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佩芬:讓劉曉波自由

後來流出的錄像和照片,病榻上的劉曉波,身子輕得就要飄起來,雙頰凹陷,口微微張開,實在不忍心看。身體器官的衰竭,以為是不能逆轉的關頭,卻又反覆不定,我們未試過集體深究放大一個病人垂死背後的肌理,我們太習慣突然終結,西方有死神之說,東方也有個閻羅王,之於普通人,死亡總是突然。 有關最後的最後,有次,內地來的堂姐說起伯父走時,醫生竟可以早一天預告:「是明晚了」,我非常詫異,醫生是神算麼?只是到底我們不是醫生,自然看不出那些可能已經很明顯的徵兆,或者醫生不說,或者醫生走漏眼。就算是放棄治療的病人,肚裏有水,肚裏為什麼有水,為什麼這樣痛,看似無意外的死亡之路,之於病人和他的家屬仍是獨一無二。有人想知道,有人不想;能否承受,如何承受,需要在乎的,是如何讓垂死的人更好地與死神直面,與世界說再見。 我們都知道,劉曉波離死亡已近,我們更加知道,他想要離開中國,在一個自由的地方死去。這跟有人希望在大海旁邊、在山幽之中、呼吸着自然離開是同一樣的事情,渴望着得到平和,或作為人的最後的尊嚴。於是,那些竭力挽救的專家說明,同時間一再重申病人不適合搬運的論斷,只是一再向外宣示「劉曉波無自主」的表演,就好像那個對角向

詳情

Terence Yun:救劉曉波也要救劉霞

新聞報導說劉曉波的好朋友野渡在Twitter說劉曉波正在處於彌留狀態。聽到這一消息,心裡悲痛莫名,一位愛國者受到如此的對待,這國家究竟是在做什麼?中國人受了一個什麼的毒咒,要遭到這種對待? 劉曉波的情況並不樂觀,隨時會回天家。中共政權現在不讓人離開,另一方面德國政府極力請求讓劉曉波到德國醫治。雖說雙方都是聲稱基於安全考慮,但事實上兩方當然都有政治考慮。中共深怕他走了會影響政局,德國則以人道立場施壓,兩者的想法可謂南轅北轍,不可能解決。劉曉波仍然在中國境內,德國沒有能力去營救;而且以今天中共的力量,不會視德國為對手,只是歐洲一個可以有商業合作的國家而已。 劉曉波現在走與不走,可能已經不是真正考慮重點,反之他的妻子劉霞才是大家需要關注的。劉曉波一走,劉霞所受的安全威脅就更加難以估計,一方面是她自己多年來所受的身心摧殘,而更重要是中共對她毫不留情的態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遺孀,一樣會令中共如坐針氈,不下於劉曉波本人。 劉曉波在囚時劉霞被軟禁,其實和真正坐牢沒有兩樣,也使她出現精神問題。記得一次胡佳探望她時,她的精神接近崩潰,可見她多年來的壓力是何等大。劉曉波一走,她必定被有關人士再次隔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