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以新方法解決朝核問題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國家期間首次提出的中國未來核心發展戰略,旨在打造覆蓋60多個國家的經濟共同體。為了把這一構想具體付諸實踐,中國5月14日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此次活動。可以說,這是中國今年舉辦的最大外交活動,但5月14日論壇開幕式當天朝鮮卻發射彈道導彈,冲淡了活動氣氛。部分專家還認為,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迫在眉睫。 在朝鮮的核和導彈挑釁已經越過底線的情况下,國際社會把目光集中到中國,因為中國是能和平解決美朝之間嚴重對峙狀態的唯一國家;但因金正恩的核和導彈挑釁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國家也是中國。從目前的情况來看,韓國仍然可以通過加強美韓同盟來應對朝核危機,但中國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尤其是,朝鮮要利用核和導彈來與美國討價還價,因而中國在外交安全上的空間難免大幅縮小。4月17日《華盛頓郵報》刊登題為「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正在坍塌」(China’s Korea policy “in tatters” as both

詳情

朝鮮問題上的「小三角」與「大三角」

在朝鮮半島,目前美韓與朝鮮仍處於對立狀態。有些局外人認為朝鮮不但相當孤立,而且較為危險。然而這種看法將局勢簡單化了。正確分析朝鮮問題,有必要切換視角——將其分別置於不同的「小三角」與「大三角」中看。所謂「小三角」,是指中俄朝、中美朝、俄美朝關係;所謂「大三角」,是指中俄美關係。 就中俄朝「小三角」而言,三方合作多於對抗,而且朝鮮作為小國,目前實際上仍可視為受益方。此種「小三角」關係,可追溯到朝鮮戰爭乃至其前,儘管數十年來處於不斷變動中,但也有其穩定的一面。朝鮮在中俄兩大國間施展「平衡術」,並分別從兩大國獲得其利益,雖然不會盡如其願,但其政權的生存與鞏固確實由此獲得了「外在助力」。 目前美國直接向朝鮮施壓,很難解決朝鮮問題。美國非常關注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角色與作用,這樣朝鮮問題實際也可置於中美朝「小三角」中考慮。在此「小三角」中,美朝完全對立,中朝間合作超過對立,而中美間時而對立壓倒合作,時而合作優於對立。美國希望中國配合美國,使朝鮮在核問題上作出讓步。以往中國對美國主要是虛與委蛇,且未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制裁朝鮮決議。不過近期中國對朝鮮核問題的反對態度比以往更堅決些,但這並不說明中

詳情

「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

詳情

以拳為綱的新常態

特朗普總統炸完敘利亞之後,當國際的目光仍在估算他會否轟炸北韓之際,他忽然又在阿富汗投下重磅炸彈,一時之間,眾人愕然。人們心裏會問:這個「狂人總統」,究竟是正常還是瘋狂? 當然,由於他一直不按牌理出招,一反過去幾年西方國家的政策倫理及外交操作,大家固然抓破頭,不知他在搞什麼。但假如人們一直有跟隨「美帝」的外交及軍事操作的軌跡,「美帝」炸敘利亞及阿富汗境內的伊斯蘭國的分支組織,亦非偶然。 因為自敘利亞發生內戰之後,「美帝」的紅線是,不允許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但敘利亞恃着有俄羅斯等國家撐腰,一直否認有其事。既然特朗普的上手已經劃出紅線,這件燙手山芋已交到特朗普手上。特朗普其實無牌可打,因為如果繼續用聯合國安理會議決來制裁敘利亞,一定會遭俄羅斯否決,那麼特朗普只有兩個可能:一或逼北約借某些理由出手,但敘利亞位處中東,北約諸國軍隊要打到中東,其實也需要「美帝」的全力支持;一或由「美帝」單獨行事。最終特朗普選擇了自己出手。當然,人們可能質疑:究竟「美帝」有沒有需要動用近60枚戰斧導彈去炸掉一個設施,但炸完之後,盟友咸稱支持,俄羅斯被「將了一軍」之後只能就下不為例。至於特朗普把它化妝為自己果斷

詳情

特朗普與朝鮮:大韓民國會否再成為戰爭的犧牲品?

最近美國與朝鮮半島的關係日趨緊張,兩位代表極右的國家領袖特朗普與金正恩在核問題上爭持不下,來到現在甚至揚言準備好開戰。而談到兩個國家的夾心層,正是南韓(大韓民國)。而回望整個韓國的歷史,多次世界的爭執甚至戰爭,朝鮮半島都成為了戰場上的犧牲品。來到這次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唇槍舌戰,南韓會否再次被牽涉於這次「戰爭」呢? 早前美國與南韓落實了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為了防止北韓的核導彈系統威脅。而實體的部署計劃亦已經進行當中。而特朗普上任後,更積極加快薩德的建設及部署,會見不成名地實行限韓令的習近平,更表示薩德是事在必行,為反對北韓的核導彈建設。其後北韓金正恩回應特朗普的施壓時,更表明會不斷試射導彈。兩國在核問題上依然未有共識,甚至好像有開戰的準備。但另一面值得關注的是,南韓政府的立場上,除了支持美國反北韓核武之外,在薩德部署上亦面對不同立場的爭議。例如,最近一群年輕人再次走上街頭,表明反對薩德的部署,造成與鄰國關係的緊張,現時韓國政府為保守派執政黨,這次反對薩德的聲音,不但挑戰著保守派的勢力,而且亦在帶出一個很大的憂慮,就是南韓人對於美國及北韓的緊張關係會否殃及池魚。 而回望過去韓國的近代歷史,分

