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道理愈辯愈明 在這些討論中,我看不到的,就是各方去考慮一連串與港獨有關的問題:港獨是否完全不可能發生?如果是有可能,會在什麼情况下發生?一個「香港共和國」在軍事、外交、內政、經濟、民生等範疇上又會怎樣?這樣的港獨真的是比我們現有的、被不少香港人視為大不完美的一國兩制好嗎?理性地去較全面思考這些問題是十分重要的,否則大家只會把港獨議題口號化,難以認真地正視有關議題。 當然,反對或支持港獨的人士可能就是不想有這種分析。反對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勾起各方對議題的興趣,愈說愈接受;支持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把他們的主張不可行的地方顯現出來。但我相信,道理只會愈辯愈明,港獨與任何東西都是一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有見及此,我會由今天起、隔

詳情

劉銳紹:劉曉波逝世後的形勢評估

民主先驅劉曉波,一生歲月被蹉跎。入獄失醫罹絕症,出國無望會閻羅。生離夫妻天地隔,死別家人始在旁。世間慘劇誰人做?我國緣何苦恨多?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關禁中逝世。「逝世」是中性的詞,我想,就性質而言,用「犧牲」、「殉道」、「捨生取義」等字眼更為貼切,但在評論文章裏使用中性的詞較好,標題才用上「逝世」一詞。 世人對劉曉波的評價,已有公論,任何有良知的人也不會認同中國官方的論調。所以,本文集中分析以下3個問題。 一、劉曉波逝世後的最新形勢 從官方的行動可見,相信他們早前已不斷計算劉曉波逝世後的形勢,包括國內外的反應、各方在言論上和行動上的實質影響、對中共政權的衝擊等。通過這些沙盤推演而作出的部署,可以看到: ——中共看穿外國政府基於經濟利益,在劉曉波問題上不可能對中國構成實質的壓力,頂多只是一種表態式的要求,甚至只是一種勸喻而已,語言也不會過於苛責。所以,中國不會把外國政府的壓力放在眼內,還警告外國「不要把劉曉波事件政治化」。至於外國的民間力量,例如人權組織等,中共也不會當作一回事,並已「通過法例和主權,把它們排除在外」。 ——對內,中國政府封鎖信息,讓人民不會接觸到劉曉波逝世的消息,

詳情

後九七香港人

原來過去廿年的內地移民人數高達一百五十多萬,有人說這是刻意做成的「溝淡」,替香港「換血」,讓「新香港人」的政治取向和意識形態上的影響力逐步壓倒九七前的香港人云云。 對此,一位女學者提出質疑,說得有理。她沒有否認「溝談論」,但表示此說若要成立,必須有兩個可供證實的假設。首先是要假設九七前的香港主流在政治取向和意識形態上並非建制甚至是反建制,否則,再來一大堆親建制的「新香港人」,只是濃上加濃,談不上什麼把濃變淡。 其次,要假設「新香港人」在政治取向和意識形態上皆屬親建制,有別於原先港人的主流意見,否則,同樣是濃上加濃。 這是非常嚴謹的邏輯分析,值得開口閉口歧視新移民的政治人物認真對待。 其實若談「溝淡」,還得回應另一組數字疑惑。如果把焦點從九七再回溯廿年,香港人口總數大概四百五十五萬,比九七年的六百三十三萬少約一百七十八萬。這多出來的人口,主要亦為內地移民,為什麼當時沒有人說什麼溝淡不溝淡呢?如果再倒看廿年,一九五七年僅有二百六十六萬人,廿年間的人口數量多了一百八十九萬,主要又是來自內地,這又算不算是溝淡?為什麼昔日又沒有人提什麼溝淡? 所以,新來舊來是否能夠和諧相處或以何種關係相處,絕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