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書展以外,富德樓的港台獨立出版/書店的書業對話(下)

書展期間,富德樓的艺鵠舉行了聚集了港台兩地的獨立出版人與獨立書店店長的對談──「〔不止一條路〕書業對話:兩岸多元出版 / 書店的活力」。 上一篇談到「獨立出版」,這一篇將集中討論「獨立書店」,以及「出版與書店」。 獨立書店 有說,獨立書店是城市的一道風光。若然連鎖大書店永遠企理整齊,有著倒模般一式一樣的裝潢格局,在最當眼的位置擺著相同的暢銷書,獨立書店則是一個帶著店長性格內涵的存在。每一間書店各有自家特色,不只打著折扣,更多的是販賣信念與主題。 蔡瑞珊一語中的,他們追求的不是人數多寡,反倒是看似更虛無的讀者口味:不是需要很多人,而是需要一些懂你的人。她從主播搖身成為書店的店主,把媒體合作經驗帶到書店。例如,從六月起,青鳥書店與端傳媒合作,一起策劃主題書區,六月的主題正是「香港回歸二十年」;也會邀請不同界別的意見領袖成為選書人,列出不同的推薦書目。 鍾尚樺則笑言,他的工作是聊天:與讀者聊天,與出版人聊天,與其他合作單位負責人聊天。裝潢以前,甚至先邀請三百多個人來一次的分享,問及各人對書店的想像。三餘書店強調的是與城市的互動,複合式的單位,容讓他們在賣書以外,還有其他可能,如增設展覽的空間

詳情

程思傳:書展以外,富德樓的港台獨立出版/書店的書業對話(上)

一年一度香港書展完結。這些年來,早有「書展是散貨場」的論調。若然繼續以此討論,未免舊調重彈。這一年,書展的年度主題從上年「武俠文學」,換上更貼近普羅的「旅遊」為主題,已讓人難以理解,遑論為書展作一個定位。反倒是,場外的活動更見吸引,在書展期間,幾條街以下的在富德樓的艺鵠,就舉行了「〔不止一條路〕書業對話:兩岸多元出版 / 書店的活力」對談。 適逢書展,對談邀請了港台兩地的獨立出版人,以及獨立書店店長,由香港清山塾文化主廚洪永起為主持,逗點文創結社社長陳夏民、一人出版社社長劉霽、dirty press 出版總監張小鳴、台灣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三餘書店店長鍾尚樺,以及香港艺鵠主席馮美華,各人從自家的經驗,分享對獨立出版、獨立書店的想法,嘗試摘下當晚的討論,以作記錄: 獨立出版 獨立出版呈現了城市一個較少人注目而非不存在面向,填補了主流出版物的空隙,以致在出版決策上,不以作者知名度、題材受歡迎程度為最主要考量,反是著重議題在社會的重要性,嘗試引進各類潛在或不被正視的議題,也有不少實驗性的作品。 是以,在獨立出版的攤位逛逛,看見的不是各家書店的暢銷書,不是千偏一律的主題,從個人的詩集、性別議題

詳情

讀書 vs. 毒書

書展後,因為工作關係,我被迫在短時間如機關槍一般掃射了大批今年出版的書籍,發現了一個令我吃驚又困惑的現象:大量的圖文書、散文小說,都夾雜了廣東口語、粗口和鹹濕笑話。有些稱之為「書」的物體,更像一疊紙!作者用假名,連扉頁、目錄、序言都沒有,書頁前後左右隨便調亂,也沒所謂。我很奇怪,編輯既然不加工,何必把網絡潮文印成書呢?在網上看不就成了?毋須浪費紙張。所以如此,是因為編輯是從高登、網絡上選取點擊率高的受歡迎作品,原汁原味搬到書裏去,也懶得換成書面語,一來慳水慳力,二來刪去廣東話和粗口,恐怕粉絲不喜歡,三來大部分網絡作家,根本也沒有什麼文筆可言,你要他們文縐縐地交功課,等於要了他們的命,但求誇張、輕鬆搞笑,娛樂性高便是巿場保證。年輕的同事說:「這樣夠貼地嘛!」充斥粗口、鹹濕笑話和口語的網絡潮文,由地下走上了地面,堂而皇之走進了文化人的出版業。有些規模大歷史久的出版社,不敢超越黃線出版這些不正統的「書」,造就了小型出版社冒起。小出版社沒有道德包袱,靠偶像效應,由字體,到編排都十分粗糙,只求搵快錢。我偶然看到一本用心編輯的書,感動得想哭。在網絡洪流的年代,傳統出版編輯有點迷失,究竟自己的角色是什麼?執網絡潮文的口水尾?固守舊的一套?我相信內容是王道,在網上或書中不重要,重要是作品能否感動人。粗口、鹹古和口語像味精,夠惹味,卻不一定留甘。時間是最好的篩選器,浪淘盡好作品、壞作品。時間一過,粗製濫造的「書」都會成為廢紙。原文載於2016年8月14日《明報》副刊 書展 出版

詳情

書店萎縮與書展虛火的對比

近月來,最引起港人談論的,就是銅鑼灣書局事件,過程扯上了政治,更涉及自由與人權,這些話題已有太多人表述,他們所糾纏的,都是我個人認知以外的東西。我只聯想到一年一度的書展,以及不斷結業的獨立書店。大家都明白,書店蓬勃,可反映出地區文化現狀的一個面貌。不過,歸結到底,真正為文化而肯作出犧牲,在像香港這樣的社會,簡直是鳳毛麟角。出版的背後,只是一盤生意。就香港的特殊環境,算是生意,也不可能成為大生意。銅鑼灣書店出版或出售的書刊,純是反共或愛國的動機嗎?看來,不外想找出一條暢銷的出路吧了。同樣,歷年的書展,對香港文化究竟有多少貢獻呢?希望有關人士可以提供一個正面答案。不妨從另一個角度看:究竟哪一間出版社,除了出版流行暢銷的書刊外,同時願意協助具文學藝術價值的小眾,完成他們的出書夢呢?樁柱不穩 徒具外殼是沒用的當大家發現,連發行公司許多時候對非主流書刊敷衍了事或甚至拒發的時候,就明白到,無論表面如何風光(如舉辦藝術節、電影節及文學節等),香港一直以來都是塊文化沙漠。當局袖手旁觀,出版公司提不起興趣,傳媒本身也只會在熱風中起舞,說是數十年如一日,說來也不算誇張。偶爾閃出一些光芒,只是來自個人獨力奮鬥的成果吧了。歷年積弱之故,始終無法培養出大眾閱讀文學、欣賞藝術的氛圍,樁柱不穩,徒具大廈外殼,是沒有用的。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單靠雞肋式資助,裝飾門面而已。加上網絡數碼的衝擊,文字世界已變得滿目瘡痍,再加上政治因素,見到的場景實在慘不忍睹啊。編輯:馮少榮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7月24日) 書 書展 出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