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喜艾:金曲

假期閒着,打開收費電視盒子,看了一九八八年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解像度低,字幕生硬,司儀的無線咪高峰在節目尾聲換了有線咪,我一邊看一邊想像,在無線咪算是高端科技的年頭,香港的電視台能每年搞一場亞洲矚目的盛事,的確很巴閉。那一年,張國榮梅艷芳各奪得男女歌手獎,金曲有Beyond《大地》和林子祥《真的漢子》,那是什麼年代?是我仍未有記憶的年代。於是,我再跳看一九九二年,我的記憶裏至少記得這一幕:十首金曲有七首由四大天王分奪,到最後一項金曲獎,剛到香港想闖出名堂的王靖雯引頸以待,最後她那曲《容易受傷的女人》成為了經典。頒獎禮不過相隔四年,台上已是兩代人,面目全非。多得互聯網,我一邊聽黎明初出道紅透的《我的親愛》,一邊找到那足以換走一整代歌手的轉折——八八年初,譚詠麟宣布不再領獎,張國榮以大熱姿態奪得男歌手,然後,多蟬聯兩屆之後,張國榮在九○年宣布告別樂壇,而梅艷芳也宣布不再領獎;憑《傻女》得獎的陳慧嫻,暫別樂壇出國讀書;至九一年尾,Beyond到日本發展,在香港幾乎銷聲匿迹;翌年年中陳百強倒臥家中,昏迷一年後離世。下筆之時,今年頒獎禮剛結束,網上議論紛紛,而台上又已換了幾代人,不過都面目模糊了。[陳喜艾]PNS_WEB_TC/20180102/s00191/text/151483013244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