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會亮點突現

受海內外關注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於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開。自中共十八大於2012年召開以來,中共相繼召開了六次中央全會,特別是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於2013年召開以來,及在其後召開的四中全會、五中全會、六中全會,分別就中共十八大提出的「四個全面」分別進行部署。這「四個全面」分別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至此,中共已將十八大提出的戰略佈局有條不紊地一一予以規劃落實,將中共在中國的引領作用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4個亮點解讀六中全會公報,其除了全面展現中共全面從嚴治黨的信心和根本舉措之外,亦有多個亮點向海內外傳遞。亮點之一:公報中首次寫明,「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不同於此前表述的「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此表述立刻被境內外媒體捕捉,並予以充分解讀。作為中共領袖,習近平已受到中國各界人士擁護,表明中共自十八大以來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和改革舉措不僅取得成功,而且增加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中共黨內更加團結、更具自信,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贏得了黨心民心。亮點之二:首次提出「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在以往提出的「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之後,繼之以「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這表明,在中共繼往開來的征程中,習近平新時期的思想理論結晶已經形成,並得到中共黨內和全國人民關注。亮點之三:全會審議通過了《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以往,中共在不同時期相繼制定和推出結合不同階段、不同時期的治黨準則和監督條例。此次最新制定的黨內政治生活準則,不僅比之以往更嚴格、更全面、更適應新形勢,而且使每一名黨員、每一名高級幹部在黨內政治生活中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昭示全黨,防患於未然。對於全體國人及海外關注者來說,更是對中國正在進行的反腐鬥爭更具信心、更相信中共的反腐行動「永遠在路上」。亮點之四:規範覆蓋最高層。公報中寫明:「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特別是着重註明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即「中常委」,向廣大人民昭示了有腐必反、有貪必速,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黨內決不允許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的決心。誰沒信心 中共將以行動回應六中全會的公報向外界鄭重宣示了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懲治黨內腐敗的堅定決心與信心。誰對中共的懲治腐敗沒有信心,中共將以未來的行動作出回答,正如六中全會之前,央視推出的一部專題片所言:中共懲治腐敗「永遠在路上」。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日) 中共 習近平 六中全會

詳情

黨內核心地位 對習近平有多重要?

上星期四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最受關注的不僅是會議主題的兩份綱領性文件《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及《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還有習近平正式被確立為黨的「核心」。這個「核心」地位,不僅對習近平個人至關重要,令他在黨內擁有更大人事及政策的話事權,甚至會改變中國走向。所謂「核心」,是中共實際最高領袖代名詞,即具有一言九鼎地位的超然領袖。過去60多年,僅毛澤東、鄧小平及江澤民獲此尊稱,習近平是第四個。但習近平明明手握大權,還需「習核心」這個稱號嗎?沒錯,習近平身兼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三大要職,也是國家安全委員會、深改組等多個中央領導小組的負責人。不過,擁有如此多職位並不一定表示他就沒被掣肘和挑戰,畢竟習近平並非毛鄧般有創黨開國之功,也沒令全黨上下拜服的治國偉功,只因機緣而坐上領袖之位,注定難以輕易服眾。就像當年的江澤民乘「六四」之機,偶然當上總書記,但黨內各派包括李鵬和北京幫的陳希同等人都不服氣,朱鎔基、李瑞環等人更不斷挑戰他,還好李先念、薄一波等元老替他保駕護航,加上他善用「江核心」地位,逐步安插親信進佔要職,不僅鞏固了權位,還在鄧小平去世後,名正言順的成為「江核心」。不過,相對於毛鄧,江澤民的「核心」地位水分很大,而今日的「習核心」比「江核心」後期,權威及權力還有所不及,黨內高層中,習的親信僅佔少數。因此,習近平需要這個「核心」地位去鞏固權力,廣佈心腹於關鍵職位。距明年中共十九大換屆還有一年,有了「習核心」地位,他就可進行更多人事操作,提拔「習家軍」為省市委書記、主要部委首長等。事實上,六中全會剛閉幕就傳出習的盟友王岐山親信蔣超良,由吉林省長升任湖北省委書記,習的舊部蔡奇也傳任北京市長,他們出任下屆中央委員已無懸念,甚或升任政治局委員。「習核心」初見威力!而且,六中全會通過的黨紀文件《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都是他的尚方寶劍。過去4年,習近平僅靠中紀委就以「反腐敗」為名,將對手的23名中委和候補中委拉下馬,如今既成「核心」,而中紀委還有這兩份奉旨監督及懲處黨員的文件,如虎添翼之下,震懾力更甚,習近平在人事安排及重大議題上的話語權就更大,要稱皇稱帝、讓王岐山在十九大後留任等,已非難事。問題是,習一人獨大,對中國是禍是福呢?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日) 中共 習近平 六中全會 核心

