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培:應否取締人手挖掘小型隧道工程

早前紅磡機利士南路中電地盤發生地下小型隧道工程工業意外,造成3名工人死亡。傳媒報道一般質問為何工人在密閉的工作空間沒有佩帶安全帶等問題。意外的調查工作仍然進行中,筆者不敢妄下判斷。不過一個原則問題似乎被大眾忽略,就是為何要以人手操作這些風險極高的地下工程項目?有沒有替代的工程解決方案?筆者想從這些角度探討這些議題。 地下小型隧道工程風險極高 筆者從事水務工作多年,對地下管道的建設、運作及維修有一些經驗。這條中電興建的地下管道其實是一條地下小型隧道,這是一個風險極高的工程。以筆者的經驗,如果有其他替代的方案,首先應該避免使用這個地下隧道方案。縱使因為交通擠塞或者地下空間的限制而必須設計地下小型隧道,也應考慮使用「水管推頂」的機械挖掘方法。這種方法成本較高,但可以降低工程及工人安全風險。 市區內馬路下的隧道工程是極高風險的建築活動,風險來自隧道結構在不同深度的穩定性、泥土崩塌、地下水的影響、隧道臨時支撐的有效性、品質控制及監察的困難等等。因此整體工程的風險和安全評估及監控非常重要,這是工程師的設計及監管責任。中電作為僱主及執行項目工程師的角色,負有這方面的責任。 地下小型隧道的工程不單止是

詳情

呂大樂:從公院迫爆談到深層次問題

究竟應該如何解讀流感高峰持續,「迫爆」公立醫院的現象?是每年發生兩三次的「偶發」事件?是公私醫療資源調配失衡?還是一個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如果是一個結構性問題,其性質又是什麼?這類問題不會比一地兩檢、區域融合所引發的爭議來得輕鬆,而在某個意義上可能更加難以處理。不過,我們心裏有數,問題總不會因為主觀上不願面對而自行消失。 簡單問題亦未納入社會議程 早前食物及衛生局曾發表《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內容甚廣,但其中一個重要部分是關於人力需求與規劃的問題。報告書發表之後,有過一些討論,可是卻未見有更深入的探討,同時亦未有聽到更多的政策、規劃的回應和反思。甚至在專業界別之中,亦無一致意見,對於是否存在問題、有無需要作出一些轉變,也只是各說各話。至於有何進一步回應及具體工作,就更為缺乏。簡單的幾個問題如究竟是否存在人手短缺?對維持服務水平及將來進一步提升服務,是否有足夠人力及其他方面的資源應付?而面向更長遠的發展(例如真的將醫療服務產業化),是否應該以現行模式繼續下去?其實尚未納入社會討論的議程。 對於相關的問題,今屆特區政府似乎有一定的意識。據報章報道,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跟全國政

詳情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容不下一樽水的商場廁所?

早前,有市民在社交網站上揭破尖沙嘴某大型商場 (不具名),要求清潔工要向如廁的客人打招呼,但卻禁止清潔工於工作期間喝水,甚至一旦發現員工喝水,更會丟掉員工的水樽。[1] 事件當然引起網民激烈反應 — 眾所週知香港清潔工人工資不高 – 根據政府統計處「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清潔工是平均收入最低的行業,每月平均只有$8,700。如今連休息空間也沒有,飲水等基本需要都不能滿足,實在令人憤慨,有市民甚至要將該商場「起底杯葛」。不過,憤慨過後,直得繼續反思的是,在這個所謂「競爭力第一」的香港,為何有人仍要在如斯環境下工作 – 打工仔的權益,包括休息空間和飲水時間,有否充足保障呢? 根據英國於1976年簽訂並至今於香港有效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經社文公約》)第7條:「本盟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受公正和良好的工作條件,特別要保證:休息、閒暇和工作時間的合理限制,定期給薪休假以及公共假日報酬。」[2]而《基本法》第39條中亦清楚列明,《經社文公約》適用於香港。 即便如此,香港的打工仔依然面對著嚴苛的工作條件。今次禁止喝水、干擾員工休息的事件,只

