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岡山的二三事:真要見過Steve Jobs 先有創意?

創意是要像楊偉雄那種人:「我真係見過Steve Jobs。」,才有資格想和談嗎? 我最近遊日本岡山,信手拈來幾件小事已是創意無限,心思無限: 筆談具 巴士司機位旁的坐位有一個膠袋,放了筆和紙,袋上標示「筆談具」,上面亦有漢字寫着「停車時」,因為我也習慣用筆和紙寫低想去的地方,方便問路,我猜想「筆談具」也是方便乘客向司機問路的。後來問懂日語的家人,原來是專為方便聽覺有障礙的乘客問路而設,遊客如我不諳日語,也暫時聽覺障礙呢,的確心思細密周到,而且標明停車時始用,安全意識優良,讚。 後樂園、岡山城和Masking Tape 原來現在流行的和紙美紋膠带 (mt – Masking Tape) 的故鄉正是岡山縣的倉敷市。岡山很巧妙地把美紋膠帶和岡山市的地標——後樂園和岡山城連結,前者是傳統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後者是古時軍事要點,美紋膠帶卻是喜歡手工藝人士的潮物,風馬牛不相及,怎拉在一起? 美紋膠帶先在後樂園的草地上一個個圓筒上出現,翠綠的草,藍白間、粉紅白點和綠在蔚藍天空下竟又出奇調和,那個個圓筒的背景就是岡山城。岡山城就更前衞,外牆有三分一被美紋膠帶包着,黑色的城堡襯粉色系列,竟令人

詳情

文化互聯互通

姑勿論美國影藝學院,在奧斯卡當晚頒最佳電影的時候是否甩轆,抑或被雌雄大盜核數師偷走了真正的信封,《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或《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均不是我個人的選擇,Damien Chazelle兩部片下來,證明是嚴重的被高估,是不是歷來最年輕的最佳導演得獎人,我倒不在意,現在反為是太早寵壞了他。《月亮》不是不好,卻未到最佳電影的層次。 在9部最佳電影的名單,最應該得獎的是Kenneth Lonergan的《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這引證了在一切文化領域水準均每況愈下的年代,不到50歲的作者是不夠火候的。如果算埋被冷待低估而沒有入選名單史高西斯的《沉默》(Silence),最佳電影更應是他的囊中物。論作品的完整性,《情繫》應該秤先,論創作的野心與視野,《沉默》無出其右。利益申報,個人不是史高西斯的死忠,過去的文章也不大提及他,不過毫無疑問,《沉默》是部不可多得的傑作。最佳電影,應該是《情繫》與《沉默》之爭,而不是《星聲》或《月亮》。今天要討論的焦點不在此,日後有機會再談。 上回提到文化軟實力,還想補充一些。美國的文化實力,

