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喜華:醫生組織「醫委會共識方案」 是善意和解還是利之所在?

新一立法年度即將開始,立法會又再討論各項政治、民生議題。審議《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修訂草案)的法案委員會率先於9月27日續論此項影響醫生業界的草案。以醫學會為首的7個醫生組織已急不及待行動,聯署去信全體立法會議員,提出「共識方案」,要求議員支持,藉此再向政府施壓。 所謂「共識方案」是把衛生署及醫管局各一名委任委員改由全港醫生直選,兩名醫學專科學院(醫專)的委員則保留為委任。聯署信稱:「如因修訂而改為醫專院士直選,兩名直選代表未必在醫委會中代表醫專,無疑將影響醫專在醫委會內的代表性。」猶記得去年反對的醫生組織曾極力要求由所有專科院士選出醫專兩名委員。這要求在今年7月仍見於醫生組織向立法會遞交的意見書內。「共識方案」的提議着實令人費解。 政府融合醫委會改革三方平台的討論,於修訂草案提出醫專兩名委任代表改為選任,令醫生選舉委員佔醫委會一半,更令整體委任委員降至少於四成。此方案更優於醫生組織曾要求的「選舉及委任委員比例1:1」,掃除「政府藉增加委任操控醫委會從而降低醫生水平」質疑。醫生組織失卻反對理據,轉為要求執業醫生選舉委員佔半,同時在產生醫專代表的方法上「打倒昨日的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