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求仁得不仁

這個多星期,聽到報道,瞥見影像,讀到評論,都淚盈於眶。臉書、群組的朋友,無一不為因追求公義,卻被送入牢獄的年輕人而悲憤。這些年輕人,不崇尚「四仔主義」,不投身金融地產,炒賣致富,不逢迎吹捧、鑽營上爬,不夠醒目、「非」香港仔,難以事業有成、位高權重。他們只會身體力行,為民主普選而奮鬥,為弱勢社群而發聲,正是「行公義、好憐憫」的好榜樣。我們的威權政府,刻意把他們收監,以展示不夠「乖」的下場,更振振有辭,依法辦事,卻迴避責任,不理前因。我尊重法治,被法律精英,教曉我什麼是rule of law,不是rule by law。我尊重傳媒,維護新聞自由,真的以為是三權以外的第四權。確實很失望,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及《明報》社評主筆,都以為用超然中立專業的評論,說判入獄是「求仁得仁」,是維護法紀,最衰有人教壞你們。求「仁」是爭民主、行公義,卻得到最「不仁」的囚禁。我是教師,慣了對人,不是條文,亦可能太感情用事,卻做不到冷漠涼薄。乖乖跪下求情減兩月,一臉正氣囚多半年,這是法治精神?而不是法、理、情的考量?帶頭破壞三權分立的愛國領導、官員,竟然說要維護司法獨立。我們都讀過歷史,遺臭萬年的,是被囚冤獄、為公義而犧牲的義士,還是施嚴刑峻法、視蟻民如草芥的霸權佞臣?你以為我們做教師的,教學生要崇敬、作學習楷模的,是耀武揚威、專權獨斷的領導,還是被專政鎖在監獄的甘地、昂山素姬、曼德拉、馬丁路德甘?[趙志成]PNS_WEB_TC/20170824/s00204/text/1503510433227pentoy

詳情

梁家傑:量刑覆核

兩件覆核刑期案的判決,反映香港「法治已死」?這說法過於鹵莽,高院法官幾十人,只是三位參與是次覆核刑期案,而現時無不可抗逆的證據顯示有關判決必然有政治考慮,或法官是因受到政治壓力影響判刑。至於判決是否反映法官離地、不符法律原則,可以在終審法院釐清。公開批評法官的判詞,就是不尊重司法獨立?亦是過猶不及的說法。維護法治,不等於不可以批評法官的裁決,當發現明顯錯處,就應該直斥其非;否則,愈走愈歪,法治失去市民的信任,難以挽回,自毁長城。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刑期覆核案的判決,有幾處值得商榷。首先,判決書第六段,指「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股)歪風……一些有識之仕(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傲慢和自以為是……」,及第十二段,指「三名答辯人聲稱是以『和理非』,完全不使用暴力的原則『重奪公民廣場』,只不過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這些文匯大公口脗的政治論述,在判詞出現極不恰當。其二,判決書否定了公民抗命的價值,第一百三十四段指「無論犯罪動機或原因是他們自認為多麼崇高」,「都不是有力的求情或輕判的理由」。其三,第一百七十三段界定「非暴力」,幾乎斷言多人的一方必定對少人的一方施加暴力,這種推斷實在令人費解。歸根究柢,利用法庭處理政治事的始作俑者是律政司,無論DQ議員案、一地兩檢、覆核刑期案,袁國強司長每次都強調無政治考慮,實在可笑。舉例,赤貧長者飢餓到在麵包店偷菠蘿包,無疑是觸犯盜竊罪,但律政司是否起訴她,是政治決定。律政司每宗檢控或上訴,都有政治考慮。黃、周、羅三位社運青年在一審時獲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他們沒有逃避刑責,並已服刑,袁國強堅持覆核,非送他們入獄不可,是政治決定,連反對佔中的香港導演陳嘉上都嗤之以鼻,在臉書狠批:「不要再問社會為何撕裂,因為這是政府主動製造的。」反問:「製造一群年輕的政治犯對香港對國家有何利益?」道出了周日數以萬計遊行人士的不忿。看來,袁國強連任司長,「一地兩檢」並非他的唯一政治任務。[梁家傑]PNS_WEB_TC/20170824/s00202/text/1503510433118pentoy