詳情

「習核心時代」來臨給香港的啟示

這幾天,香港媒體都有報道和評論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那六中全會到底說了些什麼?有人用一句話概括:「習核心」從嚴治黨。這個概括抓住了關鍵,但不夠全面。此次會議可用兩個關鍵詞概括:「習核心」和「從嚴治黨」。兩者有何不同?前者指向單一,確立「習核心」就是為了從嚴治黨;後者的意思更為豐富,確立「習核心」不僅僅是為了從嚴治黨,還有為了治國理政、為了全面深化改革、為了迎接國內國外各種挑戰、為了應對中國「走出去」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為了實現大國崛起戰略。如何解讀「習核心時代」的來臨?如果簡單地解讀為強化集權、個人崇拜、專制主義,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六中全會的公報也明確提出「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可見,官方要求維護的是核心的政策和權威的決定,而不是對習近平本人阿諛奉承。中共作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第二大經濟體的執政黨,在這個時候確立習近平是中央的核心、全國的核心,不僅是中共全體黨員的共同意志、共同心願,更是國家需要、戰略需要。「習核心時代」的確立,也給香港以啟示。「習核心」是應對挑戰的需要歷史規律告訴人們,凡非常之時,必出非常之策。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核心地位的確立,是在紅軍長征途中,當時有全軍覆滅之危險。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核心地位的確立,是文革動亂之後,當時中國有「被開除地球球籍」的危險。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核心地位的確立,是「八九」政治風波之後,當時西方國家對中國全面制裁、蘇聯和東歐劇變,中國在國際上非常孤立,有崩盤的危險。 此次「習核心」的確立,也不是偶然的,從中可以看出習近平勇於擔當、善於應對,並且可以看出國內外各種挑戰的嚴峻形勢。從內部看,「啃硬骨頭」需要核心。習近平曾多次說,中國的改革開放搞了30多年,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到了他接任的時候只剩下「硬骨頭」了。「硬骨頭」讓習近平本人和中共高層感到非常頭痛。如果還是沿用過去的「九龍治水」運作模式,改革寸步難行,必須有人敢於站出來,一錘定音。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反腐敗:習上台之後抓了許多貪官,獲得國內外普遍好評;但反腐敗形勢會不會逆轉?在治本之策沒有實施之前,誰也不敢對此持樂觀態度。因此,需要以核心凝聚合力,徹底改變政治生態。從外部看,大國崛起需要核心。19世紀中葉以來,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屢屢被列強打斷;現在,中國又一次處在大國崛起的關鍵時刻。現有的大國是否願意看到中國崛起?中國這一次能不能順利崛起、和平崛起,都有許多未知的風險等在前面,從東海、南海的風波已經可以看出端倪。在此情况下,中共作為執政黨,必須有一個關鍵的核心。中國是個大國,任何地方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習核心」的確立,將使中央的權威得到加強。中央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一定會以底線思維來處理,絕對不會放棄底線。所以,中央今後維護國家統一的態度會更加企硬。回歸以來,中央在處理香港許多事情上非常寬容。比如,以往行政長官赴京述職,座位的安排都採取會見的形式,行政長官與國家領導人平行而坐;比如,反國教運動,令中史教育邊緣化,有違《基本法》的精神,中央並未深究;再比如,基本法普及不夠,一些香港人士明顯違反基本法的言行,只要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中央並未嚴格追究。但這也造成了一些不好的現象,一些人得寸進尺、屢闖底線,甚至公開對抗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以至於催生了港獨勢力。可以預測,中央今後將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要求處理香港事務。香港的法治精神從哪裏體現?不是港英時代的法律,也不是「國際慣例」,而是基本法。基本法是「戒尺」,不是「彈簧」,無論哪個界別、哪個黨派、哪個組織,無論持什麼政治觀點,都不能違反基本法。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中央,今後如遇特殊情况,不排除啟動全國人大釋法的可能性。中央遏制港獨不會手軟港獨分子整天在做夢。他們所謂的「香港建國」、「香港民族」是無稽之談,無任何令人信服的依據和生存的空間。他們宣揚「到2047年,香港有權進行全民公決」是曲解基本法、欺騙民眾。基本法對「50年不變」的定義指的是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並非回歸50年就可以選擇是否脫離中國。他們與台獨勾結,試圖借力活動,豈不知在中國國力日盛、兩岸經濟依存度愈加緊密、兩岸親情不斷加深的背景下,台獨勢力同樣沒有生存空間。他們幻想獲得美國政府的支持,豈不知美國政府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支持港獨,就算美國某些組織會暗中支持港獨,也是見不得天日的,且能力有限。在大國關係中,歷來都是國家利益至上,而經過多年韜光養晦的中國,實力已今非昔比,在處理大國關係上的籌碼很多。實際上,中央對港獨勢力的抬頭,已經有足夠的關注。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和中央領導對於涉港澳論述超過30次。以往,對港澳方針的表述比較籠統:「保持長期繁榮穩定」;後來,逐步調整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並重。去年,習近平在接受梁振英述職時又指出,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現了一些新情况、新問題,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着正確方向前進。那麼,如果港獨勢力讓一國兩制偏離了方向怎麼辦?特區政府有責任依法糾偏。如果超出了特區政府的權力範圍和能力範圍又怎麼辦?「習核心」的表態釋放出強烈信號: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習核心時代」的來臨,應該也必須給香港以啟示。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31日) 習近平 六中全會 習核心

