上海商人王志聖帶領光華足球隊赴台訪問,開啟了香港甲組球隊訪問台灣的先河。翌年,光華再到台灣訪問。同年十月,南華和傑志亦出發赴台。光華當年只是香港甲組的中游球隊,但南華和傑志則不一樣。前者是多年香港球壇的擂台躉;後者當年也是巨型班,號稱十萬大軍。有份出發住台灣的名將包括鮑景賢、郭石、劉儀、郭錦洪、宋靈聖、唐相、莫振華、姚卓然(以上南華)、李炳照、鄒文治、陳輝洪、侯澄滔、郭有、黎兆榮、朱永強、何應芬(以上傑志)等。 南傑除了和台灣球隊交手外

詳情

大嘥鬼

從前有一隻大嘥鬼,他明明只吃得下兩餸一湯,卻因為餐廳九點後半價而叫了滿枱珍饈百味;明明對生蠔興趣缺缺,卻為了吃自助餐回本而搶了兩三輪;明明雪櫃經已插針不下,但正價公價街坊價六八九折嘛!買!大嘥鬼,是政府爾來最成功的宣傳角色。他的成功之處,或許在於我們心裏多多少少都住了一隻。殊不知,政府才是嘥得最大的鬼,堪稱大嘥鬼王。別說千億百億的那些無謂工程了,單是傑志足球中心事件,已是一條簡單不過的數學題:中心由馬會和傑志斥資八千四百萬興建,去年九月啟用,租約為期兩年。若果政府真的在約滿後收地起樓,即中心每年花費四千二百萬元!當年聲勢浩大、拯救香港足球於水火的「鳳凰計劃」,每年預算也不過二千萬。收地計劃一出,民怨沸騰,特首回應說在找到另一地皮安置足球中心前會繼續以短租方式租予傑志。很明顯,他以為自己在玩《SimCity》,城市中的樓宇、交通基建、康樂設施都可以說搬便搬,不用理會搬遷成本和居民感受,更遑論詳細規劃。况且,傑志也不是傻的,要不是得到某種承諾,一家小小的香港球會,會願意投放二千多萬去玩兩年嗎?即使傑志傻,馬會也不會中計吧?馬會可是捐助了六千多萬啊!都是市民的血汗錢!這事件引伸出在發展過程中,如何選擇誰應被犧牲的不公義問題。同樣為康樂用地,傑志中心只能用短期租約形式存在,而香港有很多租予私人使用的康樂場地、會所,不單租金低廉,租約期滿時政府往往輕易批出十五二十年的續租安排,令這些只讓少數人使用的康樂場地千秋萬世。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莫過於粉嶺高爾夫球場,要是政府真的要「盲搶地」來建屋,何不「覓地重置」它?那裏佔地達一百七十公頃,傑志中心嗎?一點五公頃而已。當然,政府根本不敢動它分毫,背後涉及的人物、利益,都叫政府怕得發抖;向傑志開刀,沸騰的不過是民怨罷了。民怨,政府視如浮雲。就如橫洲發展犧牲非原居民利益、收回綠地起樓而不敢動利益龐大的棕地,說得動聽點是「先易後難」,真相是往往只做「易」的那部分。還有數天,新會期便展開,希望民主派未來四年能竭盡所能,合力鎮住這隻大嘥鬼。原文載於2016年10月9日《明報》副刊 傑志

詳情

波鞋值錢,運動不

杏花邨商場是上班中途轉車站,因利成便,間中也有工作或社交飯局在這裏解決。總的來說,它是個以住客供需為首要的屋邨商場,衣食住行,最就手便捷的大眾路線,要挑的話便得跑遠點。九十年代,我曾在這兒租過漫畫和影碟。早前商場一樓東翼圍板裝修,本也無所謂期盼。再異相的修飾看耐久了,會習以為常,這是人的劣根性。上一次商場急於提升格調,在地下中庭放了「羅馬噴泉」襯托假天藍天花,硬來突兀,也是看看下便慣。意外卻是,重開竟變身體育用品城,銷售各大品牌波鞋波衫,就叫人疑心,是反映商場衝出杏花的野心,抑或香港人對運動的超買決心?運動裝扮固然可與運動無關,時尚所至,金石為開,但近年香港人多加注意運動,倒是事實。健身連鎖中心倒閉,教與學頓失倚靠,大隻佬個個變苦瓜乾;街上隨便可見市民跑步,上班前下班後偷空做運動,瑜伽課也益發普及,寧願skip lunch也要拉拉筋;球場亦逐漸回復熱鬧,幾年前不是有社工呻過「口靚」仔都打機唔打波了嗎?2016奧運,香港人最振奮是見到冒出一個二個英氣不凡的本土新晉,拿不下獎牌仍然想要喊一句:我們能。收回傑志足球訓練中心是現屆政府切實為民的又一反例,為什麼必得在公屋與球場或大學二擇其一?公屋又不是難民營,哪兒有空地就到哪兒搭個收容所住住先?香港不應該只有樓房無球場。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5日) 房屋 足球 公屋 體育 土地 傑志

詳情

覓地建屋不應只欺負弱者

香港住屋問題有多嚴重,不用多累贅說明,特首梁振英上任以來將房屋問題列為施政重中之重,日夜督促部門覓地建屋已是人所共知。在特首最高指令下,政府部門為交功課,已出現歇斯底里式的搶地情况,最新政府擬收回啟用才1年的傑志訓練中心用地用作興建居屋便是經典一例。本地足球會傑志在今次事件中獲得公眾的同情,絕對可以理解。位於沙田的傑志中心,2011年是獲得民政事務局在政策上的支持,配合政府支持本地足球發展政策,才能以短期租約形式租用該幅地皮,並投放8400萬元資金,興建這個大型足球訓練場地。中心去年才正式啟用,但政府早前在沒有諮詢傑志的情况下,便擬於租約在明年屆滿後收回地皮以建居屋。香港球會一直面對資金不足和經營的困難,傑志好不容易取得馬會的資助和籌款,矢志為本地球壇訓練人才,但這個香港足球夢,卻被政府的「重中之重」政策打擊,雖然其後特首已出來保證,在為訓練習中心覓得新選址前,也會續租地皮予傑志,但此話之意,即訓練中心還是非走不可。傑志當下面對的困境,可說是政府為了建屋而「盲搶地」的一例,但從今次事件可看到政府為了覓地建屋,已失去了「常性」。所說的「常性」是什麼?按常理,若政府欲收回這幅目前被規劃為休憩用地、供康文署發展康樂用途的地皮前,理應先諮詢相關民政事務局的意見,了解地皮當前使用者的使用狀况及搬遷的可能性等等。即使最後民政局同意上層建屋優先的政策方向,當局亦應先諮詢使用者的意見,研究協助他們覓地搬遷的可能。可惜現時政府內部出現的「建屋霸權」,令其他政策局或其他較弱勢的群體,都變成政府為達成建屋目標的犧牲品。政府在照顧市民住屋需要之餘,不能對其他土地使用者麻木不仁才行。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6日) 足球 土地 傑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