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世其實不太壞

金大胖被殺,使人驚覺那遙遠的國度確仍是傳統朝廷,只不過由上到下都換了現代服裝,但其實,由上到下都是朝廷心態,掌權者以皇帝自恃,老百姓以臣民自居,是廿一世紀的古舊王國。 既然如此,不如別做偽君子了,索性宣布王政復古,由上到下一律換回古代朝服,黑帽、紗褂、高靴,闊袍大袖,樓房設計亦盡量改回古代制式,汽車不可能不用,但可以准許馬匹和牛車在城裡走動,務令整個國家古色古香,相信必有助發展旅遊經濟。 來此度假的人在視覺上認定了這是古國,自會用古國的標準看待這個地方,不會有錯誤期待,從而拋開所有文明尺度幻想,無論是主是客,肯定相處更自在和愉快。 金三世上台以來,到底殺了多少人? 網上有統計說一百多,包括親人和大臣,不含牽連被殺的其他可能以千計的無辜百姓。法國革命時代有所謂「白色恐怖」和「紅色恐怖」,血流成河,名詞遂沿用至今。 亞洲的北方國度不讓歐人專美,不妨另起爐灶,由學者統稱這模式的統治為「胖子恐怖」或「脂肪恐怖」,好讓金三世歷史留名——惡名也是名,專有名詞也是名,他應會同意。 但公道地說,金三世雖似古代暴君,卻亦留了一手,比古代暴君有了進步。以鄂圖曼帝國做對比吧,十五世紀的蘇丹王朝有個慣例,生了

詳情

金正男被殺與中朝關係

金正男遭刺殺之事在全球引起轟動,但中國外交部的反應卻出奇冷淡,僅稱「注意到媒體有關報道」。又稱「有關事件發生在馬來西亞,目前馬方正在對事件進行調查」。最多說了一句,「我們目前正在密切關注事件的發展」。 殺金正男非為向華報復 對於金正男被刺事件,外界把矛頭一致地指向他的同父異母弟弟、朝鮮現任領袖金正恩。雖然離國多年的金正男已難對金正恩構成威脅,朝鮮剛剛試射導彈,遭到國際一致譴責,此時在眾目睽睽下,上演女殺手一招致命的鐵金剛式戲碼,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但畢竟符合金正恩的個性及行事風格。不過,將此事說成是金正恩對中國的報復,殺掉金正男是根絕了中國干預朝鮮的後患,就屬過度解讀了。 金正男雖在北京居住多年,但中方對他的保護只是基於維護自己地盤安全的考慮,若想利用他來對平壤施壓,絕不會任由他自出自入。根據報道,金正男對他在中國受到的保護不以為然,曾經說過這「既是保護,也是監視」。在華居住多年的他,據說會說英、日、俄多種語言,就是不會說中文。金正男由北京到澳門,尚屬中國勢力範圍之內,但他近年南下移居新加坡,經常出入大馬,已是主動脫離中方視線,而更傾向進入美國保護範圍,身體語言已十分明顯了。 更傾向進入