詳情

不要烈士要博士

中國近代出了不少女英雄、女烈士。秋瑾因革命而被砍頭時年方31歲。趙一曼女士抗日時被日軍俘虜並凌辱致死,是我讀過所有烈士中遭遇最慘絕人寰的烈士,死時30歲。毋須任何統計數字,可以肯定說中國是出烈士最多的國家、是豎立烈士紀念碑最多的國家。今天的青年是百多年來最幸福的一代,因這是不再需要烈士的時代;貢獻國家民族,需要的是博士,就好像徐穎博士。「現代戰爭中,精準的衛星導航系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33歲的徐穎博士說。她沒有經歷過戰爭,但如果中國再被外國侵略,保家衛國就要靠徐穎這樣的科學家。徐穎是中國科學院光電研究院建院以來最年輕的研究員和博士生導師,從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研究已10多年。內地網民稱她為「學神」、「80後美女科學家」。董建華先生創辦的團結香港基金把這位國寶級科學家請來為「創科博覽」作專家演講。站在講台上娓娓道來,她像個「女文青」多過像一位決勝千里的衛星導航尖端科學家。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是中國自行研製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是除了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俄羅斯衛星導航系統和歐洲衛星導航系統之後另一個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美國研發GPS已20多年。1991年美國於波斯灣戰爭「沙漠風暴」時用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作為「天眼」,調兵遣將於天上地下,並且曾一度關掉歐洲接收到的GPS信號,歐洲於是決定研發自己的衛星導航,但其後歐洲爆發金融危機,計劃受挫。中國自主研發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目前亦已在亞太地區廣泛應用,並將於2020年覆蓋全球。徐穎並非「海歸派」,毋須負笈美國,從學士到博士都是中國製造的「土炮」。「北斗衛星導航曾被譏為淘寶網購系統」,她笑着說,「但事實證明中國人智慧聰明,沒有東西是其他人做得到而中國做不到的」。坐在我身旁的一群中學生激動得熱烈鼓掌。但徐穎不是來談軍事的,她的講題是〈改變我們生活的北斗衛星導航〉。北斗系統現已廣泛應用於民事用途,包括漁船航運、天氣監測、智能駕考、森林救火、智能農業、動物保護等,將來可以精準到用於室內導航。她舉例說若孩子和老人戴上有北斗定位的手表,就可以探測到他的位置,減少了兒童走失等風險。但是你不講軍事,人家逼你講軍事,因為未來的軍事焦點必然是信息戰。有說一名清華大學的女生「破解」了北斗的信號密碼,並因此獲得美國航空無線電委員會的表彰。徐穎說:實際上被破譯了的只是北斗的民碼信號的「偽碼程序」。而中國於2012年主動公布了北斗的民碼格式,以便全球的接收機廠商能依照格式來生產相應的北斗接收機。除了民碼之外,北斗還有軍碼。軍碼經過了加密等特殊設計,是穩定可靠的。科學家就是與「文青」不同。徐穎毋須添加「非常」、「絕對」這些形容詞。她輕描淡寫的「穩定可靠」4個字,就給了我「絕對」的信心。「如果想破解軍碼系統,我們可能建議一些更簡單的方式。那就是造時空穿越機,穿越回到北斗軍碼設計的時候在旁邊偷聽好了。這個從技術難度都比從技術上來破解北斗軍碼更容易一些」。這是美女科學家6月在另一場演講中拋下的豪言。設500億科研基金是好建議秋瑾烈士的遺言「秋風秋雨愁煞人」廣為流傳。今天國家需要的不是烈士,也不要遺言,而是像徐穎一樣的改革創新者和他們的豪言。「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董建華先生引述得好。徐穎歡迎香港同學一起投入北斗系統的工作:「這是一個願景,各方面的人才我們都很需要,因為北斗是一個非常大的系統,比如做軟件、做硬件、做服務,包括做行業推廣的都是可以加入這個生態圈裏面。」但是香港準備好了嗎?港大前校長徐立之表示香港投放在科研撥款只佔GDP(本地生產總值)0.4%,深圳是超過4%。他建議政府成立500億元基金,以每年的收益投放於科研。這是個好建議。讓2200億元「未來基金」閒坐於銀行而不善用於科研,談什麼未來?作者是教育工作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30日) 科技 創新

