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可憐的幼稚園生

很久沒寫過學生學習壓力的題目。路過書局,發覺在補充練習的書櫃裏,竟有不少幼稚園生的練習。打開補充練習一看,裏面的題目,深如初小程度,老實說,一個二年級小學生,也未必懂得串doctor吧,但幼稚園低班的補充練習,把doctor的六個字母調亂,要學生選出正確的串法。低班生只有三歲,在我的認知裏,他們不是只要認認形狀、顏色嗎? 高班的英文,已要做閱讀理解,學介詞(preposition)。中文部分有重組句子、擴張句子,都是初小程度。 補充練習分低、中、高班,也有分科的,琳琅滿目放滿幾層書櫃。此時一定有人批評,怪獸家長拔苗助長,令無辜小孩白白受苦,剝削他們玩樂時間,未學行先學走…… 向一位媽媽了解過,她慨嘆身不由己,到小學叩門,要考筆試已不是秘密。這一兩年是小學適齡學童高峰期,正值雙非人浪,今年升小的學童多達六萬六,小朋友要考進心儀小學得一早準備,參加各類訓練和比賽,拿到足夠的獎狀與證書,增加獲取錄機會。 升小的小孩不過六歲,要學普通話、參加朗誦比賽,還有,原來五六歲小孩已報考劍橋試,不但考,還要花一年上英文班準備。心水清的媽媽說,學校樂意取錄有獎項證書的學生,因為「佳績」說明家長自會鞭策小孩

詳情

四歲也變性? 變性低齡化惹爭議

英國威爾斯普通科醫生韋伯利(Webberley)向一名12歲女童處方睪丸素(testosterone),開始變性的醫療程序。這名兒童9歲已開始注射賀爾蒙抑制劑(puberty-blocker),抑制青春期發育。根據英國國民健保局(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指引,開始變性醫療程序的「跨性賀爾蒙」(cross-sex hormones)只准用於16歲或以上青少年,但指引只對公營醫療機構有效力,私人執業的醫生不在此限,因此韋伯利的做法雖有爭議,但並沒有違規。   八成性別焦慮兒童長大後不再想變性   這情況引起專家憂慮,因為根據臨床文獻,約八成患有性別焦慮(Gender Dysphoria, GD或前稱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GID)的兒童成長後已經不再想變性,當中大部分會成為同性戀青少年。換言之,青春期前患有性別焦慮的兒童,臨床研究發現,大部分最後會認同原生性別,不再想變性,避過終身服用跨性賀爾蒙之餘,亦保存了天然生育能力。   根據一名性學研究員在2016年年初的統計,從1972年至今共有11份文獻

詳情

記歡樂天地

歡樂天地最令人難忘之物,並非其廣告之陳慧嫻或古巨基,而是旋轉木馬踫踫車,是糖漿爆穀的甜香,是各遊戲機音樂交織成玩樂交響曲。 這兒童遊戲機舖,在港九新界都有分店,多開在大商場裏。在各遊戲機長方孔入幣處,塞進一幣,遊戲機立刻播放音樂,閃亮按鈕,任你指揮。代幣雖為黃銅色或銀色,其外號卻是「金幣」,因為這個小圓幣,給人控制機器的力量,力量雖短,卻是無價之寶。遊戲代幣初時賣一元一個,後來加價,售二元一個。 那時候約四歲,家母帶我去太古城商場歡樂天地。記憶早已模糊,記不得何月何日何時,只記得面前有玻璃巨箱,其內有十數輛小模型車,有小道路小天橋小高樓。手中則有駕車之圓盤,圓盤有九號標記,所以我控制的小汽車,就是箱裏的九號車。我手中有圓盤,媽雙手中有我雙手,一同轉此圓盤方向令車轉彎,之後媽放手,我自駕九號車不夠十秒,旋即撞柱,車動彈不得,非要等職員來拯救不可了。 還記得另一台巨型遊戲機。這台機器有小水池,水池邊壁上有小城堡。城堡裏有炮臺,有大小窗戶,國王公主及其軍隊,都在堡裏。城堡對面,水槍有四,玩者在水槍下方孔塞入金幣,音樂即響起,水槍立刻射出水柱,柱如繩,水槍指向何處,水柱就射向何處。城堡窗戶,各