詳情

應該讓外界信息流入朝鮮的理由

近年來朝鮮體制發生的變化真讓韓國人感到奇怪:朝鮮領導層在對當前局勢的認識上變得更加好戰,最近採取的一系列舉動都與時代背道而馳、不切實際。朝鮮主張包括美國在內的帝國主義勢力即將打擊朝鮮,並呼籲朝鮮民衆做好戰爭準備。整個社會都瀰漫着戰爭、革命和宣傳口號。朝鮮居民像被關在集中營的俘虜一樣在惡劣的條件下生活,但竟然把所有的責任轉嫁給外部的敵對勢力,進行侮辱謾罵。其實大多數朝鮮居民知道自己的發言是政治表演,韓國、中國和美國製作的影像在朝鮮居民間私下流傳,他們通過這樣的媒體早就知道韓國比朝鮮更富裕的事實。朝鮮居民口是心非的態度會愈來愈嚴重,但朝鮮局勢沒有出現改善迹象。他們只靠耐心在絕望中堅持下去,既讓人心痛,又讓人感到很奇怪。錯誤理解會做出錯誤判斷朝鮮內部出現的變異現象是長期維持地球上最封閉的國家體系所致。為了維持畸形「白頭山血統」政權,朝鮮一直努力斷絕與外部世界接觸,並且在國內形成戰爭危機。問題的嚴重性在於,朝鮮獨裁體系已持續了近70年,造成難以治癒的危害。其中最嚴重的危險來源於朝鮮領導層對當前局勢的錯誤認識。一個被廣為接受的戰爭理論認為:錯誤的信息和錯誤的判斷是引發國家戰爭的直接原因,尤其是好戰的國家領導層對情况的錯誤理解會讓其在決策過程中做出錯誤的判斷,從而提高戰爭爆發的可能性。目前朝鮮領導層就像「洞穴偶像」一樣長時間與外界隔絕,要以舊時代的世界觀與外界交流。為了治好朝鮮當前的毛病,需要讓他們認識到外界的真實情况,這樣才能救濟陷入飢餓和痛苦的朝鮮居民,進而讓朝鮮體制走上正常化的道路。中國可在3方面發揮重要影響力能把朝鮮領導層從洞裏引出來的最合適的國家就是中國。韓國也曾實施「對朝包容政策」,扮演過這樣的角色。但其結果和期望恰恰相反,使韓朝關系更為緊張,也加劇了相互不信任。現在能扮演該角色的國家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為此,中國政府可以在以下3個方面發揮重要的影響力。第一,向朝鮮當局提供關於軍事安全局勢的正確信息。尤其是,每當美韓聯合軍進行例行軍事演習時,朝鮮就公開表示要發動報復性戰爭,採取加劇緊張局勢的言行。美韓聯合軍在進行軍事演習前事先通知朝方軍演日程和內容,甚至曾建議朝方參觀演習,以讓朝鮮認識到聯合軍演出於防禦目的。但朝鮮拒絕這些建議,試圖利用美韓聯合軍演習實現政治目的;每次遇到這樣的事情,韓國和美國期待第三國驗證朝鮮過於牽強的主張。只有中國才能治癒朝鮮領導層歪曲、誇大事實的毛病。第二,牽制金正恩的領導能力。朝鮮核心權力層只不過是金正恩的爪牙,起不到助理或保護領導人的作用。金正恩政權嚴重缺乏從政經驗,愈來愈目中無人,處於不能預測未來發生何事的危險境地。為了從統治危機中拯救朝鮮,中國應與核心權力層接觸,為他們提出朝鮮未來願景和國家戰略方向。如果這樣放任下去,朝鮮體制將會走向毁滅,進而陷入無法挽回的混亂狀態,或許其帶來的危機和影響不亞於敘利亞危機。第三,開發旨在救濟朝鮮居民的項目。朝鮮進行核試驗促使國際社會採取對朝制裁措施,對朝制裁的最大受害者是居住在平壤以外的朝鮮居民。他們連人類基本需要中最基本的生理需要都得不到滿足。在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2270號決議的過程中,中國主張把為民生和人道主義目的的煤炭和航空燃油產品排除在外。國際社會可以按照中國曾提出的邏輯設計救濟朝鮮居民的項目。在朝鮮當局不干涉的前提下,聯合國下屬機構和世界主要非政府組織能直接救助朝鮮居民。由此,能帶來改變朝鮮居民意識和改善基本生存條件的效果。如果中國作出主導角色的話,將會得到聯合國和世界主要國家的廣泛響應,韓國也會積極參與中國的行動。另外,美國政府也開始向朝鮮散布信息,面向全世界的朝鮮問題團體公開徵集向朝鮮流入信息的方案,計劃對評選出的方案予以資金支持。中國作為東北亞的強國,需要積極展開向朝鮮散布外界信息的活動,同時在此方面與韓國政府加強合作。這不僅有助於中國利益,而且也有助於維護東北亞的和平與穩定。文:李珉龍(韓國淑明女子大學教授)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4日) 韓國 北韓 南韓 朝鮮

