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此去無多路

聲明︰本文引述陳同學的創業故事,資料來自近日報道,有關傳媒包括《香港01》、《明報》、《星島日報》及《大公報》,若以下內容與事實不符,恕未能親身訪查真相。 早前《香港01》報道一名大學生創業,標題引用該名學生的語句︰「人生就是不停玩命」,是何等引人注目,只欠一句「令十三億人都驚歎」,奈何細看報道,只能概嘆這故事平平無奇。 報道交代主人翁陳同學是末代高考生,成績未如理想,只能報讀自資院校的課程。他一面讀書,一面自修新高中課程,準備應考文憑試,溫習時間是朝九晚十一。陳同學在文憑試後入讀科大理學士,《香港01》指再經「龍爭虎鬥」,陳同學獲准主修號稱「神科」的風險管理及商業智能學。雖然旁人認為金融是理想行業,但陳同學不以此為畢業後的歸宿,矢志創業,報道形容這是他「又一次離隊」,何者是首次?考文憑試?修讀自資課程?還是讀所謂「神科」,而不趁早炒樓?報道未交代。 陳同學白手起家,開發手機應用程式,該程式讓客戶在七日內收聽不同錄音,幫助安睡,從而提升精神健康。報道最後意圖畫龍點睛,引述陳同學Facebook的文章。該文章題為「人生就是不停玩命」,報道引錄的文字如下︰「玩命有兩種意思,一是做一件旁人以

詳情

Startup七宗罪

作為初創投資人,我們常常會有機會碰到不同的startup團隊,在公開場合好,朋友介紹好,在電郵上也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太流行創業,政府及私人機構的補助和支持又特別多,讓一些可能不太適合創業的人也來試試看。我跟拍檔常常開玩笑說,看這些案件太多有時候會讓我們變得很麻木。試試舉一些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知道什麼是投資 這種情況在電郵特別多。他們以為做了一份好看的Powerpoint就可以募資。 有點像禮拜六早上「賣旗」一樣,說一句「先生/小姐,您好!」別人就會乖乖付錢給他們。當然也有機會他們覺得我們像一些財務公司,有「身份證」就可以拿到錢一樣吧! 很少投資人會投資在一個很片面的idea上。Elevator pitch也只是吸引投資人的第一步,不是最後的一步。更重要是,其實不是每家startup都需要前期投資。 沒有核心能力 不少團隊想做的項目,他們不只是沒相關的能力,有時候連興趣都沒有。有點是為了創業去創業。比方說,假如有團隊想做一個寵物用品買賣的平台,可是如果他們沒有IT能力,沒有網購經驗(包括個人網購經驗!),甚至乎連養寵物的興趣都沒有,他們成功的機會到底會有多少呢? 喜歡做老

詳情

紅海與藍海

在2005年,有一本書叫「blue ocean strategy」面世,自此以後,很多人都愛把blue ocean掛在嘴邊。就算在startup界大家很仰慕的Peter Thiel寫的zero to one,我也覺得有很多blue ocean的影子。 可是第一天看這本書的時候,除了覺得作者取這個名字很聰明以外,我覺得它的內容其實是一般般而已。 甚至乎讓很多人對這個議題有誤解。 我一直覺得,香港很多公司在過去二十年有很大的倒退。可是我最近在想,這樣不是很全面,香港這二十年也有很多厲害的公司跑出來。 不用做太多市場研究,大家都應該可以肯定,以下這幾家公司,一定是賺大錢。可能不是什麼Facebook, Google那種,可是絕對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多。 起碼可以justify很多創業的風險與期望。 這些公司包括,幾家最大的「補習天王」,「易拉架」,「卡片王」。(我有想過放迷你倉,可是這個怎麼說也像地產項目,所以我覺得要另作討論) 然後我越想越不對,這些產業,都是超級紅海。 補習老師,一直都有,市場分散可是關係深厚,誰想到幫把這些老師拍拍比較「有型」的照片就有新的看頭?(當然我

