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2017/7/9 聖靈降臨後第五主日 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太十一16~19,25~30) (撰寫時,劉曉波仍在醫院接受治療,家人探望但遭警告監視。為他和家人懇切的禱告。) 這是個荒謬的時代 耶穌曾這樣描述他時代的荒謬。「我該用甚麼來比這世代呢?這正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向同伴呼喊:『我們為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唱哀歌,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既不吃也不喝,人們就說他是被鬼附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他們又說這人貪食好酒,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太十一16~19) 其實,任何時代都存着荒謬的事,只是荒謬的程度如何而已。 上星期是香港回歸中國二十週年的日子。雖然官方舉辦了多項慶回歸活動,歌舞昇平,但在不少人心中,這是一個不值得慶祝的日子,有人甚至用「淪陷」來描述今天的香港。二十年前,不少人帶着期望回歸中國,但二十年過去,有更多人失望無奈,更多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不願做中國人。為甚麼? 香港現況的荒謬,或許今年七一遊行,反對者提出的口號正好表達出來,他們提出「一國兩制,呃足廿年」。「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變成「一國一制、講人治港、西環管治」,但不論是中央或是香港的建制總會說「一國兩制」

詳情

梁美儀:劉曉波給我們的痛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罹患末期肝癌的消息,恰恰在香港回歸20周年期間公布,頓覺百感交集。 劉曉波,內地知名異見人士,這位內地學者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下,為內地的民主、自由、人權發聲。 作為六四事件的代表人物之一,劉曉波由30多歲起,持續過着被捕、監禁、釋放、被監視、再被拘捕入獄的沒自由歲月,但他一直沒離開內地。在這樣的嚴峻政治環境下,他仍堅持用自己最擅長的文字寫作,趁着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60周年的日子,發表《零八憲章》,對國家政制、公民權利與社會發展提出19項建議。 《零八憲章》提出「聯邦共和」的說法,倡議維護港澳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過平等談判與合作互動的方式尋求海峽兩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榮的可能途徑和制度設計,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劉曉波的太太劉霞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言,劉曉波相信《零八憲章》是和平、理性和低調的。但對於北京而言,這樣的一份網上聯署,根本是以推翻中國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足以令劉曉波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由2009年底一審判刑起,現年61歲的劉曉波在囚已7年多,本來尚

詳情

吳志森:劉曉波消息 反映詭異的北京權鬥

天朝盛世,回歸廿載。習大大君臨香江,播布天威,突顯祖國對香港的關懷,令子民感激涕零,山呼萬歲。 本來,日期時間行程項目,一切經過精密計算,全然都在掌握之中。但機關算盡,總有計錯數的時候,突然殺出個劉曉波「保外就醫」,就使習大大的香港回歸騷大失預算。 回歸廿年,習近平親臨香港出席回歸慶典,為新班子就職監誓,按常理應是一早的安排,甚至幾年前已經確定。用最淺易的新聞操作理解,無論是中國大陸的宣傳機器,還是香港的自由媒體,都知道這是六月底七月初的最大新聞,版面篇幅,時間長短, 都不應出現任何一單新聞,搶佔習大大的風頭。 但是,不遲不早,偏偏就在習大大訪港的關鍵時刻,爆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被「保外就醫」的轟動消息。新聞當然受到西方關注,本地媒體,雖大多早已歸邊轉軚,但也有不少報章,把新聞放在頭條全版,圖文並茂,前因後果,詳盡分析報道。 人們不禁要問,習大大來港宣訓只不過短短三天,劉曉波確診頑疾,即使危在旦夕,不是可以稍等三至五天,待習大大完成回歸大典,盡興而歸,才發布消息,以不蓋過習核心光芒為最高原則,才是最講政治最忠誠、最符合宣傳政策的做法嗎? 習大大訪港與劉曉波患癌的消息同

