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濤:5年前輕車簡從視察 習今「打倒昨日的我」

習近平來港3天,其排場之大、保安之嚴、對交通生活影響之廣,應是歷年訪港的中國領導人之最。習下榻酒店所在的灣仔北幾乎成了「生人勿近」的禁區,還有他所過之處的保安區;僅訂下兩間豪華酒店,然後點中其中一間入住,也創先河之舉。 真有必要如此大規模地封路嗎?細細比較歷年中共領導人來港的保安措施,就會發現一年比一年嚴苛,對傳媒的限制也是年甚一年。以往記者可在會展包圍朱鎔基,向他提問各種問題,他也樂意回答,混亂之下推倒大堂的花架;幾年後胡錦濤來港,已變成「傳媒勿近」,有記者從遠處高聲向他提問也被警方帶走。上次李克強來港,記者更變成「黑影」被扣查、穿著六四T-shirt的街坊被帶走、半個港島區交通癱瘓。 今次習近平來港,採訪區與他距離更遠,記者到機場採訪他中午抵達時,烈日之下不能帶雨傘、毛巾等,到石崗軍營採訪他閱兵時更連筆、電腦、手機充電器等都被禁止攜帶。而《明報》記者駕着車頭玻璃放有報館名字牌的採訪車,欲前往他到訪的八鄉少年警訊活動中心附近觀察及採訪,也在2.8公里外被警員截停及喝止車內的記者「撳電話」。真有這個必要?保護習近平當然重要,警方也以專業評估襲擊風險而作出相應措施,但總要在保安及擾民之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