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上流:日暮途遠,休歇枉然——論青協提倡休學年

香港青年協會轄下的研究組織「青年創研庫」在上月底發表研究報告《高中生對「休學年」的取態》,指出大部分受訪中學生贊同推行休學年計劃,並引述數名專家意見,支持休學年具備多種好處,結論是建議政府及各界支持休學年計劃,供高中畢業生參與,使他們適當地規劃人生。 報告引述專家所言,指「現時生涯規劃及中學教育比較偏重單向式向學生傳授知識或經驗,缺乏讓學生有自主探索和體驗的機會。」(報告頁ii)休學年為學生提供各種機會,包括工作實習、造訪外地、學習新技能等,正好應付上述專家所說的問題,這也成為本報告推銷休學年的關鍵依據。 若當面詢問中學生是否贊成推行休學年,多半贊成。姑勿論他們會否希望從繁重的學業中休息、趁機遊玩、逃避責任等,他們也自覺生活體驗貧乏,亟需機會增進在學時未能獲取的經驗。就連文憑試中文科寫作考卷的評卷報告,也常批評考生日常體驗不足,導致文章內容空泛,講得道貌岸然,彷彿教育失敗的責任全在學生,卻有多少人細想青少年生活體驗闕如,原因何在? 不知是誰說起,叫中學生面對公開試時「搏盡無悔」,好像這場考試重要得要用性命換取,得之則獲天下,失之無以保父母。當考試是青少年生活的焦點及終點,他們——以及週

詳情

通識是文是理?或文或理?抑或是非文非理?

近來在網上有不少關於通識與科學之間的討論,身為一個理科本科出身,又受過通識師訓的教育工作者,筆者希望可以再補充一些觀點。 在將近大學本科畢業前,受筆者的論文導師提醒:其實筆者不是讀科學的人,大概是說筆者「對數據不敏感」之類吧。後來機緣巧合,進入教育界工作後,科學訓練反而令筆者從另一角度理解通識課程。雖說通識科是一科接近文科的科目,但其實不少相關技能及概念等都是與科學知識一脈相承。舉例說,通識科公開試卷一的 (a) 分題很多時候也有數據分析的考核在內;至於獨立專題探究(IES)的研究設計及資料分析部份,更是讓學生學習科學化研究方式的好機會。 說起思考方式與角度,筆者有個小觀察:選修理科的同學在通識科碰釘的機會好像比較高,個人估計可能與線性思維方式(Linear Thinking)與擴散性思維方式(Divergent Thinking)的分別有關。理科較強的同學因理科題目絕大部份只有一個解答,故此他們慣用線性思維思考問題。但通識科講求以多角度分析議題,若同學未能調適自己的思考模式,就可能會出現鑽牛角尖的情況。相對之下,選修史、地等科目的同學因比較習慣以擴散性思維思考,在掌握通識科課程要求上

詳情

考不考BCA,家長有權選

泥漿摔角的輿論戰 教育局在社會未有共識之下,強行換以BCA之名全面複考TSA。而新一輪的輿論攻勢已經由一班願意為TSA說項的校長甚至是家教會人仕頂上,試圖把焦點由政府轉移到民間,學校和家長的矛盾之上;而這些輿論更頂替了官員說話去對抗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令到普羅大眾以為是立法會政治壓力所迫。試圖以民對民去分化社會,再套上政治化污名的手法去進行這場鬥爭。再跟他們泥漿摔角式辯論、筆戰,只會令到不熟識TSA的市民更覺添煩添亂,令社會對議題生厭。 強制TSA不合情理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以理說服對方。盡管連一些向來跟政府關係密切並具份量學者也起來指出TSA的問題,官員仍是封閉,聽不入耳,我只係想強調法理同權利。既然教育局認為TSA就是教育的重要支柱,那就請修改教育條例,或者把TSA加入外評,甚至定為辦學必要條款!否則,強制TSA就是不合法,不合情!別口口聲聲說邀請全港學校分享試行經驗,但又發出沒有選擇的通告給學校,這是典型的政府語言偽術!因為受公帑資助,相信很多學校認同但也說不出口。公帑是來自稅收,但教育局竟然從來不向市民、家長問責。 家長有權選 既然教育局強調BCA是研究計劃,那即是說家長作為未成