詳情

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比較特首候選人政綱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將會為香港選出新一任特首。香港人太多手中無票,只能夠拍Selfie、看公關災難或者在Facebook 給予「嬲嬲」予候選人作「參與」。既然冇得揀,那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選舉呢?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最近一次的審議結論(Concluding Observations),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立埸,三位候選人於其選舉網站上的政綱以作比對。市民可以看看各候選人是否對「人權友善」,甚至捍衛人權有所認識及倡議。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對促進香港人行使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上著墨甚少。即使各人都只在推行雙普選上有所立場,但全部候選人的政綱均未有明顯提及,推行雙普選時將會「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基本法》23條立法上,沒有一位候選人的立場符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中的要求,將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立法中的規定與《公

詳情

選校外訓練機構 校方須謹慎

近日,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被指涉嫌虐待學生,引起廣泛關注。假如學生因訓練過程不當、導師行為不檢等而受到身體或精神傷害,家長決定入稟追討賠償時,除了主辦機構外,校方須負上法律責任嗎? 普通法有一個概念稱為「轉承責任」。若把這個概念套用於學校委託校外機構或人士教導學生的情况上,就是若該校外機構犯上疏忽而傷害學生,即使學校沒有在事件中直接犯錯,也可能須負上較次要的責任。 一個「轉承責任」的學校案例 事實上,法庭會仔細審視案情,不會輕易判校方敗訴,否則會造成反效果:校方為求免責,停止為學生預備所有具風險的活動。較近期的英國案例Woodland v Swimming Teachers Association中,一名10歲女生參加學校與地區教育部門合辦的游泳課程,遇溺後證實因缺氧而腦部嚴重受損。本案其中一個焦點,是校方是否須為委託機構的疏忽負責。 法庭結論是校方毋須負責,主要原因是校方只是「擬家長」角色:根據案情,一個合理的家長會信任公眾泳池的安全措施,也信任執行課程的游泳導師。假如要求校方為是次意外負責,會把學校的法律責任顯著地擴展,有超越「擬家長」角色的意味。 學校選擇訓練機構注意事項 說回今

詳情

香港兒童真面目——恐怖短片與玩具展覽

早兩天,特地到香港歷史博物館參觀新開幕的專題展覽「香港玩具傳奇」。在館外買票時,遇上一大班幼稚園學生列隊入場。看着一張張小孩子臉孔,我突然心悸,不小心想起經典港產片《殺人犯》,以及近日在網上熱傳的一段短片。 短片名為《我的生涯規劃》,由「香城映畫」製作,是為「扭曲社會催生的一個瘋狂故事」,至今已錄得過百萬網上點擊。片段開始,公開試進行曲《綠袖子》響起,一個小學生擔心默書無法連續三次滿分會遭父母責罰,因而危站天台,決意尋死。同學上前勸阻,紛紛送上偏鋒的「生涯規劃大計」。 《我的生涯規劃》 雖假真心寒 有人認定讀書無前途,不如及時行樂;有人說投機炒賣才能致富,所以提出趁早炒閃卡、炒iPhone,博取首期上車;有同學更建議讓父母多吃懷疑致癌的醃製食物和熱飲,這樣既不用再學非洲鼓、芭蕾舞,更有一筆遺產享受人生……看完短片,我和百萬觀眾,一同心寒。 我知道故事純屬虛構,情節誇張,用意只為引起話題,帶來反思;現實中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大部分仍在父母庇蔭(或控制)下安分扮演飯糰角色,落力做好兒童本分。 他們未曾明白讀書不一定帶來美好人生,未得知投機炒賣乃香港人求生技能,更未明白今天在香港,要坐吃山崩過

詳情

如果網絡上有人威脅你,你會怎麼辦?