詳情

如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

Openrice是香港最流行的飲食手機App,憑著完整的食肆數據庫、建立多年的品牌,和一班在Openrice寫食評的食家,在香港可謂全無對手。曾經有不少Startup想在飲食App市場分一杯羹,以我所知幾乎全軍覆沒,強如騰訊,其飲食App「iPick」,在香港推出兩年仍然動不到Openrice分毫。Openrice難敵網絡「打手」但近日Openrice一直被業界詬病的「打手」問題升溫,不斷有食肆投訴,若不參加Openrice的付費服務,管理員在審批食評時,會刻意刊出負評而不刊正評(註1)。另外亦有會員級數達到Openrice最高級別的資深食評人向傳媒投訴,所寫的食評被標籤為「試食活動」,原因是食肆沒有於Openrice落廣告(註2)。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現在的Openrice就像Google出現前的Yahoo,無論架構和設計都開始老化,但礙於品牌效應,仍然穩坐龍頭地位。但當Google推出,即時顛覆了用家對搜尋器的認知,大家才發現,原來我們需要的,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search box,而不是滿版內容的「門戶網站」,因為最有價值的內容,就是精準有用的搜尋結果。所以當公司的同事提議做一個飲食App,我立刻表示支持,讓同事自行發揮創意,設計出能為用家帶來最大價值的飲食App,並命名為Foodbulous。重新設計香港飲食App設計一個全新的App,我們首先要找出一個有價值但又未被滿足的需求。這個需求一般來說都是來自用戶的「痛點」。再以Yahoo為例,其用戶的痛點在於搜尋不到有用的結果,所以Google就發明了PageRank,將最具價值的搜尋結果排到最高。以飲食App來說,Openrice用戶有甚麼需求未被滿足?有甚麼「痛點」可以運用設計和技術去解決?若果可以重新設計Openrice,怎樣修補現有缺陷?Openrice的最強功能是食肆資料庫,作為一個黃頁,無疑十分出色,但現在的情況是,有錢去請Blogger試食或有在Openrice賣廣告,甚至聘請寫手撰寫「正評」的食肆,搜尋結果的排名會比沒有資源的小店高,造成不公平的現象。亦由於Openrice也沒任何辦法可以界定何謂「打手」文章,令搜尋結果的水準參差,「真食評」亦會被打手文章影響了公信力。Foodbulous的設計圖-搜尋朋友推介的餐廳飲食App成功關鍵 在於可信性所以飲食App用戶的最大痛點,就是搜尋結果沒有可信性。相信有不少人試過,按Openrice排名去選擇餐廳,結果屢次「中伏」,反而光顧負評餐廳,卻有意外驚喜。如果用戶信不過飲食App的推介,但又想即時得到「附近有甚麼好吃」的答案,可以問誰?在現實生活中,當我們想知道附近有甚麼好吃,都會選擇問朋友,無論是Facebook或Whatsapp,問朋友總是最方便、最可靠也最符合人性。如果有一個App,一按就能列出自己朋友推介的餐廳,不就解決了Openrice搜尋結果不可靠的問題麼?難題是,一個App如何能夠知道你的朋友會推介甚麼餐廳呢?如果你的朋友都未加入,這個App還有甚麼價值呢?設計一個公眾平台,最大的誘惑是想像已經有成千上萬的活躍用戶,而沒有想過在還未有用戶的時候,能提供甚麼價值,以取得第一批忠實用戶。於是我們找出另一個Openrice未能滿足的用戶需求,就是「管理心水食肆」。 我訪問過不少對食肆瞭如指掌的Food Blogger和Openrice食評人,他們腦中都儲存了一個龐大的「心水食肆資料庫」,但甚少人會系統化地處理這些資料,原因是無論Openrice還是其他App如Evernote,都不適合管理這些資訊。Openrice有收藏功能,但卻不能分門別類,而Evernote則過於複雜,操作並不容易。所以設計Foodbulous時,我們認為需要加入食肆管理功能,而且要做到非常簡單易用,不需任何複雜操作便能建立自己的「個人食肆資料庫」。如果我的朋友亦有用Foodbulous的「個人食肆資料庫」功能,那麼當我搜尋食肆,系統就可以列出我朋友所收藏的餐廳,比起Openrice以「評分」來排序會有用和可靠得多。為了要令到用戶的朋友加入,新App的設計會強調「社交」功能。雖然Openrice近期也開始加入社交元素,但功能有限,加上Openrice以一個App來說已經過於複雜,廣告又太多太亂。一個簡單易用的飲食社交App,可以彌補Openrice的不足,為美食愛好者建立一個真正的飲食社區。對抗假食評 為小店平反最後一個障礙,就是如何處理「打手」和「鱔稿」問題。這些問題困擾Openrice多年,現時Openrice的對策是以人手審批每一則食評。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坊間專為食肆寫假食評的公司,可以用大量打手提交難辨真偽的假食評來操控Openrice的食肆評分,而審批者根本束手無策。近來的Openrice風波,其中一個觸發點便是有Openrice資深食評家的文章,負評不被刊出,而正評則被標籤為「試食活動」,令人懷疑Openrice故意欺壓沒有付廣告費的小店(註3)。我們苦思各種對策,結論是沒有方法可以有效判斷怎樣才算「假食評」。如果我和餐廳公關或老闆是朋友,避重就輕美言幾句,算不算假食評?又假設米芝蓮大廚失手,食家如實評價,又是否惡意攻擊?恐怕就算包公再世,也難以定奪。為了令Foodbulous能真正幫到用家,我們決定不接受餐廳廣告,並將每則留言限制在250字以內。這樣可以避免用戶將已經在Openrice刊出的食評Copy & Paste到Foodbulous,亦提高了打手寫鱔稿的難度,也會令版面更簡潔,可謂一舉三得。Foodbulous的設計圖-食家的Follower數目是可信性的指標鼓勵食評人積極參與當然我們不會忽略真正有心的食評人,方法是以Follower的數目去鼓勵食家積極參與。Foodbulous用戶除了能夠follow個別朋友和食家之外,亦可follow食家的「食組」。例如我的同事收藏了不少好吃的拉麵店,放進他命名為「拉麵達人」的「食組」, 當我follow了「拉麵達人」這個「食組」後,每當這個「食組」加入新拉麵店,我都會自動收到通知。而在我搜尋餐廳時,亦會優先顯示我所follow的「食組」內的餐廳。每位食家的Follower數值,是他個人及所建立的「食組」的follower總和,這個設計,既能鼓勵積極參與的食家,又能為普通用戶輕易認出飲食達人,令搜尋「真推介」更加方便容易。Foodbulous已經在兩大手機平台上架,給公眾下載試用。我們知道功能上仍有很大改進空間,但要重新創作一個能夠挑戰Openrice的平台,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所以我們邀請大家給予意見,協助Foodbulous不斷改進,一起建立以「真推介.堅識食」為原則的本地飲食平台。備註:餐廳爆料 揭Openrice每間收2萬:唔俾錢有手尾-(壹週刊 2016年07月31日)「得番黃頁功能」資深食評家現身爆:OpenRice驚我哋搶生意-(壹週刊 2016年08月02日)OpenRice話無收錢刪負評 網民唔信齊圍攻(HK01 2016年06月30日)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創新 APP

