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年代:接種疫苗了 然後呢?

我的孩子一歲時打了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混合疫苗(MMR),全身出疹,嚇得我。之後要吃十四劑中藥才康復。我問過醫生,查過資料(醫學網站定義麻疹病徵),一般染上麻疹的話,「七日內不吃藥會痊癒」──可怕的併發症,大多只發生在長期病患者,或營養欠佳的兒童。我孩子因為疫苗副作用而受了十四天苦,直接入血,跟天然感染的麻疹,果然不同。 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想看看究竟MMR是什麼。我也明白為何主張不打針的人,面對麻疹爆發而無動於中,表面上,像是不負責任,但其實是因為他們看過比麻疹更恐怖的東西。 免疫針真的在替我們預防疫症嗎?外國一爆發麻疹,不打針的,都被視為始作俑者;香港爆發流感時,亦有趨勢去怪罪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甚至患者遇上併發症及死亡,醫護界一定會向傳媒標明該人有否接種疫苗。不過,實情卻是,疫苗並不一定防到該病,一是針的效力問題,二是針的實驗室病原(「減毒」或「滅活」)與野生病原(天然感染)是有分別的。 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 不同的嬰兒疫苗,有不同的保護年期,除了MMR內的麻疹部分被認為有永久保護外(此乃藥廠聲明,西醫聖經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認為至少有15年

詳情

活在免疫年代 難道不可以質疑?

看到有醫生談起嬰孩免疫針與自閉症的關連,又引了「1998年關於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MMR)防疫針與自閉症的醫學論文」,說明發起醫生如何被釘牌,所以這是個誤解云云。這份Andrew Wakefield寫的論文,每次都被拿來做「反疫苗」的罪證,說明質疑疫苗的人如何不科學,竟相信一個釘牌醫生。 我4年前在媒體寫過,這份論文所引起的風波是完全進入非科學範疇。長話短說:這份報告,由幾人寫成;釘牌,是因為樣本抽樣問題,非結論問題,而且作者已復牌(除了Wakefield,他沒去再申請),同樣報告以較合適樣本抽樣去做,已重複並得到相同結論。但為何每一次疫苗討論都要圍着這「唯一」的報告團團轉?面對種種疑慮,難道香港衛生署以至政府沒責任回應,也沒義務去提醒? 幾支疫苗才合理 我看過疫苗支持及反對的兩方,於各大學的醫療論文庫(包括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Pub Med)抽出疫苗有關的文獻統計,有約120份認為疫苗及其成分可以引致創傷,包括神經問題及自閉症,另有約100份列明無關,且鋁、甲醛等的含量安全。 支持疫苗者常說要「科學」一點。沒錯,以上就是「科學」,你可以把120份逐份質疑,我們也可以把100份逐份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