詳情

吳靄儀:在香港想念劉曉波

六月二十九日,新聞兩個畫面:劉曉波患末期肝癌在不知名的醫院病牀上;習近平與夫人抵港在機場歡迎儀式向市民揮手。這是何等諷刺!何等令人鄙夷與憤怒!一個這樣對待人民的國家,經濟如何發達、國家領導人如何衣裝得體,也只是一個野蠻落後的國家,對不起老百姓,對不起劉曉波、劉霞這兩位高貴、英勇而堅貞的中華之子。儘管他被擺佈在鏡頭前穿着睡衣,儘管她形容憔悴,這對被高牆阻隔的患難夫妻才是真正的貴族。 六月二十九日,香港人以點點燭火祝願劉曉波早日康復,以憤怒的聲音高喊習近平釋放劉曉波。次日,《蘋果日報》頭版大字標題:「習近平聽到嗎?」嗚呼哀哉!中國人幾千年封建文化,萬苦千辛,一心只為上達天聽,就有希望有救了,都以為讒臣作梗中央聽不到人民的聲音,其實現今資訊發達,聽到什麼聽不到什麼,你道手握軍國大權的首領任人擺佈麼?你不妨想像,習近平的車隊經過,咱們攔車告狀,要他釋放劉曉波,他會怎樣做?一臉驚訝,着隨從馬上跟進?還是木無表情,讓護衛隊伍趕走? 所以每當集會、遊行,有人喊口號要讓某某某首領聽到,我就不期然反感。我來參加集會,豈是為向這些達官貴人隔空喊話?我來,是因為要全世界看到香港人為劉曉波站出來,因為隔着千山

詳情

虛怯與脆弱

劉曉波患上末期肝癌,被「保外就醫」,消息傳來,心情特別沉重。 劉由服刑的監獄移送到醫院,並不是當局良心發現,並非從善如流,亦絕對不是人道對待服刑者,而是劉的病情嚴重,一旦出現什麼閃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病死獄中,肯定引起國際社會強烈反響。 天朝盛世,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早已屹立強國之林,區區什麼國際社會說三道四,已是微不足道。但人要臉樹要皮,穿起西裝,改用刀叉吃人肉,離文明走近了一步,總要顧點觀瞻。 有熟悉國情的人說,中國監獄對服刑人進行定期身體檢查,如果做得認真,驗出劉曉波身患癌症並非困難,當局會否害怕劉恢復健康刑滿出獄繼續從事反對活動,於是置之不理,到今天拖到無可再拖,才宣布患癌消息。 正因為這個原因,監獄當局公布劉曉波身患癌症接受治療,說明病情相當嚴重,劉曉波的生命,可能已經在倒數之中。 在中國,異見者政治犯良心囚徒,絕不會一人做事一人當,雖未至株連九族,但至親必無一倖免。劉曉波被捕審訊判刑,劉霞受到監視,長期軟禁,不但行動無法自由,對外通訊範圍亦受到嚴格限制,更被全天候監聽,一旦說了犯禁的話,尤其接觸西方記者,都會受到嚴厲懲罰,例如剝奪到監獄探視劉曉波的權利,親屬也會受到牽連。

詳情

殷海光與威權台灣vs.劉曉波與威權中國

劉曉波被證實患癌,甚至未確定是否真的能保外就醫,令筆者想起上世紀戒嚴時期的台灣,都令人想起同樣因癌症而死的殷海光! 戒嚴時期的台灣,專制程度不亞於今天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今天中國只容共產黨,組織反對黨會馬上被打壓。當年的台灣都同樣只容國民黨,1960年組成的自由中國黨都馬上被壓制,組黨者還捱了不少牢獄之苦。如果說今天中國基層選舉充滿篩選、選舉舞弊,1970年代台灣地方選舉的舞弊更引發了中壢事件一類的騷動。如果說今天中國政府把許志永、浦志強、劉曉波等維權人士囚禁,當年台灣更是跨張到會用特務暗殺一些反對自己統治的人,陳文誠和劉宜良案就是最佳的例子! 戒嚴期間,更有一位名叫殷海光的台灣異見人士被受打壓,最後因癌症慘死在台灣! 殷海光喜歡哲學,曾發表著名的演說《人生的意義》,指人除了追求基本生存需要,都需要理想,都需要追求人生精神滿足。喜愛思考的人,自然會質疑威權統治。殷海光都經常寫文章批評獨裁統治。他不但在《自由中國》撰文批評獨裁統治,他甚至大膽地提到:「今日的臺灣,在實際上早已成為一人一家一黨的殖民地。這一個殖民地在骨子裏完全被置於效忠私人的秘密力量嚴格控制之下。人民有吃、喝、玩、樂之『自

