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波:東張西望有份的偽科學騙局:量子分析體重? DNA 測試改善飲食?

28.6 晚的東張西望簡直是不知所謂到極點。原因主要有二: 疑似幫一間叫做 Goji Studio 的健身會所在 Air time 賣廣告而不講清楚。當然東張西望好聰明無直接提過會所名字, Logo 也沒有過份顯示,向通訊事務局投訴也無用。 要宣傳做運動健康,我是沒有意見的。我這麼大反應是因為節目如 Content farm 一樣,令常人難以分辨真假。這個廣告當中更提及量子分析體重與 DNA 測試改善飲食,簡直是騙中之騙。 量子分析騙局 這些年來騙案不斷,每隔一陣子就重新包裝出現,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騙財,量子騙局亦如是。以量子檢測儀來進行健康檢查,推銷相關健康產品或是療程,並非新奇事,已有近 20 年歷史。 要解構騙案,首先要知道量子是什麼。量子一詞來自拉丁語 quantum ,意為「有多少」,代表「相當數量的某物質」,最簡單的意思就是「不可分割的能量包裹」。有關量子問題,詳看余海峯這兩篇文章:《你也能懂量子力學》、《天才與悲劇:馬克斯・普朗克 (Max Planck)》。 量子檢測儀其實在淘寶多的是,亦與東張西望片段中顯示的差不多。基於種種表面証據,我即管看看商家指這些機器對健康有什

詳情

新人類年代記

讀大學的時候,老師們都很痛恨《蘋果日報》。 老師們都說,蘋果日報把美國大眾化報紙的「煽、色、腥」新聞報道手法(sensational)帶到大家眼前,吸引眼球,把報紙本來有的傳遞真相、監察政府、三權以外的第四權等等的角色消退。取而代之,就是把最八卦、最瘋狂、最無聊的東西,放上新聞。如哪兒有自殺案,就把受害人的死相都放在頭版。祥哥祥嫂的爭產案,對大眾本來沒有什麼意義,亦沒有什麼公共性,但也需要把東西放到頭版。因為這樣子的版面,才會令人買報紙。 「什麼叫新聞」這些問題 變得太奢侈 老師們那時候的論調是很嚴厲的,說學院出來的人,要緊記自己在學什麼。那時候,大學生們還有大學生們的頭巾氣(或被稱為志氣的無聊東西),他們會想像,就算世道變得多壞,他們都知道何謂對錯,再去着力改變世界。 結果,到了2017年,大家還有買報紙嗎?做早晨節目的時候,天天都會讀報,看着不同的報紙一天一天的比衛生護墊還要薄,傳媒系學生已不太在乎文字,因為他們需要學會如何一個人剪片、寫稿、錄旁白再後製然後放到網絡,「什麼叫新聞」這些問題,都變得太奢侈。 為何來來去去都是看沒營養資訊? 隨着不少傳媒都轉向社交網絡,而所謂社交網絡就

詳情

為何分享「內容農場」較看「黃色新聞」更不堪?

地球人已經阻止不了網媒在facebook上的影片「加個框」。這些「加框片」,大部分並非原創,而是盜取自其他來源。由於本小利大,點擊率高,情况一發不可收拾。最令人擔憂的是,熱中分享這些「內容農場」影片的廣大網民,似乎並不察覺,自己正在助長一股遺禍深遠的歪風。 為網片「加個框」,在色彩繽紛的框框上加添標題,可增加讀者逗留在影片的機會,本身是適應手機用家閱讀習慣而衍生的做法,並無不妥。然而,香港網媒前赴後繼地為網片「加框」,所採用的網片,許多是盜取得來,並無創作者授權,俗稱「偷片」。如此大量地將他人成果信手拈來,再包裝成自家出品的媒體,稱為「內容農場」。 偷片行為 不能助長 再三重申,「加框」非原罪,部分網媒還是積極地自創「加框片」的。但偷片行為,則不能助長。 我們天天在社交網絡上,樂此不疲地瀏覽的輕鬆短片,其實創作或徵集成本不低。以一條狗仔跨欄的短片為例,並非舉起攝影機就能拍到,背後可能要做犬隻訓練,並要把握難得機會。再者,以今時今日網民的胃口,一隻狗跨欄,可能已經難以廣傳;影片要「爆」,跨欄狗可能要cosplay,跨完可能還要一臉囂張,才能討得網民歡心。 要在短時間內,以有限成本製作大量

詳情

Inception

一次捐血呼籲,都可釀成如此風波。我們的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事件的起源,全在當日content farm的一篇文章。雖然文章內容已被一一駁斥,卻如inception般在港人心中埋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想法——紅十字會是邪惡管治階層的一部份。這個想法植根之後,那篇文章已變得可有可無,甚麼是事實、甚麼是謊言都已不再重要,人們只會無止境地提出質疑:「無運血上大陸?咁有幾多大陸人落黎香港輸血?」「以香港人為主?咁有幾多係新移民?」「無統計?咁有幾多係俾左私立醫院?佢地每次輸血賺幾多錢?」 破壞永遠比建設簡單,質疑永遠比論證容易,加上近年個人意識抬頭,憑著監察之名,每個人都可以大剌剌地向任何「有power所以有responsibility」的機構提出質詢——因為紅十字會在血液捐輸上擁有唯一權力,所以社會就有權要其作出交待。這個想法原本不錯,但許多人(包括很多從未捐過血的人)在得到這個「監督權」後,卻變成了苛刻的腦細:做得好是應份,一有少少懷疑就有理無理鬧左先,鬧完發覺原來無問題,就瞬間失憶扮無事發生過,又或者轉移視線搵第二樣黎繼續鬧。 一個腦細已夠惡頂,但在這個現實和網絡互相交纏的世界,每一個戰