詳情

Uber 滴滴350億大deal,香港則繼續放蛇拉人

當大家取笑中國無得玩Pokémon Go,然後笑人家搞什麼山寨,其實今天的中國在創新科技早已快過香港兩光年。市場消息指中國最大的本土網約車公司「滴滴打車」與另一間全球最大外國網約汽車「Uber」合併中國業務,而這個Deal的價值達到350億美元。350億美元有多大?是大半間和黃,如果來港上市,如無意外可以入到藍籌成為恒指成份股。中國網約汽車市場競爭激烈,由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在中國境內以燒錢內鬥,其背後的投資者騰訊與阿里巴巴利用打的這個平台,成功收納了用家使用電子付費系統, 支付寶和財付通真真正正完全地入了屋。倘若你身在中國乘車,而手機有以上兩款電子付費系統,完全不用真實現金交易都可以乘車,不用怕司機找假錢給你。這種方便甚至比其他國家都好,更加不用說和香港比,現在香港連八達通使用的士付費都未流行,仍然停留在HKTAXI之類的叫車服務,電子交易完全是零。滴滴和快的最後合併,期間經歷了不少市場動盪,如有市政府禁止使用這些App,甚至有市政府推出自家的網約App來取代,又有當地的士司機發起抗議之類,引發起不少問題,但是敵不過市場及背後兩大互聯網公司在現今中國大陸的影響力。中國政府早前終於推出由國務院辦公廳頒布出租車行業改革指引,交通運輸部等七個部門聯合頒布特別針對互聯網預約出租車的經營辦法規定。當中詳細定立了法規,使這些網約汽車App正式開綠燈,而這個市場亦會真正開拓和正常發展。因為私家車正式進入市場而被規管(先不理是否成功但至少有法規先行),讓用家和車主可以有新的選擇,從而使服務更廣闊,是進步的表現。這是不能否認的。網約汽車App的發展,其實是中國大陸互聯網其中一個寫照,就是龐大市場與營運者的積極性,以及推動創新科技上的政策配合。以上的條件,香港除了市場規模上不能比較外,其他的條件都明顯被比下去,香港甚至是落後於第三世界國家。其他國家甚至是一些落後國家,網約汽車早己流行。新加坡為了這方面更改動了當地法律來配合市場上的變化,這便真正創新科技下的政策有用作為。反觀香港的創新科技,實在是退步、倒退和固步自封。楊偉雄還說自己在過去九個月做得好,真的是一種喜劇表演。政府推動創新科技,並不一定是投資科技,而是透過政策和法規製造誘因來推動創新科技發展。以網約汽車為例,香港其實是最可以做的,甚至可以成為亞太區的範例,因為香港交通發達全球數一數二,而交易系統並不是沒有可能,因為本港智能手機的普及,即使沒有如大陸的財付通或者支付寶,信用卡付費基本上是沒有難度。但是看看今天在這方面有關網約App的發展情況,只能以笑話來形容,而且最近香港警方還繼續放蛇打擊Uber車主,更不要說想香港搞什麼App合併的天方夜談。人家已經講到合併走快香港兩光年,香港還在放蛇拉人阻發展,情何以堪。有關合併消息,雖然是市傳,仍然未經雙方公司証實,但是這個市場的發展和積極性,香港望塵莫及。或者你會說不要只向錢看,但市場的發展如何量化, 就是透過市值來計算,而市場價值亦反映出市場的需求,代表服務有多吸引到投資者、消費者,當中的種種因素便是創新科技的價值所在。我們的領導還說打擊什麼霸權之類,但是真正沒有沒有做到呢?的士市場壟斷霸權又有沒有打破呢?這都是市民的需求,不只是地產霸權,但為什麼港府卻在此事上畏首畏尾?當中是否因為牽涉到潛在利益者呢?梁先生是否可以找找廉署審查委會主席譚惠珠幫幫手,有關的士行業有沒有出現一些不正當的非法行為呢?當中有沒有涉及到貪腐呢?為何政府遲遲不對汽車租貸服務上開綠呢?「創新科技」這四個字,今天香港政府的確沒有資格說。 創科局 uber 創新