詳情

東北、東北亞——北京兩個心頭大患

從中國國內行政區域到周邊國際環境角度觀察,遼寧、吉林、黑龍江3個東北省份,以及與這3個省毗鄰的朝鮮半島局勢最令中共高層憂心。「振興東北」戰略實施12年,經濟狀况不但沒有改觀,反而呈每况愈下走勢。朝鮮執意發展核武,令朴槿惠出任韓國總統後建立的中韓「特殊關係」消失殆盡。東北、東北亞未來形勢將影響到中國的整體戰略格局。「共和國之子」成「共和國累贅」地域面積152萬平方公里、人口1.2億的東北居中國特殊地位。1644年清軍入關,1948年林彪率70萬大軍揮師南下,1949年後前蘇聯大規模援建,成為中國重要工業基地,獲得「共和國之子」美譽。在中國近代史上,東北局勢多次對全國產生至關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影響。自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計劃經濟色彩濃厚、以重工業為主的東北呈現頹勢。2004年,時任總理溫家寶雄心勃勃推動「振興東北」計劃,發展重化工是這項計劃的重點。10年過後,屬於重化工的石化、冶煉業已是昨日黃花,東北再次成為最高層的心頭大患。東北經濟「斷崖式」下滑,是內地經濟界人士對東北經濟的形象描述——2015年東北三省GDP(本地生產總值)總量為5.9萬億元,比2014年僅增長1%,三省佔全國GDP的比重下降到8.7%,對全國經濟的貢獻大幅下降。與此同時,哈爾濱、長春、瀋陽3個省會城市平均失業率達到7%,高於全國平均水準3個百分點。相比之下,只有1億常住人口的廣東去年經濟總量約佔全國10.8%、對全國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10%。遼寧某市,去年5000大學生在全國各地大學完成學業,只有300人返鄉,而且絕大部分進入政府機構。快遞郵件的進出是時下觀察某地經濟狀况的一個微觀指標。吉林省去年快遞郵件的進出比是4:1,意味着當地人收到4個從外省寄入的貨品,只有一個從本地寄出。以小見大,不難看出東北的衰落。習近平、李克強近年分別多次到東北三省考察,發指示、增加投資,都沒有見到收效。今年8月,國家發改委公布高達1.6萬億人民幣的《推進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三年滾動實施方案(2016-2018年)》,被稱為向東北經濟「輸血」,最終成效如何尚待觀察。東北經濟沉疴難起的原因非常複雜。3年前遼寧人大選舉全國人大代表,523名省人大代表捲入賄選案,顯見當地官場腐敗滲透之深、社會風氣之渾濁。在這種背景下,國有企業改革、改變經濟結構、振興經濟都不過是權貴勢力發橫財的「案上之肉」,最終結果不言而喻。美日韓對朝改變策略如果說東北難見曙光,那麼與東北相鄰的朝鮮半島就更令最高層左右為難:朝鮮第五次核試令中國、美國、日本、南北韓關係更加複雜;薩德入韓成為難以改變的事實。中國,特別是東北地區的安全環境進一步惡化。「崩潰論」是韓戰之後美國奉行的對朝鮮策略,特別是2011年金正日去世前至金正恩接管政權初期。這些策略的判斷是政治、軍事、經濟造成的壓力,將令金氏政權崩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近年朝鮮在堅持發展核武的同時,經濟每年都有緩慢增長;更令人吃驚的是,韓國有研究機構的報告說,去年朝鮮增長7.5%。朝鮮第四次核試後,美國把B-52轟炸機、航空母艦開到朝鮮半島、宣布薩德入韓計劃,更向中國提出斷絕與朝鮮經濟往來的要求,試圖完全斷絕朝鮮與外部的經濟聯繫。美國、韓國的目的很清晰,就是集中全部壓力消滅朝鮮政權。中國對於朝鮮的政策過去是有限制裁、有限支援,目的是試圖說服朝鮮棄核,擔心一旦朝鮮崩潰,大量難民湧向中國,美國軍事力量壓至中國邊境。朝鮮執意發展核武,令中國在韓國眼中信用度下降。朴槿惠出任總統後建立的中韓「特殊關係」在第四次核試後消失殆盡。習近平不久前在杭州G20(20國集團)峰會高調向奧巴馬、朴槿惠重申反對薩德入韓立場,話音剛落,第五次核試又起。可以預料的前景是,韓國、日本走向和解;在韓、中、美三角關係中,韓國將進一步依靠美國疏遠中國;重壓之下,朝鮮政策更加冒險、拒絕妥協;中國長期宣導的「六方會談」恢復的可能性接近零;而上世紀50年代初那種中國、俄羅斯、朝鮮密切合作也不可能重現。烏雲密佈的朝鮮半島將向中國不利的方向發展。隨着朝鮮運載工具的發展,核威脅範圍將不斷擴大,日本的東京、中國的(北)京(天)津、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已在其射程之內。未來韓國會不會開發核武?日本會不會藉機跟進?出於不同的戰略考慮,中俄與美韓日在應對朝鮮核武問題上的對立進一步上升和擴大。朝鮮執意核試,韓國向美日靠近,美日韓對朝鮮政策從「等待崩潰」到直接促其滅亡,朝鮮半島及東北亞局勢由渾濁轉向明朗,中國長期以來堅持的「以談去核」策略正面臨艱難調整期。文:何亦文(時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7日) 韓國 北韓 中國外交 國際