詳情

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我很少去思考「工作是否很辛苦」、「為甚麼要這麼辛苦」等問題,因為這麼多年來,已經成為習慣。這是我的生活模式,對我來說,不斷作新嘗試,實驗新方法和尋找新機會,把業務做得更好,生活才有意義。不少朋友會好奇,為何我可以同時做這麼多事情。就以現時為例,敝公司Innopage,今年為其中一個產品Ticker引入新股東並Spin-off成獨立Startup,又與香港遊戲業龍頭Gameone合組新公司,製作定位手機遊戲。另外公司推出了新的UI/UX設計服務,而內部創新計劃InnoLab所開發,比Openrice更好用的Foodbulous,剛贊助了何韻詩演唱會,正在進行推廣。自己又與業界朋友籌備第二屆TIPS創業計劃,以及在浸會大學任教一科Mobile Communications,並準備和上屆畢業的同學一起將其中一份功課的概念做成產品。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喜歡做的事,所以就算睡眠不足,亦不覺得特別辛苦。不少人問我「為甚麼」,我也答不上來,硬要找一個說法,就是我對於推動科技,有一種堅持。已成為經典的1997年蘋果廣告「Think Different」,在播出一系列名人的影像之後,其中幾句這樣說: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我對這幾句特別深刻,因為這是一種每個人只要肯做,都會做得到的事情。那怕只是一些小改變,只要肯踏出第一步,我們都能把人類向前推進一點點。現在我選擇工作,都會先問自己,這件事會否為現況帶來一點改變?能否把人類社會向前推進一丁點?這是「屬於所有人的偉大」,因為改變世界可以由小做起,由自己做起。無論是鼓勵同事自主創作的InnoLab計畫,還是推出UI/UX設計服務嘗試提升本地App的設計質素,或開發Foodbulous,我們都以挑戰現狀,把事情做得更好為目標,這就是我們的堅持。在計劃Foodbulous的推廣時,我想到每間小店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而這些故事的共通點,就是大家都懷著一種不可理喻的堅持。我將這個推廣活動命名為「有一種堅持」,因為我相信,凡是食物做得好的店子,都一定對食物有種熱愛和堅持,否則誰會去做這麼高風險又困身的生意?而這些好吃的小店,因為沒有特別宣傳,或根本沒有廣告預算,所以你在Openrice未必能輕易搜尋得到。我們將會走遍全香港,逐家逐戶去探訪這些好吃而又未必廣為人知的餐廳食肆,去探索他們背後的故事,和表揚他們對食物的堅持。Foodbulous的使命,就是提供有價值的餐廳搜尋結果,就算這些餐廳沒有做資金去宣傳,只要獲得用戶關注的朋友推薦,就會在搜尋結果中出現。而我們決定暫時不接受餐飲有關的廣告,使我們能夠保持中立,避免因廣告收入而偏幫飲食集團或連鎖商店。我們會堅持用最好的UI/UX設計,提供最有用的搜尋結果。Foodbulous的設計,能將飲食評論的權力回歸用戶,免除一切審查評級,而又能藉著用戶的社交網絡,把網絡打手的假食評有效過濾,令到真正的食評得以廣傳,用心的餐廳能夠被大眾發掘。要改變香港餐飲App「一台獨大」的生態,並非容易的事,但無論面對多少困難,我們都會堅持到底。因為有一種堅持,叫做改變。我相信,只要肯改變,便能夠推動世界。(圖片:Apple 1997年「「Think Different」廣告海報合集)原文及圖片取自作者網誌 廣告 創業