如果網絡上有人威脅你,要求你脫衣,否則就會對你家人不利,你會怎麼辦?老實說,網絡世界天大地大。雖然網絡上的威脅可以為我們帶來極大困擾,甚至損害我們的人身安全,但我們可以做的確實不多。正如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所說:「我覺得大家對於網絡安全問題有恐懼,無討論。香港亦沒有足夠的支援服務針對網絡上的恐嚇和誘騙。「如果你告訴警察網絡上有人要求你脫衣,否則會殺你家人。警察會有什麼反應?-『那他有沒有上過你家?沒有上過來即是沒有問題吧。你害怕嗎?你是否太容易害怕?其實你不用害怕。他在網上喊打喊殺而已,你不會有事的。你把電腦關掉不就可以了嗎?你不上網不就可以了嗎?你不瀏覽那個網頁不就可以了嗎?』我猜他們的回應會是這樣。」邵家臻直言:「香港(的政府部門)就是這樣。一方面他們會說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向他們尋求協助;但另一方面又會告訴你,你遇到的也不是什麼大問題,所以算了吧。」#SafeWeb4Kids - 與兒童協作的網絡新視野七個不同國家/地方的兒童於泰國曼谷討論網絡安全的議題只不過,「算了吧」從來都不是一個可以令人滿意的答案。面對網絡安全問題,兒童更是首當其衝。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最新研究顯示,三個網絡用戶之中就有一個是18 歲以下的兒童。故此,今年二月,來自七個不同國家/地方(包括香港、柬埔寨、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越南),年齡為18歲以下的兒童於泰國曼谷討論網絡安全的議題。針對兒童在網上有可能面對的陷阱,這些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兒童一同設計及製作了「兒童網絡安全指南」以及宣傳兒童網絡安全訊息的短片。由主題、劇本至演出均由兒童一手一腳包辦。短片由主題、劇本至演出均由兒童一手一腳包辦立法會議員莫乃光看見#SafeWeb4Kids對兒童網絡安全議題的關注和討論,覺得十分鼓舞。他認為是次東南亞區域性的倡議活動能夠充分體現兒童參與的精神:「小朋友自己會最清楚在網上日常遇到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最危險的地方是什麼。」談到IT業界與兒童協作的可能性,莫乃光認為:「如果IT業界的朋友知道小朋友的需要,他們在製作應用程式或網站的時候就可以及早將小朋友安全的考慮放在設計裡面。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度橋』,將小朋友帶到業界裡面,想想如何透過技術解決技術帶來的問題。」在虛擬現實之間掙扎求存歸根究底,網絡和現實一樣,並不是一個無菌的世界,當中有美有醜,有善有惡,有好有壞。邵家臻認為,在祝願自己好運的同時,我們亦應該强身健體,希望就算有朝一日遇到不好的事情,我也會懂得面對,懂得解決,懂得抵抗:「現時對網絡安全那種關心是叫人『唔好唔好唔好』,不斷講很多的『唔好』-『不要講自己的個人資料』、『不要把家庭資訊放上網』、『不要把自己身體的照片放上網』…… 我覺得提醒是要有的,這可能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講網絡上『survivor』的生活體驗,在網上遇到困擾時的解決和處理方法。」誠然,面對網絡安全問題,逃避並不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裝備自己,强身健體方為長遠之計。是次#SafeWeb4Kids的倡議活動帶起了東南亞國家兒童對網絡安全議題的討論,但這樣的討論不應因為活動完結而告一段落。社會需要正視網絡上的恐嚇和恐懼,才有望解決網絡所帶來的問題。邵家臻議員及莫乃光議員均表達對#SafeWeb4Kids的支持#SafeWeb4Kids 是一個有關兒童網絡安全的區域性兒童參與倡議活動。主辦單位為亞洲兒童權利聯盟 - 一個區域性的兒童權利網絡,而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為其中一員。兒童網絡安全指南:http://www.childrenrights.org.hk/v2/web/index.php?page=06publications00&lang=tc宣傳兒童網絡安全訊息的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0H0Z-7Jywk邵家臻、莫乃光議員訪問特輯:https://www.facebook.com/frustratedsuperman/videos/673525522824822/https://www.facebook.com/frustratedsuperman/videos/675460985964609/https://www.facebook.com/frustratedsuperman/videos/676086335902074/https://www.facebook.com/frustratedsuperman/videos/676662179177823/https://www.facebook.com/frustratedsuperman/videos/677329825777725/文: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 兒童

詳情

大同小異?「小瞳大異」?