詳情

伍麒匡:文在寅上任兩個月,韓國年輕人的學業及就業問題仍存

在韓國年輕人口中,很多經常稱呼自己國家為「地獄朝鮮」,形容他們尤如生活在地獄之中,因為上大學難、職場找好工作難、生活難等貼身社會問題,令他們無所適從。而朴槿惠在位4年,一直被猛烈批評其經濟政策無助改善貧富差距之餘,亦完全沒有幫助年輕人改善學業及就業環境。而文在寅上任了兩個月有多,究竟他有否認清事實狀況,從而作出妥善的經濟及社會改革呢? 4月份正是朴槿惠被彈劾後的政權真空期,而朴槿惠留下的經濟爛攤子,都令繼任政府難以完善地解決。既然「地獄朝鮮」是由年輕人提出的,固然要了解究竟他們面對著什麼困境。 首先,學業方面,人人也希望自己子女能夠考上名門學府,豐富自己的履歷表,不過學位競爭淚烈之餘,考到了名牌大學,亦面對著另一問題——學費。韓國貧富差距之大,使不少人負擔不起名門學府的四年制學費,據調查顯示,2017年韓國四年制大學平均學費為668.8萬韓圜(約4.6萬港元),而各大著名大學,延世大學為學費最高的大學,每年平均超過900萬韓圜(約6.2萬港元);梨花女子大學則為852.8萬韓圜(約5.8萬港元)。而面對著大學生人數增加,學分膨脹之下,自然在就業環境,亦出現僧多粥少,或「高不成,低不就」

詳情

黃和平:保障勞工權益 僱主有責

香港強積金制度推行至今,一直容許僱主以遣散費/長期服務金(長服金)與僱員的供款互相抵消(所謂「對冲」),實際上就是把僱員的失業補償與退休保障互相抵消,並不合理。現時每年對冲的金額約達30億元,大大減低對僱員的退休保障。 行政會議在新管治班子上任前通過取消對冲制度的方案,內容與政府於施政報告中提出的建議一致。當中把遣散費/長服金計算由過往年資乘薪酬的三分之二減少至二分之一,引起最大爭議。強積金對冲是削減僱員的退休保障換取離職保障,現時建議降低遣散費/長服金賠償額計算,則是反過來以削減僱員的離職保障換取退休保障,同樣不合理。此點社會上已有不少批評,在此不贅。 此外,亦有意見質疑以公帑直接補貼僱主,並非解決對冲問題的最佳方案。其實,在年初施政報告公布取消對冲的建議後,勞工界曾提出設立中央補償基金(基金池)處理對冲,基金由僱主供款,日後遣散費/長服金的賠償則由基金支付(或僱主支付後由基金發還)。此方案有助僱主應付取消對冲帶來的影響,據悉五大商會亦曾積極考慮有關建議(雖然最終支持了其他方案)。既然政府表示將來有空間修訂方案,本文將討論設立中央補償基金制度的利弊。 設中央補償基金的利弊 現制度是由

詳情

梁振英煲燶勞工無米粥

特首梁振英的任期進入最後倒數兩星期。為免成為「走數特首」,梁振英力求在任滿前完成對勞工界的兩大承諾——標準工時及強積金對冲。但對那些曾經對梁振英解決這兩大難題抱有期望的打工仔,恐怕只有失望而回。 當年民望低沉的梁振英,最後在選舉中反敗為勝,除了對手唐英年因九龍塘大宅僭建醜聞自毁長城外,梁振英可說是靠基層的支持來個大翻身。2012年,他為回應勞工界的強烈訴求,他在競選政綱中表明會「成立專責委員會,包括政府、僱主和僱員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及涵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的情况和安排」。 選舉過後,他避不了要償還這筆政治債。2013年,他宣布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研究標時問題。誰料到這個研究足足做了4年,在臨近現屆政府任期屆滿才推出;報告建議更與當初勞工界追求的相距十萬八千里。 勞工界要求以立法方式實行標準工時,工時標準訂於每周44小時、超時「補水」1:1.5,但可按行業或職級等制訂豁免安排。結果呢?標時委員會只建議立法規定僱主必須與月薪低於1.1萬元的員工訂立書面合約,包括訂明工時及超時補償條款,預料只有16%打工仔,即逾61萬名僱員受惠,其餘大部分打工仔只能繼續無

