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傳真社財困

聖誕臨近,傳真社傳出財困的消息,現僅餘廿多萬資金,只能應付運作至本月底,即未必能過渡至二○一八。一班在裏面工作的記者,或要面對失業的徬徨。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一向是傳媒賴以維生的根本。有理想的新聞工作者自立門戶,不靠老闆,不靠廣告商,只以新聞價值來做新聞,聽來理想,但實行上困難重重。傳真社主打調查報道(Investigative Reporting),難度更高,非做一般新聞的網媒可比擬。該社曾發表的重要報道,包括前高官在大潭霸官地、葵涌貨櫃碼頭發現裝甲車、台山核電站的安全問題等等,這些獨家新聞不是一蹴即就,需經漫長的調查而得。美國的ProPublica也是做調查報道,但人家有大型家族基金在背後支持,記者可以無後顧之憂,慢工出細貨地做新聞,所以很多資深大報記者都加盟,還拿了普立茲獎。香港的網媒記者要憂柴憂米,常擔心飯碗不保,哪裏有士氣呢?本地富豪不流行捐款支持傳媒,他們若做傳媒生意,多少帶商業或政治目的,更遑論放手讓記者做調查報道,肆意得罪政商名人,到處樹敵。傳真社營運兩年,籌得超過七百萬。聽來成績不錯,但記者每月都要出糧,傳媒沒其他收入,資金總有用完的一天。該社曾打算賣新聞給本地傳媒,可惜生意做不成,目前仍是免費供稿。只靠眾籌,又落入長貧難顧的境况,令人唏噓。[陳惜姿]PNS_WEB_TC/20171221/s00196/text/151379342929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