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禁的愛情

農曆新年過去,讀到了劉曉波的消息。 他做了兩次身體檢查,沒有人知道他是否患病,但妻子劉霞仍被軟禁,切斷了對外聯繫,連她的父親五個月前去世,也未能前往拜祭。 在中國,異見者的命運自然坎坷,家人的日子也不好過,像劉霞,當劉曉波被囚在錦州監獄,她就在家中被幽禁。 日前,西藏女作家唯色接到劉霞的電話,聲音發抖飄忽,說自己喝醉了,撥電話找朋友,竟然撥通了,那種孤寂的滋味聞者心酸。 人們不禁想起,她年前寫的《無題》詩,描述軟禁時憑窗望街,看見冬天一棵樹的心情,「這是一棵樹嗎?這是我一個人」。 一個人,像一棵寂寞的樹,獨自站了這麼多年,應該很累很累吧?身為異見者的妻子,株連的罪是怎樣痛苦和悲哀啊! 寂寞的日子,寫詩和攝影是她的寄託,她有一首詩《碎片》,「未來對我而言/是一扇關閉的窗戶/窗內的夜晚沒有盡頭/噩夢從沒有消失/我想去有光的地方」。 劉霞在軟禁中,關心的是劉曉波,噩夢常纏繞她。 她寫過一首《無法擺脫》的詩,給獄中至愛的丈夫,「總是在睡夢中/看到你在/我無法辨認的地方/你不知怎樣回家」。 如無意外,回家的日子愈來愈近了,十一年的刑期剩下三年,但劉曉波真能獲得釋放嗎?囚禁的結束會否是幽禁的開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