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推墟巿?小心推基層落火坑

立法會前議員劉小麗忽然「蒲頭」,再以「撐基層墟市」為題遊行,大罵特首林鄭月娥,批評她沒有實踐競選承諾推動墟市云云。劉小麗向以「設立墟市,抗衡領展」為主打。那年農曆新年,她跑去當無牌小販而被控,一夜成名,後高票當選立法會議員,可見她抓住領展惹民怨,成功贏取政治本錢。推墟巿毫無新意,遠有陳婉嫻推「騰龍墟」,無疾而終;近有東華三院以非牟利形式營運的天水圍天秀墟,乃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政治壓力下,撥款千萬港元建設的產物。它佔地三千八百平方米,以廉租八百至一千港元租出約二百個攤檔。據商戶說,每逢酷熱或大雨,皆十分「趕客」,自二○一三年二月開業至今,丁財兩不旺。政府另一近作「美食車」,同樣在掙扎求存的階段。「土地」是香港最貴重的資源,如果低價批出巿區旺地讓無牌小販推木頭車、擺地攤做生意,對於真金白銀在商場租舖做生意的商戶是否公平?像天秀墟這種小本經營的商戶,沒有太多資金去投資,只能賣低價值的東西。今天廉價貨有網購,貴價貨有商場,風吹雨打太陽曬的「街邊檔」,不容易有生存空間。活的經濟,不是靠政府「設計」,更非靠政客「亂吹」,而是靠靈活的生意頭腦,不斷的嘗試,慢慢演化出來。撐墟巿隨時是「推基層」落火坑,浪費公帑和土地資源。[潘麗瓊]PNS_WEB_TC/20171225/s00196/text/1514137717379pentoy

詳情

楊岳橋:議會的缺口

何其沉重的一個星期。 劉曉波的逝世固然令人悲痛,我們也惦念着劉霞的安危,周六下午看到她送別亡夫的照片,只覺過去九年的折磨,着實已把她的人生毁了大半。為今只願,在往後的日子她能有機會選擇自己所想過的生活,無論是方式,還是地點。 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被囚至死,我們還未接受得了這噩耗,又傳來DQ4的判決。立法年度才剛剛過去,便折損了四位同事,看着電梯大堂水牌上的缺口,我真正感受到什麼是「唏噓」。 有沒有想過,去年九月你所投的一票已經根本地改革了議會?你把年輕的聲音送進去了,把新的思考方法送進去了,也把戰鬥力高強、令官員不敢苟且的人送進去了。恰恰,你為議會注入的這些力量,被政府一筆勾銷——他們四位,在過去大半年的議會,都展現出非常高的議政質素。 一位看上去溫文爾雅的老師,小麗對弱勢社群、對基層、對小販議題其實有着極大的執著,既上心又充滿熱誠;因着她的無私傳授,令同事們多少掌握到小販、墟市乃至規劃的知識。小麗,多謝你。 以黑馬姿態勝出建測規園界,姚教授憑着自己對工程的熟悉和對數字的敏感,勤於鑽研文件、在會議上落力詰問政府,加上具備專業知識以及擅於廣引外國例子,每每把官員問得啞口無言。姚教授,多謝

詳情

特約轉載:劉小麗 「炮灰」的託付:給炮灰的關懷

「星期日上午那個支持小販的活動去不去?」 「好呀!」 「11點你又要去土瓜灣探訪重建戶?」我們再問。 社會的弱勢老弱傷殘議題做不完 「對呀!有重建的租戶很想我去幫手做直播,為他們向公眾講解一下他們被市建局及業主逼遷的情况。我自己去就可以,你們星期日休息下吧。」小麗想也不想,又爽快的答應。 這就是她星期日早上典型要做的工作,她總把握着每一次幫助弱勢的機會,也不願為自己留任何半天的休息時間,差不多大半年都是這樣。為小麗日程把關的助理有時也會懊惱,她日日做不休息,其實很難持續走下去。 同事及小麗都把每一天當作是最後一天去工作,這種心理早已成常態。如是者,每次探訪如殘疾院舍、天台房、重建區租戶、外判工、青少年院、懲教所等等,都例必出席。每次探訪完畢後也訴說他們的處境如何坎坷,再討論如何逐一跟進。 從政「讓人得到尊嚴」 早前她到訪青少年院,慨嘆男童於院內的生活環境受盡精神煎熬,不論是吃飯時不能對坐不可互相交談,還是行為舉止已「格式化」,包括所有男童也不可留一頭完整的頭髮,院內每處也是冰冷無情。 「你想可以不剃光頭嗎?」小麗問到一位男童。「想……」一雙眨着淚光的眼睛回應。小麗便知道,大概如幫助男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