詳情

劉曉波病危與我的期望

6月26日傳來令人心如刀割的壞消息,令我久久不能自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因言入罪而被判11年冤獄、現已被監禁超過8年的劉曉波先生,在今年6月初感到肚子痛,才被告知罹患肝癌後期,但已經不能動手術、放療、化療,癌細胞已經擴散,現正於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保外就醫」,接受標靶治療,生命危在旦夕,可能回天乏術。其他消息指出:早在去年,錦州監獄曾送劉曉波到醫院檢查,但當時卻沒有把體檢結果告知劉曉波本人或家人;今年4月下旬,劉曉波夫人劉霞表示中共當局已為劉曉波全面體檢,但就是偏偏不告訴她體檢結果。如果屬實,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集團就是明知劉曉波病情嚴峻,但卻刻意隱瞞,等同殺人,故意不讓他活著出獄,務求在刑期內確保他身故。劉霞承受的精神壓力極大,終日以淚洗面。她每月最後一週都會去探望劉曉波,隔窗對話,當然不可能知道丈夫罹患癌症,她也不必自責。劉曉波為了讓劉霞放心,每次都是滿臉堆笑。豈料病情近日急轉直下,已至末期,令人心痛。如此暴政,喪盡天良。悲慟無言,靜心默禱。 如何營救可能已經返魂乏術的劉曉波離開中國就醫,令他以及他的家人離開中國這個「大監獄」,呼吸安寧自由的新鮮空

詳情

劉曉波告訴你的事

劉曉波的困境不單是身體上的絕症頑疾,而是他的對手以無法制約速度繼續肆虐。 劉曉波第一次被捕是因為六四,1990年代的中國仍然步履蹣跚,沒有經濟作為強力武器。當時外國仍然關心中國的人民更甚於人民幣,於是有一連串的西方國家「制裁」中國的舉動。那個年代的中國仍然需要取悅國際社會,於是囚禁的政治良心犯變成了當年中國的「政治手信」。 經典例子便是魏京生,1993年北京正與悉尼爭奪2000年的奧運主辦資格,魏京生一度被釋放。但悉尼贏得主辦國,北京敗退,1994年又隨即抓回魏京生。在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訪華前半年,當局又釋放魏京生。 但今天中國已經不需要取悅國際或者忌憚國際的看法,因為各國政府也是關心人民幣更甚於人民。劉曉波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沒有像外界預期的可以為提早釋放帶來佳音。反而挪威宣布劉曉波得獎後,北京大幅削減挪威三文魚的進口量…… 六四時國際制裁中國,今天中國有資格制裁其他大國。 中國今天不再玩「人質外交」的把戲,因為手上籌碼更多,各式合約經濟訂單,令各國甘心順從。 在這個形勢下,冀望英國政府和美國政府會為了劉曉波問題而和中國翻臉,未免也太一廂情願。巴拿馬會否因為體諒同情台灣的生存態况,

詳情

他們只是行使人權….

近日,於2009年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1年的劉曉波,因末期肝癌「保外就醫」。 劉曉波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於2008年發表《零八憲章》,敦促中國政治改革 – 內容主要是要求中國政府作出改善保障人權,而非要顛覆政府。然而,他卻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1年;一個公民,居然因為行使表達自由而被判入獄,已令人莞爾不已;如今,劉曉波身患重病,令人擔心他能否與妻子劉霞團聚和能否得到適切治療。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是一位詩人,她所做的,只是生活,只是講述劉曉波的情況;然而,她卻自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後,被中國當局軟禁,不能自由出入和讓朋友探望。 輿論亦關注為何劉曉波直至肝癌末期方被發現和治療,亦關注其他被中國羈押的維權人士的情況。兩年前的7月9日,有多名維權律師被帶走、被拘捕;根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截至今年6月26日,至少有14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曾受於709相關的拘捕中受到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對待。 而這些律師,很多都純粹是因為看見有人權被侵害,而希望用法律保障受壓迫的人而已。筆者曾經和一位維權律師了解,他說,他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當維權律師;只是憑著自己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