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近在咫尺的死刑

生命權相當重要,倘若失去,其他權利亦無從談起。然而,死刑乃國家以剝奪生命的方式懲罰罪犯,此是否符合人權? 聯合國大會於一九六六年通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至一九七六年生效。公約第六(一)條訂明「人人皆有天賦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任何人之生命不得無理剝奪」。即使是威脅國家存亡的緊急狀態,締約國也不能限制生存權。 不過,鑑於當年仍有大量國家執行死刑,公約第六(二)條容許死刑,但只限於「最嚴重罪行」,判處死刑的法律必須是「犯罪時有效」,且不違反公約規定。除非是法院終審判決,否則不得執行死刑。此外,公約第六(五)條禁止判處兒童死刑,亦不得對孕婦執行死刑。再者,第六(四)條訂明死囚有權「請求特赦或減刑」。 負責解釋公約的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指出死刑「應當是十分特殊的措施」,必須嚴格規定「最嚴重罪行」的定義,並應確保由獨立法庭公平審訊、遵守無罪推定原則、確保被告享有基本保障和「由較高級法庭審查的權利」。[1] 何謂「最嚴重罪行」?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保護面臨死刑者權利的保障措施》訂明死刑只適用於「蓄意致命或其他引起極端嚴重後果的罪行」。[2] 聯合國法外殺人、草率與任意處決特別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