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港式九品中正制

政府陸續公布政治任命官員人選。未知是傳媒消息靈通,還是有人「放料」,這幾天的新聞忽然出現不少有關政治任命官員的「勵志」故事。其中,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中三輟學、由「散仔」做到警隊高層的報道,更彷彿把「獅子山下」的劇情再演一次。幾名廿多三十歲的政治助理,亦被冠以是高學歷的行業精英。 不過,如果把這回政治任命視為一套「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的劇碼,則實屬不幸。 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 細看政治任命官員的名單,不難發現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這屆新政府的「主流」是香港官僚集團。這集團以政務官出身的領導為核心,配以部分技術專業官僚(諸如醫生、工程師、警察等),以及由民間社會轉投官僚系統,再經過幾年歷練的初階政治任命官員為輔。香港官僚集團得於本屆政府「吐氣揚眉」,大概是本地工商界、親中勢力以及北京妥協的結果。在梁振英管治的年頭,建制陣營內訌甚劇,北京因而希望新一屆的管治班子,是各方各面都能接受的人物。香港官僚從不討人歡喜,但卻未至於惹人討厭,更重要的是大約都能讓公眾(勉強)接受。 然而香港官僚集團並不是於每次的「政治洗牌」中佔上風。前特首董建華於2002年引入政治任命制度,打擾了官僚的高階晉升階

詳情

李柱銘:冇普選,高官只會向中聯辦問責!

特首林鄭月娥不久前公布新委任的10名副局長和8名政治助理。名單中,有8人來自不同的建制派組織和背景,包括民建聯、自由黨、教聯會、民主思路、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以及由范徐麗泰出任榮譽會長的政賢力量,約佔一半,其中4人更是在過去的選舉中落敗,其餘則是由公務員系統過渡至問責官員。 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是董建華年代的「高官問責制」產物,在沒有普選的政治制度之下,以往一直被批評為「政治分餅仔」,林鄭今次也不能突破這大格局。 名單一出,大家見到民建聯和自由黨成為大贏家,各有兩名副局長和政助,連教育界極力反對的教聯會副主席也獲委任,明眼人都看得出中聯辦功不可沒。 另一為人詬病的是,在過去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落敗的參選者,就算在選舉中「輸了一大截」,既沒有市民認受,亦缺乏足夠政治歷練,只要是建制派,就可望獲委任做副局長或政助,支領20多萬(副局長)或約10萬元(政助)的薪酬。難道這就叫用人唯才嗎? 「高官問責制」原意應是向市民問責,前提應要有普選政制,這樣,由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才會按民意委任各級政治高官施政,以聆聽及回應市民的訴求。在沒有普選的情况下,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和選她/他的小圈子

詳情

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葉健民﹕「公務員治港2.0」的政治考量

隨着特區政府日前公布18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名單,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已基本成形。總的來說,新班子沒有什麼耀眼明星,但具爭議的人物也不算太多;即使蔡若蓮的任命激起漣漪,但估計也不會糾纏太久。這種低調平穩的狀態,也許反映了新特首未來施政作風的自我期許。但在這大致微風細浪的組班過程中,有幾點觀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對梁振英施政的撥亂反正 林鄭以公務員政務官為骨幹的組班方針,顯而易見。16個司局長任命中,一半為這類背景人士擔正,而在已公布的副局長名單中,情况亦一樣。13個政策局中,除了尚未齊班的民政事務局外,完全沒有前公務員出任局長或副局長的,只有4個。這一方面固然與特首的個人出身背景和市民對公務員普遍信任較高有關,但這也是對梁振英施政的一種撥亂反正。 公務員團隊對梁從外面引入的個別人士行事「不按慣例」、「無規無矩」有所抱怨,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林鄭在競選期間以至當選初期,一再強調要把中央政策組「篩選」諮詢委員會任命的權力收回,明顯是要為公務員出一口氣。而這種修正,最為明顯的就是在政府一再表示視之為頭號任務的土地開發和建屋的政策上。兩個直接參與其中的政策局——運輸及房屋局和發展局——在已公

詳情

葉建源﹕委任蔡若蓮 嚴重破壞教界與政府互信

雖然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壞消息有機會到來,但當政府發稿公布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之際,心裏仍然滿是不安和遺憾。 筆者懷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委任蔡女士一事上有否猶豫?因為她清楚明白,蔡女士極具爭議,主流的社會意見和教育界都反對這項任命,倘若她一意孤行逆反民意,結果必然會破壞以至摧毁與教育界的合作和互信基礎;但另一邊支持甚或推舉蔡女士的人士,不少來自建制,有權有勢,得罪不了。最後,林鄭選擇了離棄民意,殊甚可惜。 本來,林鄭在選舉期間及當選後在教育界開了一個不錯的局面,包括清楚表明不會續任劣迹斑斑的吳克儉為教育局長、出席由教協會主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這也是唯一一場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參與的業界論壇——以及吸納教育界的意見並兌現選舉承諾,在上場後立即增加教育的經常開支等等。這些舉措,讓教育界對新政府有所盼望,尤其經歷了過去5年的撕裂和分化的痛苦時期。 林鄭在當選後提出「管治新風格」,強調用人唯才、與民共議及釋出善意,給人希望,本來這些都是好的管治準則。可是,蔡女士的委任便徹底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當有傳媒報道蔡女士有可能獲委任時,教育界即時自發啟動聯署及一人一信方式,表達

詳情

呂秉權﹕給蔡若蓮副局的一條題目

蔡若蓮校長,是信得過的人,將香港教育交託她,黨和國家最放心。美中不足,是她只能任教育局副局長,多了一個「副」字。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原是教聯會副主席,立場、成績有目共睹。不信教聯會,難道信教協?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福建中學(小西灣)的校長。港英政府1966年的一份機密檔案,已經將福建中學、香島中學和培僑中學等學校列為共產黨控制的學校,且受控制年份始於創校時期(詳見江關生著作《中共在香港》下卷)。 這麼信得過,但政府新聞稿的簡歷卻隱去了她福建中學和教聯會的背景,小編居心叵測。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接下「紅色傳統」的人。她在中央台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訪問中,談及福建中學創立香港學界第一支升旗隊,而他們很久以前的國旗,是傳承自1949年一面由北京運到香港的五星紅旗,並照此製成圖樣,令第一面國旗在香港問世。 「我們每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我們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 蔡若蓮對「中國心」是用上「更加有」而不是「還要有」,語氣上比香港情和世界觀更重一些。 「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我也希望我這個接力棒,能夠接得好。」 如今,這個棒已由福建中學(小西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