詳情

六中前紀念長征所為何事?

明日(21日)北京將召開數千人大會,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長征勝利是以1936年10月22日紅軍三大主力軍於甘肅會寧縣會師為標誌,50、60及70年紀念大會都於10月22日舉行,但今年則提前一天於10月21日召開,相信是與下周一(24日)將召開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有關。同樣為遷就六中全會,通常於雙數月下旬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亦推遲到本月31日至11月7日舉行。遷就六中 提前舉行每10年大搞一次長征勝利紀念活動已成慣例,最高領導人也循例發表主旨講話,70周年講話的是胡錦濤,60周年講話的是江澤民,明日的大會如無意外講話的也會是習近平,倒是1986年的50周年紀念大會,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沒有講話,而是由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楊尚昆講話。所謂長征,是指1934年開始,中國各地的紅軍面對國軍的圍剿,經11省長途跋涉,最終於1936年到達陝西、甘肅、寧夏交界處,重新建立根據地,號稱二萬五千里(12,500公里)長征。毛澤東總結稱,長征是「宣言書」、「宣傳隊」、「播種機」。長征途中,由於中共與蘇聯的共產國際聯絡電台失去聯繫,反而促成了中共的獨立決策,而1935年1月在貴州遵義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被選入中共決策層的政治局常委,首度確立其黨內領導地位。中共對長征精神的詮釋一般為四方面:堅定的理想信念;不怕犧牲的英雄氣概;顧全大局、嚴守紀律的團結精神;為人民服務的崇高思想。而遵義會議也被定義為形成了中國革命成熟的堅強領導核心。強化核心意識 維護黨中央權威那麼六中前紀念長征有何新意呢?國防大學政委、已故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日前在題為《長征對我們黨成長、成熟的意義》的文章中提出,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我們必須強化核心意識,堅決維護習主席和黨中央的權威」。可謂對今次長征紀念活動的點睛之筆。原文載於《明報》中國版(2016年10月20日) 中共 六中全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