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規管共享經濟:非不能而是不為

6月7日楊偉雄局長回答議員質詢時,強調不同意「創新就可違法」,表達政府對科技應用採開放態度,但字裏行間實際上已將網絡出租車、網絡短租住宿等共享經濟模式「判死刑」。近日楊局長更公開反駁,洋洋千字回覆中卻沒有正面回應核心問題:為何創科局成立將近兩年,仍未推動更多政策局檢視政策,更新不合時宜的法例? 香港曾經有不少顛覆行業生態的創新業務都曾被視為觸犯法例,而被執法部門高調採取行動打擊,但最終都能夠成功納入規管,成為貢獻社會的正當業務。而當最近負責推動創新的官員,振振有詞地宣告共享經濟「罔顧法紀」、衝擊傳統商業模式和規管制度,表示政府會大力取締,就有如與歷史遙相呼應。 上世紀70年代,點到點的直送郵件速遞服務DHL違反當年的法例規定,即所有文件的運送都必須經過郵政局處理。因此,該公司被警方三番四次要求停止營運,創辦人更被起訴,最終裁判官判DHL勝訴,而港英政府仍不罷休,尋求透過《郵政條例》封殺之,後來DHL成功獲得商界支持令政府讓步,速遞服務才得以繼續發展。 至1990年代互聯網興起,筆者當年亦創立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然而香港電訊的專營權仍受電訊法例保護。1995年一宗轟動的事件發生:

詳情

狠批Uber 倒不如解散創科局

創新及科技局上周五在facebook貼文,嚴厲炮轟電召車中介公司Uber,以創新共享經濟為藉口,知法犯法,令電召司機因違法取酬載客而被捕,是不負責任的做法。這個帖文,在網絡世界贏取「嬲嬲」。創科局竟對一家創新經濟公司用詞狠辣,實在諷刺之極。 有時候,也會同情創科局長楊偉雄的處境。 還記得在2015年8月,當立法會未通過成立創科局的決議案,楊偉雄尚未名正言順當局長,被迫當個行政長官創新及科技顧問兼行會成員時,曾大讚Uber是「真正的創新,不止是Uber Taxi,那只是一小部分,而是其他東西,是(行業)的下一個階段」。 創新雖好,但當事情損害既得利益者,局長也要屈服。結果,楊局長對Uber的立場不停修訂,由「真正的創新」,到「或者違法」,最新創科局更貼文指Uber「知法犯法」。 對於Uber這項服務,民意支持是十分明顯,乘客對傳統的士服務早已怨聲載道,短程又嫌短程,說要過海時就話快要「交更」拒載,又或只肯載客到過海的士站……這種種的藉口,乘客們早已一肚氣。Uber的出現,的確為一些願意多付車資而換取較優質服務的乘客,提供多一個選擇。 既然社會已對這項服務需求有相當的共識,作為政府理應支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