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的惡性循環

近日,在勞工團體的大力施壓下,最低工資委員會決定把最低工資由現時的32.5元,大幅調升至34.5元,並將於明年5月1日正式實施。作為區議員和中小企的一分子,筆者對於最低工資的副作用有深切的感受,希望大家明白到,最低工資會令基層市民生活開支不斷上漲,並且更會助長大財團的壟斷,對小市民是沒有好處的。羊毛出自羊身上我們都知道,最低工資水平是不可能與經濟狀况脫節的,一旦調得太高,將大幅增加企業的經營成本。最終,企業要不就加價,把上漲的成本轉嫁至消費者身上;要不就積極裁員,以機械替代人手,甚至倒閉結業。例如大家有無留意到,本港近年的茶餐廳消費和屋苑保安費大幅上升?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便是保安員、清潔工、侍應等工種的薪酬近年大幅上漲。筆者參與業主立案法團時,便聽過不少住戶對保安費大幅增加的投訴。經筆者了解後,原來現時保安員的薪酬已佔保安公司收入的一半或以上,保安費怎能不調升?可見,所謂「羊毛出自羊身上」,在最低工資之下,基層打工仔的收入表面上是上升了,實際上卻由於開支增加,生活素質最終也是沒有改善,一場歡喜一場空。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最低工資其實是對中小企和低技術打工仔不利的。畢竟,大財團的資本儲備較雄厚,部分巨資企業甚至有壟斷性優勢,賺錢能力和抗壓能力都較高,即使最低工資大幅調升、勞工成本增加,大財團也較有能力承受。但中小企呢?筆者剛才也說了,在最低工資下,中小企要不就加價、要不便裁員,無論選擇哪一種應對方案,也會令中小企的競爭力削弱,最終只會令大財團享有更大的競爭優勢。難道這是勞工團體想看到的結果嗎?至於低技術勞工方面,由於最低工資調升了,老闆對勞工的要求自然會更高,甚至會吸引一些教育程度較高、技術較好的市民爭奪一些原來工資較低的職位,令最底層的勞工最終處於更不利的位置。這又是否勞工團體的原意?無論如何,《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早已於2010年通過了,現在已不可能撤回。中小企和基層打工仔現時可以做的,便只有避免最低工資的調整幅度太高,以及堅決反對最低工資一年一檢,以免最低工資所帶來的後遺症惡性循環下去!文:李梓敬(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1日) 最低工資 勞工