詳情

本地文創眾籌羽翼漸豐

去年二月,本欄〈一人一股救亞視,是好事〉談及群眾集資的理念,當時本地的例子寥寥可數,勉強只數出《光輝歲月》遊戲漫畫週邊,而且是在台灣FlyingV眾籌網站作為集資平台。勁揪體眾籌 超額完成年半過去,情况大為改變,愈來愈多項目嘗試直接向公眾集資,也愈來愈多人認識到眾籌的理念,並參與其中。以我最近支持的兩個項目,《勁揪體籌旗造字計劃》及《香港語文-聽陳蕾士嘅秘密》為例,徹頭徹尾的本土題材,均成功籌得所需資金實行計劃,可喜可賀。「勁揪體」本是多媒體設計師Kit Man在雨傘運動期間為寫「我要真普選」創作的字款,後來愈用愈廣,比如在世界盃外圍賽時製作寫有「香港勁揪」的紅旗,驅使Kit Man萌生製作全6000個常用中文字「勁揪體」字庫的念頭。「廣東話同正體字都係中華文化入面嘅 SSS 級珍寶,作為香港嘅一分子,我希望可以用我自己嘅方法去將正體字好好咁演繹一次,造出一隻大家都可以用嘅勁揪體。」Kit Man在造字計劃的官方網頁如是說。相對於26個英文字母,中文方塊字非常獨特,單是常用字就數以千計,使得造字非常繁複,遠超一人兼職可以處理的工作量。項目估算需要至少65萬港元,支持全職字體設計師、兼職造字輔助員和拼字系統程式員各一名,投入兩年時間方能完成。造字計劃在完結前臨尾衝刺,最後籌得接近75萬,超額完成。沒有眾籌,這世界很可能不會有勁揪體。至於《香港語文-聽陳蕾士嘅秘密》,製作成本雖然沒有勁揪體高,但過癮程度毫不輸蝕,目標是把21篇香港中學中文範文如〈聽陳蕾士的琴箏〉、〈六國論〉、〈孔乙己〉等,改寫為廣東話版本。比如陶淵明的〈歸去來辭〉並序,於書中是這樣的:「我屋企窮,耕田都唔夠食。細路又多,米缸入面連穀種都冇。想搵餐晏仔,但都係冇乜計。」(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構建本地產業鏈《香》由熱中本土文化的史兄、林非、擇言、Edwin聯合編著,orangekim編輯、波屎亂入插畫、創造館出版,一個多月來籌得 87,251港元,已經在書展期間推出,最近甚至加印。更難得的是《香》並非透過如Kickstarter、FlyingV等港外既有網站眾籌,而是由洗車俠開發出PROJ.HK,專門為支持本地文化創作作眾籌而用,並希望長遠建立一條完善的本地產業鏈。年半前提到本港沒有眾籌網站和生態支持本地創作一說,已經得到有心有力人士着手解決,難能可貴。除了以上,近月的本地眾籌還有林一峰在音樂眾籌網站「音樂蜂」上進行、與香港中樂團合作的Made in Hong Kong現場專輯,目標30萬港元,六月完結時籌得333,440港元,成功達標。最新的項目則有仍在進行中《逆向誘拐》電影眾籌,由曾獲兩項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的《點對點》導演黃浩然負責。電影已從其他渠道籌得五百萬港元,眾籌的目標為二百萬,支持二萬以上的更會成為電影的股東之一,將獲0.25%股權。政府干預 恐成打壓異見黑手從漫畫、遊戲,到造字、語文,再到更大眾化的音樂、電影,本地創作的眾籌活動羽翼漸豐。令我擔心的是,本港的民間自發活動,無論多有意思,往往得不到政府祝福之餘,還要因為既得利益、過時法規、所謂社會秩序等各種理由被無理規管。希望只是我過敏,但總感到本地眾籌被政府參一腳,只是早晚的問題,尤其是當出現敏感題材時。事後領功事小,打壓異見事大,到時即使不願靠政府的本地創作人也將避無可避,唯有自強。編輯:沈燕媚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8月7日) 眾籌 文化 創業 香港文化 本土 文創

