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啟:急症室的兩文三語

筆者服務的社區華洋雜處,同時也是遊客區,兩文三語,必不可少。可是有些來看病的華裔遊客聽不懂粵語,區內少數族裔的英語也不一定很好。 反而「融入」得最好的異鄉人是來自東南亞的家傭。印傭聽得懂粵語,菲傭卻能說英語。 根據政府統計處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印尼人和菲律賓人各佔非本地人口約三成。有七成印尼人的慣用語言是粵語,超過八成菲律賓人慣用英語。如果不論語言程度,幾乎所有在港印尼人都聽得懂一點粵語,而菲律賓人則聽得懂英語。他們融入得那麼好,不難想像,當中大部分都是漂洋過海來香港打工的家傭。他們辛勞、守規矩,從來沒有聽說他們因為等得耐這類雞毛蒜皮的事而大吵大鬧。除非身患惡疾,幾乎只能在公眾假期見得到他們的身影。除了感染風寒等常見疾病,不少人都因長期勞動而筋骨勞損,周身痠痛。彷彿他們都比其他病人的復元能力強,打完一針止痛,拿點藥回去睡一覺,就可以重返崗位,周而復始。不論跌打損傷,抑或筋骨疲勞,康復都有賴充足休息,不過即使筆者三令五申,他們都鮮有接受病假。從來只有病人嫌病假少,哪有拒絕休息的病人?這種「檸檬」在剛畢業的時候食不慣,也令我嘖嘖稱奇,他們的敬業精神令人佩服。有一個星期日,遇到一位菲律賓女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