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30+:尋找「冬甩」的故事

就在梁振英於2016年12月9日宣布放棄爭取連任特首前6個星期,政府公布一份大型諮詢文件,聲稱要為香港制訂跨越2030年的規劃願景與策略。究竟一個即將變成「跛腳鴨」的政府,為何如此着緊制訂一套明知自己無權亦無法執行的策略? 對比之下,特區政府上一份長遠規劃文件《香港2030》發表於2007年10月,當時剛好是曾蔭權連任特首後3個月,他尚有近5年時間推行新政,為長遠策略打好基礎。如今梁振英這份《香港2030+》的成效需要取決於下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態度,在「妾身未明」的情況下,香港人應否認真對待? 假設林鄭月娥真要繼承梁振英路線,《香港2030+》足以成為一個香港未來大辯論的契機,因為香港經?了過去10年的社會運動與政治覺醒——從天星皇后到全民退保、從「零七零八雙普選」到雨傘運動——已經踏入一個「永續價值」挑戰「中環價值」的新時期。這種抽象但真實的價值之爭,正好從規劃願景的取捨中反映出來。 或許是多年來特區官員北上受訓的結果,從《香港2030+》文件中可以窺見很多大陸用語和表述風格,例如它聲稱《香港2030+》的「亮點」是「1、2、3」,即是1個都會商業核心圈、2個策略增長區、3條逐漸形成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