詳情

創業就是寂寞地 瘋着忙

還以為畢業後會一直打工到退休,沒想到未到三十歲、還未成家就「裸辭」。「裸辭」消息一傳出,舊同事居然紛紛問是不是要去嫁人,驚覺在現今的香港,原來還有「辭工去嫁人/嫁人要先辭工」之類的概念,真是無解。大半年前,把日復日碎碎唸式的「為什麼做傳媒一定要這樣這樣」還有「也許傳媒行業可以這樣這樣」的想法認真整理,找來一些拍檔坐在一起,討論把「這樣那樣」落實的可能性。覺得可以一試,就馬上開始下工夫把這個意念實現。打工創業兩邊忙,維持到今年年中,覺得時間和心力都不完全夠用,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唯有匆匆忙忙遞辭職信,趁未老,全身投入這場創業大實驗。以前聽到舊同學裸辭出國進修或者工作假期,總覺得他們又瀟灑又酷;突然輪到自己,只覺長期過勞的日子總算看到終點。一腳踢傳媒前輩常道記者很難當一世。有人為了儲錢成家,轉行到薪水較高的行業去,彷彿跑新聞只是青春夢一場;也有成為了媽媽的行家,因為工時長又不穩定而離職,轉做朝九晚五的OL。筆者在傳媒機構打滾了四五年,感覺媒體人工作性質其實非常獨立(俗點說就是「一腳踢」),一個人在外採訪,拍了照片和影片,有時還錄了音,轉頭把手上那醫生處方般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手稿,整理成一則完整、圖文片俱全的新聞報道。這麼一群學歷不錯、受過專業訓練、具獨立工作能力的人,真的只有在大機構裏「打份工」,才能做傳媒,一旦遞信離場,就不再是「記者」了嗎?經過反覆思考和與身邊人討論,終於決定籌辦一個平台,讓媒體人獨立經營。平台為媒體人打理好爭取廣告贊助、尋找懂得欣賞自己的讀者等營運上的大小事,讓媒體人能專注於做好新聞資訊製作就好,同時保持媒體人的獨立自主。過去的新聞幕前工作時有帶來一些豔羨目光,甚至「你的工作揭露社會問題,報道真相,為公義發聲,很厲害呢」的表揚,總感到受之有愧。我理解作為觀眾,每日坐在電視機前,看到主播把一則則新聞告知觀眾,自然會累積對新聞主播的印象和記憶,以至觀眾緣、知名度。但把社會大事採訪整理成新聞報道,把資訊帶到觀眾面前的每位舊同事,又有多少人會真正留意?也許你會買XX日報,收看YY媒體,但如果XX日報的一名記者轉到別家媒體了,你會在乎,然後跟着記者的腳步轉看他在新東家的出品嗎?我希望,媒體平台上每位媒體人以自己之名去經營,毋須再跟從「報格」、上司以至老闆的立場或利益,也許每位媒體人的輪廓,終可被讀者重新發現。物慾消失不上班的日子,除非有約定的會面,基本上甚少跑出市區去。遠離上下班的人潮,市區馬路的廢氣;穿着打扮也非常隨意,可以每天都棉質T恤和短褲,淡妝甚至完全不化妝,束個馬尾就能出門。也許美甲或髮色可以趁這段日子來點瘋狂的新嘗試,但翻過時尚雜誌也找不到什麼靈感,正好省點花費。早陣子和長期工作壓力甚大的友人見面,她忘了帶銀包只有八達通,情願問我借錢都要在當下買幾款護膚品。要急救的不是她的肌膚,是消費減壓的需要。我還以為失去了穩定收入,購買慾會把我蠶蝕得渾身發癢難當,豈料當人專心一意投入於自己想做的事,物慾居然會突然消失無蹤,信用卡找數額不知不覺驟降,比買下些什麼(真的想不出什麼是此刻很想買的,不是手袋不是衣服不是化妝品,只好寫「什麼」,哈哈)更令人開懷!每天帶着隨身必備的手提電腦和旅人手帳,在家附近有Wi-Fi的咖啡店坐到日落。偶爾天氣太好,也會坐小巴到觀塘海濱,坐在大草地上,在大藍天下望着無敵海景工作。我想可以自由選擇隨時隨處工作,就是創業生活最令人羨慕、最夢幻的部分吧。註冊路上在創辦Journesis的團隊裏,我專責所有電腦程式以外的事宜(其實這樣還算不算專責),包括網站及公司電郵的中文文案,圖像處理等雜務,最重要的工作是向各新傳院校師生、行內前輩和朋友介紹Journesis這個新事物,處理有興趣的媒體人的查詢和跟進帳戶註冊進展。本身是相識的就用面書或WhatsApp聯絡;素未謀面的人就由電郵開始,試試打開話匣子。有留了電郵表示想註冊但沒有完成註冊步驟的,有註冊到一半就停住了的,有完成了註冊卻沒有發表作品的……人多,而且每個人的情况也不一樣,唯有用試算表來把大家分類整理,一組組去發電郵或信息,再寫下每個人在「註冊路上」或「合作可能」的最新進展,作為筆記方便以後跟進。日復日和一組組的人聯絡,直到深夜要睡。也許創業算是一種炫目的談資,但我發現,自己已經幾乎沒有工作以外的事情可聊。我唯一的休息或非關工作的生活,是平日早上去體育館打羽毛球的一小時,因為必須放下手機,隔着欄網和對手也很難聊天。不再打工,沒了上班路途不順瀕臨遲到、同事或上司這樣那樣、加薪幅度令人沮喪一類的職場話題,戀愛的發展又沒有什麼大風大浪,我和一起成長的朋友之間,原來可聊的共同話題,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多。日程表彈性大了好想約會朋友;又怕見了面,是自己無法接受的沉默。這麼熱鬧,又這麼寂寞。旅人手帳離開了職場,沒了硬性規定的上下班時間,也沒了上司或老闆。每天都是自我鞭策的練習。風格被我弄得一團亂的文青好物「旅人手帳」,寫滿了每月的計劃,每周的計劃,短中長期要完成的事、要聯絡的人。這頭把清單上的事項逐一完成,那頭新的待辦事項又在密密累積,彷彿一場終點不斷向前推移的長跑。積蓄有限,雖然遠離物慾但也難說可以燃燒多久,只是看到在測試階段已經有五十多位媒體人在Journesis努力供稿,又有公司主動洽談廣告合作,我想創業的生活再寂寞,在Journesis這個平台卻一點也不,她已經有自己的生命在發展和流動,栽花者有繼續澆灌下去的責任。創業不是光鮮亮麗的有型生活,而是比打工更辛苦,更多未知數,更少人明白和理解,但你仍然選擇繼續下去的堅持。我會忙、會累、會因為Photoshop很難用而發脾氣、會擔心事情做得不夠好而非常困擾,但是能毫無懸念地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不用迷惘不用將就,而且有魄力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和我一起,把想做的事實現出來,我無法不珍惜,不把握。在青春花光之前,有這麼一件事情,讓我很想很想不惜一切去將之成真的,再冒險都令我深感踏實的,我相信是一生難求的幸福體驗。面書專頁和Instagram:audreycmy電郵聯絡:audrey.chan@journesis.com文:陳美茵(媒體平台Journesis創辦人。前電視新聞主播。貓奴。)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8月5日) 傳媒 創業 網絡

