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維護法治與維護法官

一九八五年,港府推出《立法局(權力及特權)條例草案》,其中一條,擬將對立法局議員不敬列為刑事罪行,輿論嘩然。當局解釋,這是為了維護立法局的尊嚴而訂的。公眾(包括大律師公會)不接受,此條款終告刪除。維護議會的尊嚴是重要的,但不等於無論議員言行對錯,都不能不對議員尊敬。 用諸法治、法庭與法官亦然。法治所代表的是保障人權、約束政府、程序公正的核心價值,維護法治的尊嚴,須是維護體現這些核心價值的制度的尊嚴。我們在法庭上謙恭有禮,不管法官是誰,這是維護法庭的尊嚴,理應如此。維護法庭的尊嚴,維持公眾對法庭的信心及司法制度的威望,我們的言論,特別是關乎法庭程序及法庭的裁決,都特別檢點克制,我等法律工作者尤然。但維護法治的尊嚴、維持公眾對法治的信心和尊重,不是單憑嚴厲阻嚇公眾對法庭裁決不表尊敬就可以做到的。法治的威嚴,來自法理的證明與審判的公正,所以才有「秉行公義,必須有目共睹」的名言,而法庭的態度、法官的行為言語,直接影響公眾對司法是否公正的觀感與信心。當裁決的結果明顯不公,而法庭的裁決用詞主觀傲慢,超出了司法應有的理性語言與持平態度,各界反應強烈是理所當然。如果憤怒不是無因,而是正直的人誠實的感受

詳情

馬家輝:說「奪」

這幾天非常開心,夜夜甜夢,連在夢裏也忍不住笑到肚痛。 感謝法官的判案結果,他們讓我們看見了特區希望。 其一也,在於讓我們看見了「回歸」的大好勢頭,有了開始,後續必有更美好的未來。 法官們在判詞裡所展示的視野以及修辭,已經高速回歸祖國的視野以及修辭,對於所謂「法治」,對於維護所謂「法治」的方法和設限,對於公義和公道的追求,皆跟祖國大幅地拉近了距離,以法治國,以法治港,把群眾集會徹底框限在所謂法律條文的最狹義的鐵籠裡,不讓反中亂港者有機會以「維權」之名滋事尋釁。什麼「和理非」,千萬別相信這些鬼話,說這話的人都是「口惠而實不至」,完全不必可憐。他們明知道群眾集會有演變為暴力衝突的風險,仍要喊衝衝衝,這些小屁蟲不是存心搗亂,又是什麼?搗亂分子,當然要坐牢,否則怎可對其他年輕人產生阻嚇作用?香港豈不亂了? 其二也,法官們一方面高速回歸祖國,另方面卻不忘突破思維,促成了「創造性轉化」之偉大創舉。 譬如說,有法官大人指出,「重奪」的「奪」字深含暴力意味,用這個字作為行動口號,已經透露了暴力傾向云云。查考中國字源,「奪」也者,本義乃雀鳥振翅高飛之志,是大志,是志氣,是正向的積極取態,並無什麼暴力不暴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