炎炎夏日,對於莘莘學子來說是一個難得可以休息的機會,但在過去的暑假,一班平時已經不是很得閒的兒童卻自發忙碌地開會、拍攝影片和製作大型的藝術裝置、更籌備了一個「小瞳大異」影片放映禮,邀請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陳章明教授、規劃署署長凌嘉勤先生以及一眾應屆立法會參選人出席典禮。香港首個兒童主導組織「童夢同想」今次大費周章,只希望提醒成年人多以兒童的角度出發,思考問題。有冇諗過,小朋友其實好似外星人?有道是當局者迷,我們早已習慣了這個世界,但兒童和年青人就像外星人初訪地球一般,看每一件事物都覺得新奇怪異。「童夢同想」成員提倡兒童角度,目的只是希望帶我們回到那一個階段 - 當我們還是未能習慣成年世界的那一種思維和生活方式的時候,提醒我們當時對這個世界仍然抱有的疑問和想像。而歷時半年的「小瞳大異」計劃就是因為簡單的一個疑問而開始的:如果我們將 GoPro Camera 分別放在小朋友和大人身上,會得出甚麼樣的畫面呢?[embed]https://youtu.be/RY__wqYGJ1U[/embed]「童夢同想」為了是次計劃特地邀請了四位兒童及其家長,一同穿梭於城市之中。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兒童坐嬰兒車是最舒服的;而且為求寫實,是次拍攝的選址都是大家日常生活會經過的地方,看似不會帶來太大的驚喜。但拍攝後大家才發現,雖然等巴士、上地鐵等對成人來說正常不過的動作,兒童卻直接面對廢氣喉及寬闊的空隙;遊走街市的兒童其實看不到攤檔的貨品,只看到堆起來的箱子、肮髒的雜物和密密麻麻的人。但與此同時,透過兒童身上的鏡頭,他們亦發現滑滑梯對於兒童來說就像「extreme sports」一樣,非常刺激。兒童對身邊的環境和花草樹木亦特別敏感。在日常生活中蹲低一點,以兒童的視覺看社區原來可以帶來驚喜!這個發現令「童夢同想」成員學習到,香港需要在制定政策和城市規劃的過程中體貼不同年齡、性別、種族、膚色、宗教背景人士的需要,才可以真正成為一個多元、有活力的城市。香港近年對於「兒童權利」的迷思以兒童角度出發,其實是「童夢同想」推廣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和兒童參與權的工作的一部分,但香港近年的政治氛圍令很多人對兒童權利產生誤解。「童夢同想」代表戴蔚慈表示:「在推廣兒童權利的過程中,經常都會有人質疑這是要求特事特辦、挑戰大人或反叛的行為。然而,在爭取兒童權利的路上,成人和兒童不應處於對立的關係。成人在社會上有更大的影響力,更應該積極為兒童爭取及保障應有的權利,聆聽我們的聲音,這才是成人應有的角色。」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致辭時亦提到:「我們在立法會討論的問題,例如平等權利,扶貧及教育問題,也與兒童權利息息相關,但我們的確不一定聽到來自兒童的聲音,未必了解到兒童的意見。我相信新一屆立法會成立的時候,將會有更多議員重視讓兒童表達及認真聆聽兒童的聲音。」兒童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但同時我們也活於現在,屬於現在,他們的想法和創意不應被忽視。童夢同想希望這次活動能喚醒公眾,聆聽兒童的聲音,多從兒童的角度出發,並期望從政者在推行政策時兼顧兒童真正的需要。文: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作者簡介: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致力推動兒童權利,監察本港的兒童權利狀況。我們與兒童、青少年及兒童工作有關的專業人士攜手合作,分享我們在應用《兒童權利公約》的知識和經驗。網站:http://www.childrenrights.org.hk/v2/web/?page=index&lang=tc 兒童 兒童權利