詳情

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

寫了數年有關Startup的文章,總算累積了一定人數的讀者朋友。偶爾在公眾場合,也會遇上未認識的朋友主動上前打招呼,客氣地說有看我的文章。得到創業同路人的厚愛,自然感恩,但老實說,心裡有時亦會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大言不慚感到汗顏。這些年其中一條經常被問及的問題,就是「對初創Startup有甚麼建議」。這問題千言萬語也答不盡,而我其中一個標準答案,就是「不用理會旁人的目光」,因為「Startup是一個不斷證明別人是錯誤的過程」。中學時,我的偶像是創辦微軟的Bill Gates,所以當我報讀大學的時候,表格上只選電腦科學一科,就是為日後創辦軟件公司鋪路。大學畢業後,我先到傳統大行打工,其後在科網熱潮時分別加入了三間外資Startup,因三間公司都成功上市而在股票市場賺到一些快錢,增加了我創業的信心。當我向朋友說起我要自己創辦一間Startup時,不少人都向我大潑冷水,尤其是當大家還在用黑白屏幕的Nokia手機年代,聽我大力宣揚「未來所有人都會用手機上網」的想法時。但時間不說謊,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手機的主要功能,不再是語音通話,而是使用各種網上服務-只不過要到了2008年才發生。首次創業的幾年間,我堅持只做網路連線的手機服務,但在未有iPhone的時代,手機上網實在太貴,人數也太少,到了2007年,我的資金亦已用盡。當最後一個同事離職後,靠著電訊公司的月費服務盈利分成,我的日子尚算過得不錯。因為無所是事,所以我在office裡設置了一個私人影院,開始每天返工看電影的日子。機緣巧合,得知有財團新成立了一間Startup,於是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去應徵,經過數輪面試後,有幸獲聘,便重新投入市場。本來以為我的創業生涯將會就此完結,但在最後一次面試時,老闆問我:「你日後會否再次創業?」我幾乎沒有思考便回答:「會,不過應該在數年之後。」我很感激當時的老闆問了這一句,令我在入職前已經清楚知道我真正想走的路。2008年,iPhone 3G來了,我所預見的未來終於來臨。不少人都覺得,我已經失敗過一次,資金亦已用完,再來一次結果還不是一樣,不如繼續打工吧。但我對自己說,我要證明他們是錯的,因為他們不了解iPhone 3G和App Store對整個人類文明發展的意義。我說我會找到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去創辦一間新公司。他們說,市場上的iPhone開發者奇貨可居,根本沒有人會和你搭檔-我證明了他們是錯的。到我找到了拍檔,他們說你們幾個全部都有正職,兼職創業根本難以開發出有質素有市場的產品-我證明了他們是錯的。當我們第一個產品推出,並得到各大出版社採用,他們說,你們小本經營還可以,但這種規模,不會引起投資者興趣。在我們創辦一週年時,一位香港主板上市公司的主席,成為我們第一個投資者。他們又說,就算有人投資,這筆錢你能燒多久?一年之後,我們已經從三個兼職創辦人,發展成十人公司,並達到收支平衡,開始賺錢。他們說,你這間公司主要收入都是接job寫App,根本不算Startup-我同意,所以我要證明他們是錯的。再過兩年,我們公司有20人,除了接job,我們仿效Google,在內部推行叫做InnoLab的「20%時間」計劃,讓團隊用不多於20%時間去創作自己的產品-他們說,創作新產品,200%時間都不夠,20%時間,除了「自我感覺良好外」,還可以做到甚麼?往後三年,我們不斷在InnoLab計劃下創作新產品,每個實驗都為我們帶來寶貴的經驗,所以每次推出新產品都比上一個好。在2013年,我們推出了股票組合管理App〈Ticker〉。他們說,InnoLab之前推出的幾個App也不過是「有頭威冇尾陣」,這個也不會有甚麼分別。Ticker正式上架兩年後,我們在不斷的實驗中,終於得到突破,達到爆發性增長。而在2015年,我們獲得另一位香港主板上市公司董事入股投資,並提供財經資訊和市場人脈,正式將Ticker分拆成為一間獨立Startup(今年稍後會正式公佈)。如果我說,我會帶領公司發展到200人的規模,你或許不信我會成功。如果我說,Ticker會將以往只有專業投資者才接觸到的投資工具,開放給一般普羅大眾,成為一個投資者必用的金融科技平台,或許你亦不會相信。如果我說,我們團隊以這些年累積下來的經驗,有天一定能開發出受全球用戶歡迎的產品,你也有理由不相信-但我的工作,就是要證明你是錯的。在Startup的路上,局外人總是對你說這個行不通、那個不可能,如果你全部都聽,就甚麼都不用做了。當別人給你意見,你要用經驗去分析,要理性地判斷甚麼是對公司最有利,而不是以直覺或個人喜惡去決定接受或不接受。而當有人對你說「做不到」的時候,不要被擊倒,不要被感性蒙蔽,要以務實和理性的態度去分析,思考一下還有甚麼可能性,或要做先做甚麼事才可以做到本來「做不到」的結果。過往幾年,能夠不斷地力排眾議,走自己的路,坦白說,和際遇不無關係,甚至運氣可能比實力更重要。而我深信,好的際遇只會降臨在心胸廣闊、誠實和有情義的好人身上。但凡心胸狹窄、寡情義,凡事以個人利益為先的人,就算付出了多少努力,都難以得到上天和世人的眷顧。畢竟我們都活在由「人」組成的世界,所以未學做Startup,先要學做人,共勉之。(圖:Innopage初創團隊合照)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創業