詳情

所謂的TSA「外國經驗」

吳克儉局長最近舉例,謂加拿大Manitoba(緬省)在1999年取消了類似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評估工具,學生表現因而跌至全國最差。 在加拿大,要找跟香港TSA類似的「系統性評估」,應是由Council of Ministers of Education, Canada負責的Pan-Canadian Assessment Program(PCAP)。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曾研究各地的「全國性系統評估」,發表的資料摘要(下稱「摘要」)亦以PCAP為代表。該試3年一次,隨機抽選學生進行,是個低風險測試。 據我所知,緬省參與了所有年份的PCAP(2007、2010、2013、2016),從沒間斷過,未知吳局長所指緬省取消了的是哪個試? 身兼檢討TSA委員會成員的中大侯傑泰教授曾謂:「美國(的TSA/BCA(基本能力評估))會貼出評估成績,令很多學校困擾,壓力比香港大千倍。」那又是什麼一回事? 在美國(也按摘要),可與香港TSA相類比的,應是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 Progress(NAEP)。該試是全國性系統評估,始自1969年,也是抽樣進行。N

詳情

2017年通識教育科卷二試題評論

我們評卷一愈趨技術化,非常著重應用資料的能力。卷二不只依靠資料,作答的空間較大,題目也有精彩處,但對學生知識要求也較高。 (1) 第一題談「快速時裝」,是一個闡釋全球化是什麼的「貼身」題目。根據題目資料,快速時裝是指「以儘快的速度和非常相宜價格來運作的時裝潮流的零售模式。」這現象對於「較老餅」的老師,頗新穎。但其實年輕人大概每天都以「超高速」追趕著潮流,那個英文字母&英文字母的牌子這裏就不多說了。 題 (a)要 解釋作為全球化工業的「快速時裝」可能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題目本身很直接,但其實需要學生有相當的知識才能作答,比如生產棉花要用水,製成後又要運輸會用上化石燃料等等。(可參考http://www.iso.cuhk.edu.hk/chinese/publications/sustainable-campus/article.aspx?articleid=63113)資料反而指向血汗工廠,對作答沒幫助。此題要硬橋硬馬,不是那麼容易按資料「吹水」的。 (b)題問在全球化的經濟下,人們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抗拒用完即棄文化。這題目問得十分深刻。一些膚淺的見解是即棄文化是人們欠環保意識,

詳情

沒有政治題的一年︰通識教育科卷一試題速評

今年,我們教關組有教師朋友親自上陣,去考通識。修讀社會學的他說︰「卷一好趕,重點是分題中間重要細拆,明白是想製造執分位,但實在太分散注意力,尤其叻個批好多時想多補一兩句都要斷臂。卷一次序覺得OK,不用故意先做第二/三題那種。第一題的共融抽象過之後兩題(因素題,有冇共融),不知是不是因為課程即將抽走南亞身分認同獨立故意問一次,零九年在會考綜合人文科考核過,不是新topic。」 以上一段當然很技術性,但也反映一個大學畢業的成年人考得也「趕頭趕命」。今年沒有政治題的卷一,少了立場題,愈來愈著重資料使用。題目則像教科書提供的款式,沒有太大驚喜。別忘記,上年倒有「本地農業」、「民主和競爭力」等較具前瞻性的議題。當然,考生或會歡迎今年這種題目。但這的確會影響教師教學,有同工甚至擔心會愈來愈似訓練學生成技術官僚。 不過,還記得我們上年盛讚民主程度與競爭力一題,但事實是考生表現卻不好。通識考試如何能在題目啓發性和學生可應付之間取得平衡? (1) 卷一考題一考族裔共融應該令大部分人大跌眼鏡,因為學校近年都較少詳細教少數族裔加身份認同這部分。幸好整條題目的難度不高,題型簡單,也沒有特別高難度的概念字眼,屬

