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威權有毒

權力使人腐化,而執行威權,就像一種毒品,令人上癮,也互相傳染。今日大陸社會,對威權上了癮的中國人,可能不比當年吸鴉片的少。有網民在網上投訴河北涉縣新醫院餐廳「質差、價貴、量少」,有人報警,警方以「涉嫌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罪名,將網民拉進派出所,「依法處以行政拘留處罰」。警方還煞有介事提醒大家:「網上傳播虛假信息屬於違法行為,嚴重影響公共秩序,希望廣大網民自覺抵制。」公安用這種理由濫權,連官方媒體也看不過眼,《人民網》、《新京報》紛紛質疑,市公安局不得不要求縣公安局檢討做法。得出結論,稱投訴人「因未中標新食堂經營權而心有不滿,遂於酒後通過網絡發布與實際情况存在偏差的信息」,最終撤銷處罰,將派出所所長撤職,將拉人的警察調職,向事主道歉。那些什麼因未中標而投訴、飲醉酒上網的調查結果,固然相當可疑,而事件如果不是因為只涉民生,不涉政治,當事人也沒有批評當權者,事主才得以全身而退。至於那些公安抱什麼心態、用什麼理由拉人,什麼「擾亂公共秩序」、「尋釁滋事」,其實完全是有樣學樣,「依法辦事」。只是今次「依法」過了頭,犧牲了一名派出所所長。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今日特區政府,不也是有一些對威權漸漸上了癮的人,有樣學樣,「依法」處置了一大群挑戰他們的年輕人?更不用說鄰近地區澳門,廿三條已立,威權早已在手了。[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0831/s00305/text/1504115043224pentoy

詳情

呂智恆:我沒有罪名

由構思「劉曉波民主精神愛回家── 禱告」到行動,前後只是兩至三天。希望在劉曉波「頭七」的晚上,把他的民主精神帶回家,踏出一小步。並為香港四位被DQ的議員、中港的民主和人權禱告。7月19日晚上7時,我在羅湖橋朗讀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零八憲章」並為中港民主和人權禱告,約15分鐘後,先有港警制止,後有公安帶走,拘留在深圳公安局到7月20日凌晨把我釋放。 6月底,我已開始為劉曉波病情感到十分擔心,我決定做要「做啲野」。7月13日至14日晚與約十多名基督徒港鐵沿線發起禱告行動,希望香港人不要以「冷漠為榮,無知為樂」,喚起港人關注中港民主和人權。當留意到兩天後便是劉曉波「頭七」,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多,因為香港人實在太善忘,今日的劉曉波會否成為另一個近乎被遺忘的李旺陽?其間我回想起劉曉波的一封信寫過「一個殉難者的出現會改變民族的靈魂」,同期香港有議員被DQ,那一刻已有行動的「初衝」。 賭注押在良知 我原意不是個人行動,由於風險難以估計,所以只問了個別幾個「被捕慣犯」,然而內心也有一些掙扎,因為他們有政黨背景,香港人有政黨潔癖,凡是政黨必是政棍,一定是為了私利,最後我覺得不應分黨派便問他們,結果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