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動罪判決值得商榷

在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案中,兩男一女被指向警方丟擲玻璃瓶及竹枝,被香港區域法院裁定「暴動罪」成立,並於今年3月17日,均被判囚三年,成為1997年後最震撼的「暴動罪」案例,也是2000年喜靈洲戒毒所暴動案後17年來第一案。目前「暴動罪」的最高刑罰是十年,但是區域法院判刑上限是七年,高等法院則可判十年。三名被告分別是香港大學女生許嘉琪(23歲)、學生麥子晞(20歲)、廚師薛達榮(33歲)。據悉,他們三人將會上訴。 區域法院沈小民法官指他們三人當時的行為已經毫無疑問觸犯了暴動罪。他表示考慮暴動罪判刑的因素包括:(一)暴力程度;(二)暴亂規模;(三)有無預謀;(四)參與人數。沈法官認為本案所涉暴力、參與人數不下於1989年越南船民白石船民中心暴動案,因此決定重判。沈法官強調:「暴力就是暴力,無論有任何不滿,一旦使用暴力就沒有分別」;暴力對人和社會的傷害,不會因暴動目的而有所改變;為了「維護公眾利益」,要判處「阻嚇性刑罰」,要表明「任何人參與這類暴動需明白是要付出代價的,有時代價可能會很大」,「以防止同類罪行發生,危害公眾安全」。 沈小民法官表示:暴動是指集體暴力行為 ,不是個人暴力行為

詳情

法治挑戰,好自為之

2017年情人節的這星期是沉重的一個星期,因為香港法院在該星期就兩件案件作出了判決,首先是佔領期間七警暗角毆打曾健超案,七警被判襲擊致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判囚兩年。然後再有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以8比1裁定曾蔭權作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 表面看來,公義好像得到了彰顯,犯了法的人需要承擔法律後果,為自己所作的負上責任。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是TVB劇集和韓劇最大快人心的大團圓結局,壞人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不會逍遙法外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似乎一直相信並以這種價值觀來教育和提醒我們的子女,學生,下一代,甚至是自己。 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社會的價值觀開始出現了我認為是震撼性的變化。 有人會因為七警被定罪而出來諷刺法官為「黃絲法官」,如輕判跟他們政治看法不同的,就罵法官為「狗官」,也有人會覺得七警被定罪是毀了七人之人生,叫港人「好自為之」;有人會以議員的身份,一邊強調自己尊重法庭判決,但一邊批評判決過重,有人會出來替被判刑的七警籌錢,支持他們,批評判刑不公道,打擊士氣,甚至帶領遊行以表示不能接受判決,等等等等。 如果不是因為七警案涉及一些政治取向,大家何時有這樣高調地維護過那些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