詳情

香港思維轉型:從發展中到發達

筆者的一位家人,是軟件工程師,從大學畢業一直到三十出頭,換過幾次不同的工作,但一個共同點,就是無止境的加班。每天早上7點多出門,晚上9點 多回家,十年如一日,其中的辛苦實在不用多講。前兩年結婚時,才在家人的幫助下在偏遠的地方勉強買了一套400呎的二手房。我在外國工作,這樣的情節實在很難理解。香港的人均國民收入,已經完全達到了英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水平,可為什麼生活質素和這些發達國家相比卻差得還是如此懸殊﹖要講其中的症結,我想就要涉及到一個熱門的話題,那就是創新。創新科技,創意產業,香港講了很多年,但一直沒有什麼成效,人們查找原因,其中總會說香港是一個注重短期利益的地方,只識搵快錢。但香港為什麼會這樣?原因也許有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我想就是香港還沒有真正從一個發展中經濟體的思維轉變為一個真正發達經濟體的思維,並因此導致很多後果。發展中的經濟體,比如中國內地,其產業是以勞動密集型為主。在這樣的社會中,要想提高競爭力,最有效的辦法,就是降低工資成本,其表現之一,就是工人無休止的加班。當一個社會從事的產業比較簡單,這樣的方法非常有效。但當一個社會逐漸轉為高收入經濟體時,工資成本上昇,為維持競爭力,就要轉型,通過提高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增加產業的附加值。在一個真正創新驅動的經濟中,無限制的加班會逐漸失去效用,因為 創新是不會靠把員工多在辦公室關幾個小時就能實現的。創新更需要讓自己的員工有一個好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以及社會環境。如果一個社會的大多數人都每天從早到晚疲於應付各種事務性的工作,沒有時間靜下心來思考,這個社會整體的創造力就很難提高。香港從過去一個發展中經濟體,表面上成功轉型為一個發達經濟體,但從思維方式上,還停留在過去靠延長工作時間,加大社會成員的生活壓力來推動其賣力工作以期提高競爭力的思維上,這也恰恰是香港這麼多年來創新不足的原因。要轉型為一個靠創新驅動的真正的發達地區,就要同時專注於如何真正提高整個社會每個社會成員的生活質素上來,並檢討過去所有的政策,凡是有礙於這一目標的,都要改變。比如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全民退保,以及房屋政策等等。香港經過幾代人的奮鬥,已經積累了足夠的社會財富讓整個社會過上有尊嚴的比較富足的生活。有人經常借西方福利國家養懶人的例子來告誡香港也可能會滑入這樣的境況。但現在的香港,根本位於另一個極端,和西方養懶人的極端還差得很遠。最重要的是,即使養了懶人,但一個社會好的福利所帶來的整體健康的社會環境會推動整個社會的創新,其帶來的好處,遠遠超過其副作用。比如,北歐是典型的高福利國家,如果用香港人的觀點看,也是典型的養懶人的國家,但瑞典芬蘭卻同時是兩個引領現代信息科技發展潮流的國家﹔另外一個例子,是港人所熟悉的英國,英國的福利制度當然養了很多懶人,有很多弊端,需要改進,但英國的創意產業卻一樣是站在世界的前列,比如英國的音樂產業在世界的出口收入在2014年就達到了大約250億港幣。相比起來,香港曾經輝煌一時的音樂和電影工業等等近年來卻江河日下。世界上幾乎所有的發達國家,都有一套完整的福利制度,並不是偶然。真正的大規模的創新,只會在一個生活質素達到一定程度的社會出現。人人為生計疲於奔命,卻奢談創新,無異于緣木求魚。只有建立一整套有效的福利制度,讓每一個普通的香港人都可以過上有尊嚴的生活,每天都可以有時間有精力停下來思考,香港才能轉變為一個真正的發達經濟體。文:劉偉 創新 創意