詳情

節流的壞處

自九七後,經過八萬五和金融風暴等經濟衝擊,企業時常流行開源節流,然沙士以後至今,各大機構盈利,普遍有增無減,但員工福利各樣,雖云亦有增幅,但普遍是因最低工資政策,被逼加薪。企業利潤與職員工資增長率,是雙位與個位數字的分別。今天,我便指出節流之害,雖然是人都知道,但很多老闆到出事才恍然大悟。 先講公司形象,01便曾報導,有白領日做15小時,最終過勞死掉。今時今日,我們看到英文招聘,永遠有「Can work under pressure」四字,說穿了,還不是十個茶壺九個蓋,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事,做不完便無償加班。理論上,真的可以節省成本,但只要有一個員工出事,便是公關災難,得不償失。請記住,公司名字,將永久留在網路。 是的,大公司人事部,隨時儲起過千份合適履歷,但一個新人上班,即使是所謂熟手技工,要對場地或客戶了解,起碼要一個月時間。簡單來說,普通一條小屋邨,例如彩虹,都有差不多十座樓,而且每座前後門也不同。最高層永遠不知道,帶領新人頭一個月,比自己一個獨立工作,要花多起碼一倍時間。而且,俗語「人夾人緣」,新同事與客戶,能否夾得來,也是一個問題。這些,都會影響生產力及公司盈利。 所謂全球最

詳情

薯片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暗黑

筆者很多朋友都喜歡吃薯片,還有雪糕;不論是讀書、上莊、出來工作、抑或工餘活動,總之一有人建議吃薯片和雪糕,馬上就充滿快樂的空氣。 然而,部份令人歡樂的薯片和雪糕,還有一些我們理所當然用著的日用品背後,包含著印尼棕櫚種植園工人,甚至童工的血淚。 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年底發佈《棕櫚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揭露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商豐益國際(Wilmar)在印尼的棕櫚種植園種種侵犯勞工權利的行為;報告指出,包括FAMSA、ADM、高露潔棕欖、家樂氏、雀巢、寶潔、利潔時、聯合利華等9大國際公司亦有向豐益國際採購棕櫚油進行生產,而涉及的品牌包括港人熟悉的品客薯片、Ben and Jerrys 雪糕,Kitkat 朱古力、潘婷洗頭水、高露潔牙膏等。 報告訪問了120名在豐益國際旗下或其供應商的棕櫚種植園工作的工人,發現一系列人權侵犯現象;例如女工被迫在工資低於最低標準的情況下長時間工作,在某些極端的案例中,她們每天只能掙到2.5美元,即便如此,她們還面臨著工資被扣的威脅,而且工作毫無保障,沒有退休金或醫療保險;而即使歐盟已禁止,但園內仍然使用劇毒化學劑百草枯,危害工人安全。 而園

詳情

讓60萬本港婦女走出貧窮

1857年3月8日,一群工廠女工在美國聚集爭取權益,抗議紡織廠低薪和惡劣的工作環境,成為國際婦女節的起源。時至今日,160年過去了,在大家也普遍認同性別平等的香港,男女收入差距卻仍然嚴重,情?在基層人口中尤甚。2015年本港在職貧窮人士當中,女性的月入中位數僅為男性的六成,近四成的差距說明了什麼? 去年10月扶貧高峰會公布的《2015年香港貧窮情?報告》指出男性貧窮情況有輕微改善,但女性的貧窮率卻仍然上升。根據樂施會報告,目前本港每6名婦女就有一人活在貧窮線下,貧窮女性總數逾60萬。這群婦女未能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性別經濟不平等更見惡化。其實無論經濟好壞,女性也比男性更容易陷入貧窮。 樂施會認為貧窮源於不公平。一個公義的社會應朝向「人本經濟」發展,不論男女、種族,都能平等地受惠於經濟發展;社會也不應單單追求利潤,而是按人的需要來發展經濟,讓最弱勢的一群獲得優先發展,從而創造一個更公平的世界,令人們能從事穩定的工作,獲得合理的回報。 社會上愈來愈多人認同兩性平等對經濟發展有重大幫助,能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益,但經濟發展卻未能促使兩性平等。現時全球的經濟結構把財富聚集在一小撮人手上,全球八大富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