詳情

吳志森:石大狀的盲點

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沒有什麼惡感。本來高高在上的大律師,石大狀沒有堅離地沒有跟民間脫節。石大狀飽讀詩書,頻頻上網,潮語熱話,琅琅上口,絕對不會考起他。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獄,石大狀接受電視訪問,他的言論,恕我無法苟同,亦暴露了這位戴假髮穿漆皮鞋的司法菁英,對社會分析原來有這麼多盲點。無論是新界東北案,還是公民廣場案,不少人有意無意忽略,案件早已判決,各被告罪名也成立,長短輕重不一的刑期,包括社會服務令和判囚緩刑,也全部完成。但律政司要追殺到底,非要他們坐牢不可,提出上訴覆核。如果說,上訴庭對兩案的判決,看不到有任何外力的政治因素,那麼,律政司對這十六位年輕人的趕盡殺絕,難道嗅不出丁點政治迫害的味道嗎?石大狀,你是不知道?還是視而不見,詐作不知?令人最不能原諒的,就是石大狀的「求仁得仁」論。石大狀接受專訪如是說:「你話得無畏無懼,咁你無懼乜嘢,就係無懼檢控吖嘛,所以我有一個心結,就係『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求仁得仁嘛,點解你要話政治檢控、清算,要坐監就話政治迫害,無端端拉法庭落水,我奉勸幾位抗爭者,坦然面對,fulfill番當日的承諾,你反而會得到好多人的一絲尊重。」石大狀,這十六位年輕人,都不是那些戴口罩蒙着面,以不被捕為最高原則的本土勇武派。對公民抗命的法律後果,他們百分百願意承擔。罪名已經成立,刑罰已經完成,如果說「預咗要還」,他們已經還咗。如果要fulfill承諾,也已經fulfill咗。如果說「求仁得仁」,嚴格來說,也算得了。石大狀「求仁得仁」這番說話,說來面帶笑容,不無嘲弄之意,弦外之音就是「你要坐監咩,𠵱家法官咪成全你囉」!不知石大狀是否已為人父?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即使不算刻毒,也是涼薄,聽在十六位被囚年輕人的父母耳裏,等同在傷口灑鹽,對他們做成第二度傷害。不知道石大狀跟這群年輕人有沒有深談,了解他們的想法?若否,不會太遲,把他們呈上法庭的陳情書找出來細讀,然後再作評論。[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3/s00193/text/1503424466655pentoy

詳情

塵翎:不可接受

這星期真令人難受,不僅因為捍衛公義的年輕人被加刑入獄,而是也看到那些所謂「理性成年人」的態度和嘴臉,一些是說他們「求仁得仁」,另一些是狀甚同情他們,但苦口婆心叫他們去接受其實他們不該要接受的惡劣現實。 這個社會充滿不平的事,威權打壓人民表達的自由,你們不去批評不去爭取改變,坐在舒適圈裏吃老本,那就算了,如今年輕人出來反對,表達異議之聲,你們不但不嘗試去理解,不但不去質疑助紂為虐的制度,還為牠找理由,讓打壓變成理所當然合情合法,這算是什麼勞什子的「智慧」或「道理」? 這些被定罪入獄的青年,做錯了什麼?最錯就是他們敢於拒絕舊有制度「煮到埋來就食」的邏輯,如果上一代的所謂獅子山下精神教曉一代人逆來順受、含辛茹苦,新一代不受這套,要求程序公義,拒絕被剝削,要求民主普選,又何錯之有?更何况舊制度也一點一滴被扭曲改變,前人即使種下了大樹也漸成枯枝。你們假裝看不到是你們的問題,但有人看見了、發聲了、站出來抗爭了,誰還能大義凜然指摘他們? 不,不要把監獄當成磨練,不要把這些經歷當成必要的代價或奉獻。這是不合理的程序和判決。在自由民主的地方,沒有人需要為這些事情失去自由及犧牲前途,不要接受不應接受的。如

詳情

馬家輝:說「奪」

這幾天非常開心,夜夜甜夢,連在夢裏也忍不住笑到肚痛。 感謝法官的判案結果,他們讓我們看見了特區希望。 其一也,在於讓我們看見了「回歸」的大好勢頭,有了開始,後續必有更美好的未來。 法官們在判詞裡所展示的視野以及修辭,已經高速回歸祖國的視野以及修辭,對於所謂「法治」,對於維護所謂「法治」的方法和設限,對於公義和公道的追求,皆跟祖國大幅地拉近了距離,以法治國,以法治港,把群眾集會徹底框限在所謂法律條文的最狹義的鐵籠裡,不讓反中亂港者有機會以「維權」之名滋事尋釁。什麼「和理非」,千萬別相信這些鬼話,說這話的人都是「口惠而實不至」,完全不必可憐。他們明知道群眾集會有演變為暴力衝突的風險,仍要喊衝衝衝,這些小屁蟲不是存心搗亂,又是什麼?搗亂分子,當然要坐牢,否則怎可對其他年輕人產生阻嚇作用?香港豈不亂了? 其二也,法官們一方面高速回歸祖國,另方面卻不忘突破思維,促成了「創造性轉化」之偉大創舉。 譬如說,有法官大人指出,「重奪」的「奪」字深含暴力意味,用這個字作為行動口號,已經透露了暴力傾向云云。查考中國字源,「奪」也者,本義乃雀鳥振翅高飛之志,是大志,是志氣,是正向的積極取態,並無什麼暴力不暴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