詳情

十三億人,不一定勝過七百萬人

全國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晚上,香港足球代表隊在作客深圳寶安體育場,於世界杯亞洲區外圍賽逼和中國國家隊,令全中國球迷大跌眼鏡。這場歷史性賽事,亦成為繼1985年「五一九之役」之後,香港隊對中國國家隊的另一次重大「勝利」。中國大陸擁有十三億人口,舉行國家級聯賽十多年,中國隊無論在人才、資金和訓練都超越香港隊幾個檔次,實在沒有甚麼可能被香港隊逼和。但今次賽果證明了,十三億不一定能勝過七百萬。香港的優勢,在於「有層次」在香港創業的朋友,經常會聽到有人說香港人才不足、市場太小,做Startup沒有優勢,難以和大陸Startup競爭。這個說法有其道理,香港做不到小米,也做不到阿里、騰訊。香港Startup在很多範疇,例如「勞工密集」的行業如3D動畫製作、電腦遊戲開發,或需龐大本地市場支持的項目,都難以和大陸Startup比較。但香港優勝的地方,就是在於「有層次」。除了地理和文化上能貫通中外,通訊與運輸亦通行無阻,與西方國家的聯繫,香港比大陸更又經驗。說到市場規模,究竟是中國市場的空間大,還是全球市場的空間大?就算先天條件不足,仍可用戰術補救面對整體能力的比自己高的中國隊,香港隊採取了對自己最有利的穩守策略,爭取和局以保持分組賽的榜首位置。香港Startup在面對來自全球的競爭時,亦應想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戰略去爭取最大的成功機會。比如說一個需要龐大資金才能成功的Startup計劃,就未必適合在香港推行,因為投資Startup的資金,現在都集中在矽谷和中國。換個角度來說,和股票市場有關Startup,則比較適合香港,因為無論在市場規模和經驗,香港都比大陸優勝。所以香港Stratup毋需羨慕大陸或矽谷Startup所擁有的先天條件,因為就算沒有龐大本地市場,香港Startup仍然可以避重就輕,利用香港特有的優勢,放眼天下,以策略取勝。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創業

