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聯」亦是偽命題

我反對港獨,但不能因此對所謂「勾聯」事件沉默。 台灣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立法院委員上周成立「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應邀赴台出席記者會的香港客人包括三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陳志全、朱凱廸及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周永康。此事遭左報狠批為台獨、港獨「勾聯」,並不出奇,但有本地民主派陣營出身的政界人士加入潑火水,形容黃之鋒等人「觸動中央的底線」,實在可悲。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銘刻了德國牧師Martin Niemoller的警世之言:「最初他們(納粹黨)捉拿共產主義者,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着他們捉拿猶太人,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捉拿工會成員,我繼續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再後來他們捉拿天主教徒,我還是沉默,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後他們捉拿我,再無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歷史的教訓是警惕那些目睹不義之事但為私利而助紂為虐,或因無知誤判形勢而附和權貴的沉默者,他朝君體也相同。今天黃之鋒等「自決派」人士被上綱上線,在自決與港獨之間畫上等號。根據中共敵我矛盾思維同被歸類為敵人的其他人,今日選擇沉默或落井下石,自己也終有一天會成為被打壓的對象。就是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