詳情

「我收到風」內容農場

早陣子,有朋友說他們想大家「杯葛」「內容農場」。「內容農場」,簡言之就是一些「翻炒」的資訊網站,他們知道網民的點擊習慣(即是看到什麼會立即按進網頁),然後就可以令他們得到廣告的收入。內容農場的文章種類繁多,最常看到的標題,大概是「十幾億人都『震精』(震驚)了!這個健康秘密你不可不知道!」、「40歲大齡剩女,跟着這5招做,3個月就嫁出了!」除了獵奇性的文章,「網絡百大帥哥揭秘」、誰誰誰賤男鬥港女那些,都是內容農場文章的「殺着」。真的認為資訊真確性重要嗎?有些人認為,內容農場文章誇大失實、毫無底線,應加以譴責。而另一些人就認為,那些散播謠言的文章就更可惡。比方說「新移民綜援月入幾多幾多」的文章,聽說是生安白造,更令不少社工頭痛。有社工朋友就說:「有新移民家庭走來問我,為什麼人家有這麼多,我得這麼少,搞得我又要處理這case(個案)!」只是,當我看到一些朋友否定內容農場文章的時候,是因為他們真的認為資訊的真確性重要嗎?抑或大家只是「因為內容農場很煩所以杯葛」呢?比方說,過去10多年,我經常在大電視台的新聞中聽到一些姓「消」的人說話。大電視台的員工們,寫稿的時候都不知道為什麼認為這姓「消」的那麼有影響力,每句說話都要連名帶姓的把「消息人士說」這5字放進稿件之中。「消息人士」是誰?他在哪兒工作?他在哪家大學畢業?在政府或大機構的哪個職位做事?他很重要的嗎?他的說話是值得上新聞時段、佔用大氣電波的嗎?為什麼「消息人士」說的話,會被當成「事實」一般去報道呢?另外,有些泛民的支持者在網絡上,都是喜歡這樣的「留言」證明自己支持民主。比方說,我在網絡上總會看到有人說「叫蟲太唔好為咗想拎鄉事票出賣香港唔狙擊橫洲先啦」。為免你不知道,泛民的支持者(對,改花名不是建制派的低級面書專頁才做的,泛民支持者都很喜歡改人花名),叫新界西的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做「蟲太」。當你問到為什麼他會指斥鄭氏呢?他們的回應就是:「蟲太喺橫洲事件隱晒形,好難唔係令人覺得佢放軟手腳,為保鄉事票而唔狙擊政府囉。雖然佢諷刺地話自己一個人當選,可以唔受政黨影響,但佢就受熱普城影響而隱形唔支持狙擊政府囉。」當你再三問他:「證據呢?」他們這些泛民支持者就會出「大絕」:「畀你搵到證據就唔係共產黨啦。」然後,你再質疑:為什麼你可以說無證無據的話?泛民的支持者就回應我說:「我又唔係做電台主持,又唔係咩KOL(key opinion leader),亦唔係要做『五毛』出嚟撐政府,我自己講呢啲意見有乜問題。蟲太係呢啲關鍵時刻隱晒形,變相等同撐建制,唔係咩而家!」有什麼人民 有什麼媒體即是無證據就什麼都可以說?對啊,過去十幾年,有誰不是把「我收到風」、「消息人士話」當是新聞、真理,是道路、是生命?得罪講句,香港人很多人以為言論自由是「乜都講得」,就算是陰謀論風聲耳語都可以當新聞去報。然後我們恥笑內容農場誇張失實很放肆?哈哈哈哈。在香港搞媒體,不要說什麼大道理。講到底,為什麼內容農場那麼賤,都有人看?有什麼人民,有什麼議員、有什麼媒體,這是萬國通用的真理。在香港,放開一點,什麼都當娛樂新聞看就好了。你看看今個星期的政治新聞?給你選了三分之一泛民進去了、守着關鍵否決權了,在最關鍵的時候可以趕走梁君彥,梁耀忠做了什麼?梁君彥什麼時候放棄英籍的?行政機關憑什麼對立法機關指指點點?林鄭月娥又說什麼「議員令人失望」?失望得過當泛民可以控制立會的時候,梁耀忠陣前棄甲?哈哈哈,以後評政,我什麼都加一句「#我真係恭喜你呀」、「#haha」、「#wowsupport」作結,大家就好過,「堆bu堆」(對不對)?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5日《明報》觀點版 傳媒 新聞 記者 媒體 內容農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