詳情

對TSA背後的更多思考

政府設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初衷是為學校作「體檢」,但現卻成為操練的代名詞。而坊間、學者在爭論TSA/BCA (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劃)的過程中所關注的其中一點是TSA有沒有對學生造成壓力,或者有沒有評估的需要。他們的論述焦點多數集中於個人層面,例如TSA對學生造成壓力,歸因於個別學校操練學生,或個別家長抱着「望子成龍」的心態強迫兒女操練,又或者是個別學生的競爭能力弱、抗壓能力弱、心理質素弱等等。簡言之,這些討論都是以十分狹窄的個人角度框架來演繹TSA對學生造成嚴重壓力這一問題。即使運用大量數據,學者仍是停留在「這個學生心理質素如何如何」的論述層面。一旦以這樣的論述框架去解釋TSA問題,結構層面、社會層面對TSA問題的理解都會被忽略。 個人行為與社會現象不可分割 個人差異(individual differences)固然存在。的確有些人天生的抗壓能力強,有些則較弱;而部分家長抱有「望子成龍」的心態,強迫兒女操練;又或者個別校長因為各種原因操練學生。但純粹指摘個別學生、個別家長、個別學校並無助於我們理解現象的社會性/結構性。個人行為與社會現象是不可分割的。要問的是,為什麼在現今教育

詳情

小三TSA真係復考?

為新政府覓數據? 堆填區見! 「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決定維持復考建議,將於5月舉行BCA視聽及口語測試,6月舉行筆試,具體日期未定。委員會將考試所得報告,分析後留交下屆政府。有傳媒引述消息指,約5%公營小學不希望參與考試。人哋話「樹倒猢猻散」,吳克儉已經宣布任滿退休,教育局長這棵大樹三個半月後一定倒下來,難得寄居這樹的猢猻尚如此有情有義,堅持完成局長的「偉業」。王師奶不避重複又重複之譏,萬方有罪,TSA無罪,它只是測試工具,弄到天怒人怨是人謀不臧,累得它千古罵名,小婦人為TSA鳴冤。 委員會復考TSA(改名BCA只是掩耳盜鈴和巧言令色),其實是將他們的靠山吳克儉逼入死角。三個特首候選人已實牙實齒話明取消小三TSA,委員會仍決定復考,仲定埋5月考視聽和口試,只欠6月筆試的確定日期,王師奶建議為6月6日(D Day,死傷無數的盟軍登陸諾曼第日)。各位看官,替吳克儉想想,他應否接納委員會的決定?明知6月筆試試卷尚未改完,自己已經同教育局長這崗位拜拜,就算無心,人哋都當你有意將呢篤「蘇州」整蠱未來局長啦!委員會各有識之士好天真,認為將今年考試所得數據留給下屆政府參考,王師奶相信他

詳情

請梁美芬多為面子着想

堂堂城大副教授,早前(2月20日)在《明報》刊登名為〈請考評局多為孩子着想〉的文章,其質素卻有如面書留言。當中對事實的扭曲、邏輯之荒誕,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是出於立法會議員手筆。筆者並非考評局的人,但也忍不住跳出來反駁——目的非為護航,實為喚醒梁議員,不要再為政治任務捨棄名聲面子。 梁議員在文中批評,賴得鐘老師不把坊間對通識科造成的學與教問題放在眼內。筆者身為通識教師,一直有關注賴老師領導的通識教師聯會。通識聯會除了積極向社會各界解說通識科的價值,也一直有撰文回應坊間對通識科的關注,其中當然包括回應梁議員的批評。「不放在眼內」的說法,明顯有違公道。而梁議員在文末將賴老師類比為醫術不佳的醫生,這種肆意踐踏教育專業的人身攻擊,竟出自副教授之手,實屬香港的悲哀。更離譜的是,身為議員,梁竟然錯解法定機構的功能結構——賴老師領導的通識科目委員會,實為監察考評局操作、檢討試卷及就課程提出改善建議而存在,委員會內包括前線教師、學者及教育局代表等,皆非梁議員所說「考評局的人」。無知非罪,但無知卻自以為是,連資料蒐集也懶做便大放厥詞,如此人物竟是大學副教授,又叫學院的同事情何以堪? 民粹觀念反映外行無知 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