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大樂:從公院迫爆談到深層次問題

究竟應該如何解讀流感高峰持續,「迫爆」公立醫院的現象?是每年發生兩三次的「偶發」事件?是公私醫療資源調配失衡?還是一個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如果是一個結構性問題,其性質又是什麼?這類問題不會比一地兩檢、區域融合所引發的爭議來得輕鬆,而在某個意義上可能更加難以處理。不過,我們心裏有數,問題總不會因為主觀上不願面對而自行消失。 簡單問題亦未納入社會議程 早前食物及衛生局曾發表《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內容甚廣,但其中一個重要部分是關於人力需求與規劃的問題。報告書發表之後,有過一些討論,可是卻未見有更深入的探討,同時亦未有聽到更多的政策、規劃的回應和反思。甚至在專業界別之中,亦無一致意見,對於是否存在問題、有無需要作出一些轉變,也只是各說各話。至於有何進一步回應及具體工作,就更為缺乏。簡單的幾個問題如究竟是否存在人手短缺?對維持服務水平及將來進一步提升服務,是否有足夠人力及其他方面的資源應付?而面向更長遠的發展(例如真的將醫療服務產業化),是否應該以現行模式繼續下去?其實尚未納入社會討論的議程。 對於相關的問題,今屆特區政府似乎有一定的意識。據報章報道,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跟全國政

詳情

前線科技人員:與黃永商榷醫委會改革

不瞞大家,筆者是商台時評節目《人民大道中》的忠實聽眾,獨到的見解令筆者獲益良多。惟昨天(七月十九日)的節目中,主持黃永評論醫委會改革的一段,卻出現頗多與事實不符的謬誤。以人民大道中的影響力,如此錯誤難免對公眾構成負面影響,亦不符合該節目推廣「解困新聞學」的原則, 筆者希望藉此機會跟黃永商討一下當中一些事實陳述。 在昨天的節目中,主持黃永如此評論:「增加業外委員,是為了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有人質疑業外委員欠缺專業知識,在初級偵訊委員會內的貢獻有限,但新增委員可以加入其他委員會,從而騰空其他業內委員人手,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大概意思,非逐字記錄,有錯歡迎指正) 首先,釐清幾個事實:醫學界從來都沒有反對新增四位業外委員,亦沒有反對增加初級偵訊委員會的數目。剛好相反,上屆梁家騮議員所提出的6+6方案,建議業外委員的數目進一步增加至六位,同時增加六位醫生以增加人手[1],因此增加四位業外委員由始至終並不是爭拗點。主持所言難免會引導聽眾,誤以為醫生業界反對增加業外委員。 再者,新增業外委員是否為了騰空人手以加開初級偵訊委員會呢? 黃永可能沒有留意他的老朋友,社區組織協會彭鴻昌的意見:「有說,只

詳情

醫療分寸

醫療系統連連爆鑊,直接受害者當然是病患,然後呢,應該未輪到醫生,反正投訴之後仍要調查,調查之後仍要審議,拖完再拖又拖,有排搞,在此期間,醫生仍可照舊睇症兼收銀,最後亦十之九九是緩刑了事,沒什麼實質影響。 那麼,第二位「受害者」是誰? 恐怕是前線的公關人員。醫院也好,醫管局也罷,都有專業的公關大員,平日已有許多小事需要處理,一旦爆鑊,出大事了,更必日忙夜忙無時停手,從記者會上的line to take,到危機善後的image building,裡裡外外皆要打點。怪不得坊間都說,有兩間機構是公關界的「人間煉獄」,一是各大醫院/醫管局,一是港鐵,只因失誤頻繁,既燒傷了病患和搭客,亦令傳訊部門員工忙於日日救火。 火熱源頭? 如果翻看紀錄,十之九九在於醫療疏忽。醫護人員在檢查或治療時沒有百分百按照程序辦事,反而馬虎行事,或開錯藥,或睇漏眼,或打錯針,或輸錯血,總之是因一時大意而鑄成恨錯。一個錯字,忒是了得。而每有疏忽,必有解釋,箇中又通常是「雞與雞蛋」的惡性循環邏輯:公立醫院病人爆棚,醫護人手長期不足,忙中有錯,乃有差池;醫院病人爆棚,有個主因是私人醫療市場取價高昂,病人付不起錢或不願付錢;私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