詳情

Unwire創辦人:可以把興趣作為職業,已經是福氣

暑假未至,700個家長通宵排隊為子女爭入補習社暑期班,為的希望子女「贏在起跑線上」。詭異之處在於,當「起跑線」的指標:高學歷、家底厚、擁有多國語文能力等,愈來愈被奉為信仰,31歲unwire.hk營運總裁張宇軒卻活脫來個反高潮,從來沒擁有過以上任何一條「起跑線」的他搔了搔頭:「我真的不覺得自己捱過甚麼窮、有甚麼怨氣,決心和堅持做自己的興趣,已覺得很快樂。」人生從來都是關關難過關關過,鬼才會理什麼裝備,最重要的總是鼓起勇氣迎戰,而且,永不停步。 沒有起跑線的跑手都說傳媒難做,尤其當遊戲規則早已改變,不再是主流傳媒間互相競爭,而是爭奪每個讀者接受資訊的時間。為了搶客,早前劇集《導火新聞線》講出了總編選採新聞大勢所趨,「隻故夠juicy,條題要夠爆!」實在張宇軒(Leo)本身的奮鬥故事,也可以設定得很juicy,基層家庭出身、沒有親朋父蔭,16歲中三畢業便必須出來社會做事,完全違反強調預早鋪橋搭路的現代親子教育,「普通人白手興家」已夠吸引,再添加一點「不甘出身寒微咬緊牙關脫貧圖強」的勵志作調味料,理應賺得不少點擊率,然而Leo沒有包裝自己的來歷成為宣傳亮點;對他來說,坦白從寬,對人對己都舒服:「我沒有甚麼『不甘』呀,基層工作都是正當職業,當時、現在也沒有甚麼不忿和不開心,日子就是這樣走來。可以把自己的興趣為職業甚至事業,其實這已經是福氣,因為有了興趣做根基,也就是往後堅持走下去的原動力。」 5000元創業興趣這玩意,絕非做父母的去逼子女學琴棋書畫,挑一些「高尚」的嗜好,便能讓子女從此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而是要隨心出發,引領出一條人生大路。屬於Leo的路,就是鑽研電腦軟件和砌機,不擅辭令的初中生首先藉此贏得友誼。「會有很多同學忽然同你好熟,找你砌機,讓你忙過不了,亦因此找到話題。很開心!」工作機會亦隨緣而至,與電腦店店主閒聊多了,店子請人他就受聘做了店員;電腦雜誌記者經過腦場跟他談得來,有記者空缺他就加入傳媒行列,後來更由規模細的出版公司轉到主流傳媒工作。傳媒這一行,臨場應變能力從來比學歷重要,除了剛加盟大公司時曾遭人事部某同事咕噥一句:「(中三畢業)咁都請?」外,學歷一直沒有成為Leo工作的障礙,上司也肯定他的能力;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電腦記者生涯,練就編採攝快靚正一腳踢多功能技巧,Leo說最危險的反而是:「一旦墮入了comfort zone,因循生活或工作模式,不知不覺就會停滯不前。」每日循例瀏覽外國科技網站搜集資料,從事穩定收入的工作,爭取晉升機會,日子就這樣過嗎?既然外國科技網如此受重視,為甚麼只被動地搜集資料,而不主動一點,開設一個香港資訊科技網站呢?設立網站的技術早已到手,最初開設網站所需資金幾乎是零(只需支付商業牌照申請費用),走出comfort zone欠的,只是實行的決心和堅持,以及找來合拍的伙伴。諷刺的是,找創業拍檔,太過志同道合未必是好事,網站其餘兩名創始人(後來再加入一名),全都是精於寫稿、砌機、採訪等技術活,對於行政、宣傳等幾乎全無經驗,問Leo可否召集其他擁有不同專長的人選?他說幾名創始人都擁有創業最重要的因素:決心。「最初要創立科技網,當時有很多行家都表示有興趣,然而大部分構思了很久還未有行動,最終就是這幾個真正立定決心跟我一起走下去。」[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800"] 網站創辦人(左起):Edward Cheung(編輯部)、Anskar Kong(編輯部)、Victor Lee(Project)及Leo Cheung。(受訪者提供)[/caption]2008年,集資5000元創業大吉,然而上天豈會平白掉下金子來,最初的兩年,業績可用4個字形容:停滯不前。正如Leo所言,創業憑決心,守業則要專心,當時雖有其他合資者已辭了正職專心幫忙網站,但Leo仍邊做全職記者邊負責網站統籌、運作和找客戶,分身乏術難以集中精神處理業務。「很多計劃實行了第一步,因分身不暇便行不下去。