詳情

RYU VS KEN﹕刻舟求劍

像我這些第三、四代香港人,長大時無不長期對着電視。那個年頭資訊不流通,市民眼界沒現在開闊,然而大台節目反倒更多元。其中一個老幼咸宜的港產動畫,是1987年的《成語動畫廊》。成語動畫廊由熊貓博士和機械人助手YY主持,每集三分鐘,介紹一個成語故事,比如第一集的「狐假虎威」。第一次聽說「刻舟求劍」的故事,正是熊貓博士的解說,當時,大人細路都會看得很開心,覺得故事內把劍掉進水裏,在船身刻上記號以為泊岸後便能依着找劍的主角好笨。故事除了惹人發笑,還讓人覺得很不現實,船是動的,誰會笨得這樣去找劍呢?還要學設計課金遊戲?不是的。現實中刻舟求劍的人,比比皆是。比如遊戲和互聯網產業中的許多人,包括我。相信不少人聽過有人說Angry Birds很流行,於是做個概念相近的遊戲,然後是Fruit Ninja……鏡頭快進,近期的是Tap Titan、放置式遊戲等等,而最新的一浪,是Mark Zuckerberg收購虛擬現實眼鏡Oculus產生的VR潮。複製海外成功案例,本地有成功例子麼?有一個,而那是眼明手快,執行力超高的結果,彷彿刻舟求劍的主角沒等船泊岸,就已經一縱下水把劍找回。早前《南華早報》有個本地遊戲產業專題,介紹產業結構,個案分析,還訪問了不少產業中人,深入淺出。有產業前輩侃侃而談,指免費下載道具收費的課金方式如何主導市場,類似現象,本欄也曾多次談及。前輩進一步教路,指消費點是玩法的一部分,收費模式和遊戲設計要融為一體云云。我不否定不排斥這種做法,不過如果以為這是金科玉律,遊戲必須這樣設計,先不說產業單元化和其他負面影響,單考慮開發商的利益,都是危險的。遊戲產業,無論是技術、玩家喜好、題材,還是商業模式,都是動態的。課金模式在智能手機遊戲從興起到現時的主導已經五年,在大陸更已經十年以上,別說是發行商和開發商,就算是玩家都對模式滾瓜爛熟,一眼就能看出背後的設計思路,怎樣利用心理引導消費,部分走得前的玩家,甚至非常厭倦課金模式,寧願明碼實價,專心享受遊戲。今時今日才開始學習設計課金遊戲,說不定會錯過尾班車。「刻舟求劍」在香港是常態不過,刻舟求劍又豈止業界?2001年,中文大學開辦互聯網工程本科,浪是起於1999年,官僚反應和執行力有點慢可以理解,但2003年,連首屆學生都未畢業就砍掉本科課程就說不過去了。1998年,政府把應用研究基金交予私人管理篩選項目,2005年互聯網低潮,政府關掉項目。十年過去,美中科技業大熱,港府又大喊要搞科技局,搞四個現代化了。於是當部分業界中人也不支持科技局,或者像我這種愛理不理的,能怪市民麼?科技的巨輪可不會停下來等政府。又不過,刻舟求劍的豈止科技政策?事實上,中港政府所奉行的價值和施政的套路,以基礎建設帶動經濟、極度放縱自由市場、無限保護私有財產,無一不是西方社會幾十年前甚至是工業革命年代曾經奉行過、成功過,但近年已經過氣和放棄,或起碼正在反省和修正的價值。倒是人民在爭取民主時,政府會說,有些西方價值是不適合這裏的。當先進國家把歷史和舊建築視為瑰寶,政府修改本土歷史,拆掉文物興建大廈。當歐洲鼓勵環保減少汽車,興建單車公路,香港移山填海建高鐵建隧道建機場跑道,唯獨建不成單車徑。當西方國家關注快樂指數,我們繼續誓保GDP增長。當外國着重提高個人生活空間和生產力,港府矢志「打造千萬人口都會」,秉承「生多幾個幫手耕田」的經濟理念。在香港,刻舟求劍,才是常態。*刻舟求劍描述遊戲產業怪現象,源自甘肅的好友肖永泉,特此鳴謝原文載於2016年5月1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IT 創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