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的日常

常有人把Jim Jarmusch和Wes Anderson相提並論,明顯兩人都有點怪雞,跟主流荷李活保持適度距離、風格偏鋒但有足夠的知音而不會無戲開或餓死。他們的出道時間和才華綻放顯然有先後次序,所以不管怎樣都是渣木殊在前,安德森在後,馬拉松長跑一段路後,後浪努力超前,前浪回頭冷看一眼。笑到最後的,也型到最後。看我這樣寫,可以感覺得到,我更欣賞誰。 在新片《柏德遜》裏,渣木殊找來安德森舊作《小學雞私奔記》(天啊這港式譯名)的一對小主角,幾年後變身為巴士上的乘客,兩個「無政府主義者」雞啄唔斷,我笑出了眼淚。這樣貼心的幽默,多麼溫暖感人。 《柏德遜》自成一個完整體系的宇宙,有很多路徑可以進入去閱讀。我更看重的,是渣木殊呈現出來的,一闕創作者的日常。男主角柏德遜是寫詩的巴士司機,還是揸巴士的詩人,其實沒有太大分別。重點是他對創作(自覺或不自覺都好)有欲望有追求(電影裏的載體是詩),但在創作以外仍要應付生活的其他環節,譬如生計。揸巴士就如所有餬口的工作,規律、庸常、微小而必要,目的是賺取固定的薪酬,照顧生活的需索包括家中的妻子和愛犬。在現實世界裏,很多創作人也過着同樣的真實生活,一方面做着不算

詳情

電影,一直一橫

今年,由三位年輕電影工作者合導的《樹大招風》,在剛頒發的「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奪得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剪接五項大獎,為新一代的電影人,打了一注強心針。 電影正場公映已然落畫很久,獎亦頒過,塵埃落定,也是時候檢視一下電影的成就。電影的監製是杜琪峯和游乃海,當然杜sir是主要的催生者,過去杜導為本土電影比賽鮮浪潮付出不少努力,希望從鮮浪潮得獎者中,提攜新一輩的年輕人,這點善心可以理解。 這部全由三位新人擔當為導演的電影(歐文傑是電影《十年》其中一段《方言》的導演,嚴格來說,可說是未正式拍過長片,且在電影的籌組過程中,《十年》還未開拍),故事是以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後為背景,以當時的三大賊王為故事的骨幹。三大賊王在影片中化名為葉國歡、卓子強和季正雄,分別由導演歐文傑、黃偉傑及許學文主理。 這種合導的類型,正常是以三部分的形式出現,現在影片選擇剪輯為一部長片,難度當然不少,剪接的獎項,可謂實至名歸。 據說電影的劇本籌備經年,故事由三組編導分別創作,最終要結合為一整體,首先把關的當然是電影的監製,可以說,杜游的組合對這部電影有很大的主導或主引性。 過去的文章一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