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傳媒的視野

最近,美國聯合航空的暴力對待乘客事件,震驚全球。不過,華人傳媒大篇幅報導中,總有意無意之間,提到受害人是華裔,因此引起各方關注。似乎換句說話,如果那位受害人不是華人,便可算不關我們的事了。 後來有消息傳出,受害人是越南人,已定居美國超過二十年,又有人指越南人也是華裔。更有人找來更多資料,甚至說是「大起底」!大佬,人家是個受害人,起甚麼底呀?在外國居住多年,見慣華人媒體的報導方式,卻原來全球的華人媒體都有此偏頗。整個事件重點在航空公司以不公平及不人道的方式處理自己的錯誤,受害人的膚色,年齡,職業等等,絕對沒有關係。 在多倫多,自九十年代初,華人移民漸多,各行各業也有,連帶傳媒行業也蓬勃起來,在明報正式在加拿大出版後,每天岀版的華文報紙多達三、四份,還有電視台和電台,讓本地人傻眼。在多倫多岀版的英文報紙(收費的)只有兩份,但中文報紙在最高峰時有四份,真的有點過分。 這些報章和電台電視台都有自己的新聞採訪,同樣以華人社區為對象,起初自己也不以為意,他們大都分開有加國(包括本省本市和聯邦)新聞,國際新聞和中港台新聞。後來接觸多了,也認識一些記者編輯等,大家交談過後,才留意到在加國新聞中,如果有

詳情

加國大選對香港政局的啟示

加拿大 10 月 19 日舉行了聯邦大選,雖然掌政十年的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於根據地獲選連任,麾下保守黨卻大敗,議席由上屆選舉的 166 席,銳減至 99 席,頓失執政地位及總理寶座。今獲民意授命的政黨,亦非上屆最大反對派新民主黨,而是十年前失位的自由黨。我以為加國是次第四十二屆聯邦大選,具劃時代意義,且可為居港吾人所借鑑。驟眼看來,加港兩地政治體制相異,何能相比?先撇開政制不談,我以為能令老百姓主動參與政治討論的,亦即政治所重,不外乎政客與政見,而這兩方面我們均可從加國大選經驗中取經。首先,加國的候任總理自由黨黨魁小杜(Justin Trudeau)由競選至謝票,可謂君子。小杜系出政治名門,其父大杜(Pierre Trudeau)於上世紀六七八十年代先後掌國十有五年。小杜從政初年,大受父名拖累。然而,他如今登峰造極,恰乃謹遵父訓使然。大杜當年曾失位,翌年重整旗鼓,逼令時任總理克拉克(Joe Clark)解散議會再選,終得重掌國柄。小杜當時才九歲,大杜攜子向克拉克致敬,緊握對方雙手,並轉向小杜說:「克拉克先生堪人敬重,只是政見不同,毋須敵我相待。」事隔卅五載,小杜謝票時,仍不忘提醒群眾:「支持保守黨的人,並非我敵,乃是吾鄰。」並向哈珀致敬,強調對手服務民眾經年,尤堪欽佩。其實,小杜自競選以來,重視凝聚眾力,可謂謙謙君子。況且,加國的君子政客何止一人?哈珀宣布競選失敗時,開宗明義便說:「縱使結果非我所望,惟民意所歸,我由衷接受。」而新民主黨黨魁唐民凱(Tom Mulcair)同樣虛心承認落敗,在感謝哈珀過往服務的同時,亦向小杜道賀。孔子說:「君子不爭,爭也君子。」蓋此之謂。反觀吾城政客乃至學運領袖,則不盡然。《荀子》云:「是是非非謂之知;非是是非謂之愚。」君子不能不察。建制以執政派自滿,固然唯唯諾諾;泛民以革命派自卑,卻不宜守愚不悟。逢梁必非,非梁必是,是對人而非對事,無怪乎泛民貶稱反對派而無從抗辯。以「港大副校風波」為例,姑勿論港大校委會草率拖延並否決副校任命做法當否,論者與其盲從附會,不如是其是,非其非。是次風波發展至今,學運領袖的部分言行,如「衝擊會議乃以武制暴」、「捍衞知情權不構成失信」等,誠然可圈可點。學生年少氣盛,思慮未周,或有可原,而政客學者匡正無人,反而紛紛文過遂非,無乃不可乎?至於竊聽、洩密諸行徑,縱可取義焉,終非磊落之舉。與其貽人口實,不如實事求是。孔子說:「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縱可取義焉,仍須三思而後行。以理服人固為本,其餘皆末節。此外,左右各黨政見互異,固是政治常態。加國保守黨居中偏右、自由黨居中偏左、新民主黨尤在其左,政綱立場長短互見。小杜之所以脫穎而出,實乃堅守該國民眾的核心價值而獲肯定。加國國民身分,從二次世界大戰自主參戰以來,逐漸成形。至 1956 年時任外務部長皮爾遜(Lester Pearson)成功化解蘇伊士運河危機,繼而倡立聯合國維和部隊有功,國民擁護「維和先驅」的美譽,紛紛致力維和。加國其時正值走出排亞移民政策的陰霾,至 1980-90年代,更婉拒跟隨美國走「文化大熔爐」的路子,改倡「多元文化」彼此包容尊重的調子。國民身分,從此由「維和」、「多元」兩條腿組成,直至哈珀上場而遭逢質變。就內政而言,哈珀政權銳意效法美國「大熔爐」,收緊移民政策,甚至限制境外國民行使投票權;至於外務,哈珀政權一改皮爾遜遺風,不再「維和」,並有意向外逞強,如在 2013 年烏克蘭危機火焰尚熾之時,貿然嘲諷俄羅斯,敵我心態,壁壘分明。競逐連任以來,哈珀無改於故道,處處挑起爭端,顯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排他心理,成為輿論眾矢之的。小杜則不然,無論在外、在內均務求同存異,凝聚眾志以護弱小,藉以捍衞國民的核心價值。從選舉結果來看,國民確乎為之感召。孔子說:「君子周而不比,和而不同。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蓋此之謂。回顧香江,吾人所矜核心價值為何?再以「港大副校風波」為例,院校自主恐非癥結所在,而可溯源至建構「一國兩制」伊始所倡議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政。回歸十八載,「何人治港」、「自治若何」等命題,不斷縈繞吾人心中,相信「港大副校風波」的考驗,正及於此。誠然,孔子曾告誡我們:「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惟香港區議會、立法會議員,均由吾人選出,足見吾人無不在位,悉可參謀,而為香港福祉計,更當謀政。香港政客乃至學運領袖,何如求同存異、凝聚眾志,似乎尚欠清晰對策。然而,如何去蕪存菁,將學術、憲法等貌似遠離民生的議題,回歸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關鍵,方為上策。最後,孔子說:「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加國候任總理小杜在維護加國核心價值方面言則言已,其行如何?我們只能拭目以待。至於居港吾人,言則當否,行又如何?值得反思。文:歷奇(旅港加籍華僑) 加拿大