例如我寫了篇文,賺了好多點擊率,但如何鋪排以維持追看率,就要花時間,若部署不好便無以為繼,遑論吸引廣告客戶。」與其兩頭不到岸,2011年新婚後鐵了心辭職,破釜沉舟得以全心投入和籌劃網站的方向,業務才開始做出成績來。 老闆 一定是最好的推銷員幾個合伙人各司其職,一個慣於處理科技資訊卻缺乏銷售公關技倆的溫文老實人Leo,毅然擔起統籌與銷售的工作,尤其約4、5年前網站還沒甚麼知名度,加上其時潛質客戶普遍對網媒還未投信心票,要吸引客戶,箇中難度可想而知,Leo也直言創業早期找客戶落廣告非常困難,但世事往往柳暗花明,曉得利用弱點變強項,才足以扭轉乾坤。Leo沒有廣告從業員經驗,也不會運用公關技倆「語言偽術」,有的是Founder/Market Fit的優勢:創業者對自己主攻的市場徹底了解,實事求是一下就找出產品宣傳的亮點,做就創始人與投資人市場的匹配。「一間公司最好的sales,一定是老闆自己,因為唯有老闆,可以既熟悉自己公司資源和行情,又可消化產品資料再分析,全面幫到客戶,創辦人因為熟悉公司運作,更識對方產品、行業的專長,不需多加言語修飾,『講真話』也成了我的一個強項。」facebook的出現是網媒一個突破口,當時好多人覺得資訊放上facebook是「益了別人」,他反而逆思維運用facebook,與大眾的互動渠道大大增多,加上網站憑與客戶的關係及與網友的互動等因素建立誠信,加上後來路線轉變,由專業科技網轉化為「生活融入科技」大眾路線,又嘗試不少點子,其中最引為談論的,以年多前為推銷寬頻計劃在「路由器旁實時種綠豆」例子堪稱經典。「當時網上流傳長開Wi-Fi的路由器發出的電磁波會影響健康,外國有個教授,在路由器旁邊種了一株植物,植物結果枯死了;某寬頻公司推廣優惠計劃,簽約成功送路由器,找我們合作做推廣。主流傳媒一貫做法是寫一寫計劃如何省錢有着數之類,為了推廣家用Wi-Fi,我們就在路由器旁邊種綠豆印證,還要現場播出!我與負責該任務的女同事擔心綠豆『遭遇不測』睡不着,幸好綠豆健康成長,嚇了一大跳!」破格的點子贏來談論不絕,網站幾年間人氣激增,現時每月有6位數字盈利。 乘網媒浪潮 栽培新一代網絡傳播速度、威力大,是未來傳媒一大主流,然而競爭也趨激烈,Leo倒覺得任何行業都是百花齊放比小貓三四隻好得多。重要的是保持與客戶及網友的互動與信任,創意不離求真。走到這一步,對Leo而言目前面對的挑戰,除了找尋更多客戶來源,還有人事管理,尤其是帶領年輕人從頭開始教導,但Leo也樂意投放更多心機栽培傳媒新一代,一樣不以學歷、年資等「起跑線」為先,最重要的是肯為公司和網媒前景走多步。[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800"] unwire團隊現有正職16人,當中不乏八九十後,Leo說公司招聘人才的準則不在乎學歷,有時經驗還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思維和那團火同時要去得快燒得旺,當然快的大前提,是求真。」(受訪者提供)[/caption] ■ProfileLeo Cheung 張宇軒香港資訊科技生活網站Unwire.hk營運總裁(Managing Director)。31歲,出身草根階層,中三畢業,曾做過多份草根階層工作,因緣際會先被深水埗腦場店舖聘請為員工,再被雜誌編輯所邀入行成為資訊科技版記者。2008年與另外兩名行家共合資5000元創立unwirelife.com,後再加入一名創辦人,2009年改為unwire.hk,初時邊做全職邊營運,約4年前辭去工作全力打理網站。網站初期專攻電腦迷,近年風格趨向生活化和大眾化,人氣激增,至今網站在facebook獲得超過14.8萬likes。於今年3月,網站獲得「2014傳媒轉型大獎:十大最喜愛網站」獎項。與太太及3隻家貓組成快樂家庭。文:黃淑儀編輯﹕方曉盈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原文載於明報副刊,標題為編輯另擬,原題為〈張宇軒 我講真話推銷 成功非「父」幹 白手創科技網〉 新媒體 創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