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怎樣的香港人 就有怎樣的香港政府

說中國人有着奴才的基因,可能已是老生常談、陳腔濫調,只是,看着眼前的眾生相,又不得不佩服魯迅、柏楊對中國人的觀察入微。就基因而言,這些香港人,確實不得不承認他們是徹頭徹尾的中國人。 北大人南下,他們不叫訪問,他們叫視察,不喊駕到,已算收斂。當年那個如假包換的英女王來香港,也只是叫訪問,可見皇帝,還是中國的地道。既是皇恩浩蕩,視察民情,卻防民如洪水猛獸。平民百姓,除了特權人士,統統被灌滿了水的無情水馬,隔在咫尺天涯之外。有幸獲得大人垂青,握手秒數最長的,依然是城中最有錢的富豪。 最讓人倒盡胃口的是那些諂媚的笑容。這些特區高官,對着香港人的時候,可曾有過這樣的笑容?又或者,在他們當官的幾年日子,面對公眾,堆起來的笑臉,加起來有這幾天多嗎?除了一句又一句的謝大人、謝主隆恩,連警察之首,說到治安良好、犯罪率低,還要忙不迭多謝那聲稱不可以在香港執法的內地公安。 末代港督彭定康一語成讖,斷送香港自主權者,乃香港人自己。又或者另一句老生常談,有怎樣的人民,就配有怎樣的政府。 隨着一種價值觀的消逝,取而代之,俯首稱臣的香港人,只會愈來愈多。看着那些諂媚的特區奴才,看着那些對着外國人咆哮的「愛國」流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