詳情

一個地方,不只使用同一種語言——Global Beer Fridge的地方認同感

今天7月1日,既是香港回歸的日子,也是加拿大的國慶日。早前Molson Canadian啤酒公司就與Google、Thinking Box聯手推出Global Beer Fridge來迎接國慶,能打開雪櫃的話,就免費送大家喝啤酒。要喝啤酒的方法非常簡單(這句有點像遊戲節目的對白),只需要以6種不同語言對雪櫃說出””I am Canadian”(Molson 的標語)就可以了,所以…….其實一點也不簡單。這個雪櫃能夠聽出40種不同語言,是全靠Google’s 即時聲音翻譯系統,只要它聽到6個不同語言說出「我是加拿大人」的訊息,雪櫃就會自動打開,大家就可以共嘗沁人心脾的冰凍啤酒。 影片中,不同種族的人一同齊心協力,希望集齊6種語言來「解開封印」,最後得償所願,看起來也挺樂也融融。我不由自主地說,Google與Molson 的合作真的十分登對,尤其是在國慶時候。不但能突顯Google翻譯的神乎其技,而且,人們在片中樂亦不疲地說出Molson 的標語。更進一步的是,一個國際性的城市也好,國家也好,大都居住了不同種族、說不同語言的人,一個廣告除了其宣傳成分外,也體現了大家對加拿大人的身分認同,的確有趣而有具好感。的而且確,傳遞「即使我說XXXX語言,但我都是XXX人」這個念頭,遠較「我用XX文的,所以我是XX人」更展示了對多元差異的接納,也更貼合現實。話說回來,大家未免太乖了吧。如果是我,我應該立即會用手提電話以Google Translate翻譯,這樣,你要多少種語言也沒問題了。 廣告 加拿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