詳情

專訪梁恩榮談學校落實兒童表達主見權的情況

專訪:梁恩榮談學校落實兒童表達主見權的情況問: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答:梁恩榮(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兼任副教授)攝影師:何家豪問:有意見認為兒童是社會未來主人翁,是否意味他們不能享有公民權利?答:這種觀點較舊和保守。就公民角度(citizenship)而言,以往在自由主義體系下,社會一般以十八歲為法定成年年齡,若未及十八歲,就不是公民,就沒有相對公民權利和參與。這種公民觀屬於未來導向,視兒童為「等待中的公民」(citizenship in waiting),亦即是未來主人翁。不過,近代公民觀念引入社群主義(communitarianism),強調參與和身分,但不會否定權利與義務。任何年齡的人,除嬰兒外,也有參與的可能性和不同程度的參與能力。這種公民觀視兒童為「此時此地公民」(here and now citizen),兒童有權參與,並從中孕育歸屬感,再而影響其日後的參與。至於構思兒童角度(construct of the child),傳統觀點認為兒童不成熟、無能力和依賴,因此強調「保護」(protection)和「提供」(provision),即《兒童權利公約》3P中的「保護」和「提供」。而近代對兒童看法有所改變,強調參與(participation),兒童有一定成熟程度、能力和獨立自主,正如《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所言:「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看待。」從教育角度來說,成熟程度與參與能力是互動,兒童參與其中,令其更加成熟,而不是留待兒童成熟才參與。因此,兒童概念已有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兒童是此時此地的公民,而不是未來主人翁。至於參與能力多寡,可以討論。問:聯合國人權捍衛者特別報告員指,社會普遍認為青年不夠成熟,而不願讓其參與公共事務,甚至視學生運動為「搞事」。你有何評論?答:這是重要觀察。無論香港、台灣、日本、馬來西亞和中東的青年運動,也有「追求心中富有」的共通點,尤其彰顯社會公義。當青年衝擊社會不公,當權者就會視為衝擊建制和自身利益,最容易化解的方法就是標籤青年為不理智不成熟,但這些標籤帶著偏見。當權者將青年運動標籤為非理性,並加以打壓,只會將青年邊緣化,孕育激進行動。譬如陳佐洱「去中國化」「去殖民化」的言論,只會令青年離心更大,不激進也會變得激進,最終兩敗俱傷。問:為何要落實兒童表達主見權?這不正是衝擊師長權威嗎?有何好處?答:我們應該反問,為何權在大人手中?為何成人不需兒童同意,就可剝奪兒童權利?這牽涉兩個問題。第一,學生應否有權?在民主社會中,公民同意交出部分權力,予政府管治。師生權力分配不同於政府與公民。不過,兒童是「此時此地公民」(here and now citizen),《兒童權利公約》(《公約》)亦肯定兒童表達主見權和參與能力,因此學校需要公平分配權力。若談後果,不少研究指出,學生參與校政後,對學校有更強歸屬感;改善了師生關係;甚至成績更好,並有助培養其多元能力。學生可參與制訂校規,便更願意遵守,譬如有學校設多種顏色的校服上衣和裙褲予學生自行配襯,學生因為學校讓其自由選擇,更自覺要穿得好,並為此感到自豪。講權利也自然提到責任,因為我們有責任尊重他人的權利。第二,如何落實兒童參與?其實有難度,不過有學校嘗試實踐。社會對教育理解較為狹窄,即使全人教育也是培養私德,要聽話順從。這返回基本問題:教育所為何事?希望培養怎樣的人?如果學習只為應付考試,而不是解決生活問題,我們只需補習學校,更何況《公約》訂明教育目的包括培養尊重人權。問:你認為香港兒童參與校政的情況是否符合公約保障的表達主見權?答:我認為情況惡劣,雖有進步,但與《公約》標準相距甚遠。我們可借用學者Lundy的框架,以空間(space)、受眾(audience)和影響(influence)評論香港學生參與校政情況。就空間和受眾而言,有九成香港學校設有一人一票選出的學生會,並有負責教師聆聽學生會意見,成為學校與學生的橋樑,確是進步。然而,學生參與校政流於形式,學生會只可自行決定諸如旅行目的地等無傷大雅的事,但校政無緣置喙,校規更是鐵板一塊,不容改動。在校政民主化研究中,有些學校的師生皆認為學生高度參與校政,於是我們前往訪談,卻發現學生將關愛誤解為參與校政。學生認為老師很愛錫他們,滿足了兒童權利的「保護」(protection)和「提供」(provision),縱然不滿校規,譬如不准外出午飯,也因為不想影響師生關係,所以忍氣吞聲「算數」。即使是校政較為民主的學校,也有其他問題。有學校設立師生議會,予全校討論校政,學生的確高度參與校政,卻簡單如旅行地點也無法決定。因為學生未有學習何謂民主參與,結果各持己見,不肯妥協。所以開放校政的同時,也需要培養學生尊重他人意見和理性商議的能力。問:有何因素影響學校成為人權友善校園?答:這視乎社會是否重視透過教育培養人權。現時香港並無校政民主化的教育政策,無政策就無資源,即使教師相信人權,也苦無資源推動人權校風,讓學生從體驗人權中學習人權。香港亦無推行小班教學,縮班導致教師職業不穩定,教師較難分心。台灣學校有政府支援,所以有資源推廣人權,但香港短期內也不太可能。至於校內,亦取決於意識形態,即是否相信人權及其教育目的。其實經歷佔領運動,學生人權意識抬頭,有更強自主意識,這不單只會留在金鐘,更會帶回校園,造成由下而上的壓力。學校處於被動,不去回應學生已提升的自主意識,可能會增加衝突。若師長擔心學生佔領校園,應與之對話,並尊重其自主。這亦是推動人權友善校園的契機。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冬季號2015—兒童表達主見權,網上閱讀:按此 兒童 兒童權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