詳情

朝核:中國「3個堅持」次序不宜換位

「新浪網」刊登一則「發表於本月(3月)14日」的文章,題為〈武大偉受鳳凰專訪:中方「3個堅持」處理半島問題〉,文中表述的中國關於朝核問題著名的「3個堅持」引起筆者注意,因為該表述與中國官方在多數情况下所說的「次序」不合,而釐清此事攸關中國安全。 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武大偉在專訪中詳細闡述了「3個堅持」原則:「中國在半島問題上的立場和主張是明確的,也是一貫的,概括起來說就是『3個堅持』。第一,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第二,(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第三,(堅持)半島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 對照一下一天之隔(3月15日)李克強總理所說「3個堅持」,在兩會閉幕日的例行總理記者會上,當被問及朝核問題時,李總理說:「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的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堅持維護半島的和平穩定,堅持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李克強與武大偉的「3個堅持」在第一、第二項是倒了的,李克強將「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去核)置於第一位,位列「堅持維護半島的和平穩定」(維穩)之前;而武大偉的表述順序則是「維穩」先於「去核」。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態,差不多都是「李克強式」;然在中國領導人國內外講

詳情

對韓國的經濟報復有效嗎?

韓美兩國部署薩德系統步伐加快,中國政府與官媒開始新一輪強烈批評韓國的輿論潮,並展開經濟報復,包括限制赴韓國旅遊,禁止韓星表演、韓劇,抵制韓國貨,以及抵制樂天集團等,中韓關係降到最低谷。中國反對韓國部署薩德是固有立場,但經濟報復韓國,雖然可能起到在國內的宣傳作用,對解決問題不見得有效。 中韓經濟依賴非單向 首先,韓國是一個經濟強國,中國沒有足夠力量讓韓國屈服。韓國GDP(本地生產總值)總量排世界第11,約佔中國12%;人均GDP是中國的3倍多,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工業化國家。中韓貿易投資關係緊密:中國是韓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進口來源地,同時韓國是中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和第四出口目的地。貿易關係是雙方面的,對如此密切的貿易伙伴,制裁與貿易戰只會兩敗俱傷。韓國每年從中國獲得大量經濟順差,確實非常依賴中國市場,但中國對韓國一些韓國產品如半導體的依賴也難以一下子找到替代。韓國在中國的投資也遠高於中國在韓國的投資,這些投資背後涉及的都是大量的勞動力崗位。可見,中韓之間的經濟依賴並非單向。 第二,中國對韓國的報復不符合WTO(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貿易規則。大概正因如此,中國並沒有正式打出「制裁」的名號,而是

詳情

《共助》:以輕鬆手法看待南北韓問題

過去韓國本地製作的電影,有不少均以南北韓作為題材,如2000年李英愛主演的《JSA安全地帶》去到近年金基德導演的《網》(編按:港譯《脫不了北的人》)。隨著南北韓關係由略見緩和到緊張,連繫到南北韓的作品都成為炙手可熱的電影,最近票房報捷的《共助》亦是南北韓作為故事主線,卻以輕鬆有趣手法去帶出這問題,並值得我們的留意及研究。 《共助》由玄彬及柳海真主演,講述為追查脫北犯罪組織在南韓的行蹤,而南北韓刑警部門進行一次秘密合作追擊該組織的故事。正當南北韓這議題會讓某些不關心韓國政治的「哈韓族」嫌棄的時候,這部電影卻以搞笑有趣並附帶緊張的手法去讓觀眾了解更多南北韓議題。 最經常直接了解到的,正是南北韓的文化差異,不過對白之間沒有刻意抬高南韓而貶低北韓,反而在玄彬及柳海真爭吵時,相互批評對方國家的不是。在開頭,柳海真為了追蹤玄彬的行蹤,以「刑警的標誌」作招徠,為他安裝電子腳鏈,正當玄彬反駁是GPS追蹤器時,他卻只能有些微作用而蒙混過去,這一幕亦是在嘲諷北韓對於電子儀器的禁絕,令北韓人不懂現今的智能技術。但在之前,有一幕是指示玄彬的北韓刑警首長給了他一部智能手機,說是南韓人的重要工具——「他們的槍可以

詳情

金正男被殺與中國的未雨綢繆

金正男大馬遇刺事件至今案情撲朔迷離,在外界的各種猜測中,有一種猜測認為朝鮮是「真兇」。果如此,則中國可能再次因朝鮮而「躺?中槍」。有媒體解讀,金正男和已經被金正恩處決的其姑父張成澤都同中國關係密切。而之前韓國決定部署薩德系統,對中國構成極為嚴重後果,也是朝鮮使然。 不過,以上僅僅是朝鮮對中國局部的有形傷害,更值得注意的是對中國全局性的無形加害,比如顛覆中國賴以立國的整個外交理念。最典型的例子是朝鮮核試驗,朝方不顧中國一再反對先後5次核試驗,令中國不得不與國際社會一道痛加譴責乃至嚴厲制裁;而朝鮮則以中國上世紀60年代同樣從無到有研發核武器自衛為例,表示這是「主權國家應有權力」、「是保衛國家安全的正當措施無可厚非」。不管是當今的朝鮮,還是如今的世界局勢,都與上世紀60年代大不相同,對於朝鮮此時堅持的「國家主權論」,中國外交部等國家功能部門顯然需要與時俱進拿出新觀念新對策。 「國家主權論」可溯源於「和平共處5項原則」(不干涉別國內政等),乃由前總理周恩來1953年會見印度代表團時提出,與新中國幾乎同齡,為各國普遍認可而成為全球通則與中國驕傲,是中國外交之本。中國今天反對朝鮮擁有核武器、主張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