詳情

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剛果礦場童工血淚史

每每有新手機型號推出,總會全城瘋狂——門市排上長長的人龍、收購檔攤亦如雨後春筍;不少朋友在電腦前狂按F5,然後社交媒體就是一遍買到或買不到的訊息、心得和交流。在我們面前的是如何追新款,或是如何利用這「新款」賺個外快;要擔心的危險,頂多是「蝕讓」——呃,最近的話大概還有某手機會爆炸。但當我們為這些為之瘋狂,或是冷眼旁觀之際,你有否想過有四萬剛果兒童礦工正為你手機的原材料而在辛勞工作,而每天均要面對比手機爆炸還要危險的工作環境?我們的手機以及不少電子產品,其中一項重要的原材料就是鈷;而世界上超過一半的鈷均產自剛果。在剛果,挖掘鈷的重任,不少都由童工去擔當。雖然各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包括微軟、三星、APPLE、SONY等均堅稱未有僱用童工以開採有關原材料,但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就剛果採鈷的狀況發表調查報告「我們的死因:剛果民主共和國在國際貿易鈷礦中違反人權的問題」(This is what we die for: Human rights abuses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power the global trade in cobalt)中,就發現這些鈷礦場中有不少童工,並記錄與他們的一些訪問。於剛果,大約有四萬多位童工於鈷礦場中工作,年齡最少的只有7歲;年紀輕輕就要出外謀生,就是因為一個最基本的原因:「搵兩餐」;例如亞瑟(Arthur)在訪問中就表示因為父母無法支付三餐所需以及基本衣物,13歲的他便要在礦場打工維生。年紀少少就要出賣勞力,而礦場更鮮有為這些童工提供任何工業安全裝備,不少童工需要冒險深入洞底採鈷而跌傷,甚至死亡;即使幸運地能夠「出入平安」,礦場中大量塵埃亦會令沒有配帶口罩等合規格裝備的他們屢患肺病;此外,還有皮膚病的風險;其中一位13歲的受訪童工查理(Charles)就因為經常要徒手清洗礦石而引起皮膚發炎,甚至出現皮疹——而且即使患上皮疹,他仍要繼續忍痛工作,讓礦石任意地刺痛傷口傷勢更趨嚴重;他們雖然年紀輕輕,對「手停口停」這四個字已經有深刻體會。一般剛果礦商會支付1-2美元的日薪予成人礦工 (要求他們挖到20-40公斤礦石);這薪金水平已低,但如果是童工,則低處未算低。一名十三歲受訪童工盧瓦克(Loïc)就指出,礦商會以種種手段剝削童工的工資要,例如對成人礦工,礦商會以秤量度礦石重量來計算工資,但對童工,礦商就只靠「目測」,故意支付童工較少的工資。除了工資不平等外,童工的工作時數亦過長;眾受訪多童工都指出自己每天要工作12小時以上。童工在如斯惡劣的環境下工作仍繼續堅持,不單為了維持生計,亦想堅持自己心中的一個小夢想——「去上學」。剛果政府提供免費小學教育,但在缺乏援助政策下,有些小朋友的家庭根本負擔不了基本的文具和書本,於是小朋友便會在放學後或假期,成為礦場童工;有些小童更被家人要求掇學,每天在礦場工作24小時。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六條,每個兒童都應有包括生存及發展的權利、學習與成長的權利,以讓每一名兒童都能全面發展應有的潛能。剛果的兒童礦工,不單在危險及惡劣的環境工作,並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剛果政府並沒有保護該國兒童的生存權利,基本食物及援助都沒有提供,有些小朋友連接受基本教育權利都不保。因此,我們希望剛果政府能夠正視兒童礦工的工作及生活問題,提供有需要的援助,並逐漸協助剛果兒童重回正軌。而手機生產商亦有責任確保生產線上不會有童工問題,並向公眾公開調查報告——對消費者來說,用手機要方便、要美觀,更重要的,還是要用得心安理得。參考資料AI International: Exposed: Child labour behind smart phone and electric car batteries (2016 JAN 19)兒童權利公約 勞工 手機 剛果 血汗

詳情

如果加$2時薪是你

$2 $16 $96 $416最低工資委員會最近敲定新時薪建議為34.5元,較現有水平增加兩元,新水平的增幅為6.15%,接近前年及去年的通脹率總。加了$2時薪,可以做到什麼?我無法想到。 現在拿着一毫子兩毫子五毫子去找數,會好似做了壞事般,擔心對方不收。遲些可能連$2都因價值太低,被拒收。一日做足八小時,加左的$16莫説連早餐都吃不到,快連飲杯茶餐廳奶茶也不成。住得遠,那就唔夠搭一程地鐵過海。做足一星期六天,賺多左的$96,僅夠一個人看一場週末早場特價電戲,吃一餐茶餐廳的午餐,不過要行路去行路番。一個月多左$416 ,好看點?屋租水電煤交通食物其實一早已加完又加,永遠追不上,永遠也入不敷支,一天比一天吃得差,一年比一年住得差,一年比一年捉襟見肘,越來越看不見希望。看加幅百分比好像還可以,但就算一天做八小時、一星期做足六天日曬雨淋,每月也僅可賺七千元多一點,這所謂6.15% 的加幅,是兩年加一次,更是拉鋸多時,勞方牙血也流光才爭取到,在一個表面很繁榮的地方,Shame。反對的人,夜半可有撫心自問,如果加$2 時薪是你,你會有什麼感覺?有人叫政府炒掉委員會,有份反對加多一點的委員,其實應該辭職,把努力靠自己活着的人,推到更見不到希望的角落,你過意得去嗎?睡得着嗎?窮得只剩錢的人,有機會就四方八面語帶恐嚇:「遊客少了 (沒少了,只是買名牌的少了),最低工資加多五毫子,經濟更差了,百業蕭條,後果自負!」,各位勿忘從前各種都是不尋常,現在只是變回比較正常,要讓七百萬人把我城送你們,幫你們賺到肚滿腸肥綁不到鞋帶,直至永遠? 最低工資 勞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