詳情

中日韓感謝北韓的神經刀

中日韓關係是非常之微妙,他們是緊張但緊密,三國關係是互相緊扣同牽制著,既是互相的對手,也可以是合作伙伴。中日韓在過去的一年的關係並不佳,甚至是倒退,但是一個神經刀的北韓,便給了一個機會,給大家下台階和合作的空間。中日關係,日本和中國的經濟往來是很頻繁,改革開放後日本甚至是第一個海投資大陸的國家,但在政治上又不合作,當中歷史理由以及地理疆土問題,鬧得很緊。釣魚台事件上,雙方各執一詞,日本在此事上無疑是佔了上風,因為人家連燈塔都起了,中國還在旁邊叫,即使口口聲聲「自古以來」四個字但都無損日本在釣魚台現時佔有領土的事實。但是另一方面,中日卻需要在經濟上的合作,雙方經濟其實是互相依賴,中國需要日本的高科技和食品安全的服務輸入、日本需要中國的爆買大媽以振興經濟以及進入大陸市場。中韓關係,原本韓國和中國是友好合作,因為中國想擺脫日本的技術依靠,拉攏韓國成為緊密的經濟合作伙伴,所以朴槿惠不理美國的勸告也出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式,這時是雙方的蜜月期。但是不足大半年,韓國卻因為美國盟友地位以及北韓的威脅下,在韓國建立薩德THAAD防禦系統,中韓關係即時跌落冰點,甚至連韓星也受限制,OPPA靚仔隨時因為限韓令不能到中國大陸掘金,關係有所倒退。日韓關係,他們是有共同的敵人,就是北韓,因為日韓都怕北韓的突襲與威脅,所以凡是有關北韓的事宜,雙方都會是共同立場,而且兩國都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緊密的盟友,政治關係上是同一陣線。但是兩者暗藏矛盾,先是領土問題,獨島(日本則稱之為竹島)領士爭議多年來一直未解決,但這次日本卻輸給韓國,因為獨島早有韓軍駐守,比起釣魚台領域爭議,這事上日本落了下風。另外就是慰安婦問題,多年來日本在此事上沒有真正面對,在一些事宜上少許讓步,韓國一直抗議,甚至在日本在韓的領事館前立了石像以示警惕此事,雙方因此多年來未有明顯改善的關係。三方關係無疑是扭結一團,如果以今天的局勢看,很難有破冰,而且南海問題更成為三方都關注時,要打破僵局便有有一件轉捩點,現在有了,就是北韓。北韓可謂是現今三方的共同敵人,有了敵人,大家就好辦事,好落台。中方雖然多年與北韓友好,但是今天的經濟掛帥,中國與韓國才是真正的合作者,北韓對此仇視之極。而且金正恩上台,沒有昔日對中國有感恩態度的對待,反而有反抗之意;而中方亦難以再能夠控制這個頑劣弟弟,實在有口難言,所以王毅這次在峰會上都很罕有地批評北韓的舉動,所以中國明顯動了真格對北韓有所不滿。而日本和韓國眼見近日北韓發射導彈,達到日本防衛海域,這種威脅無疑對國民有極大的憂慮,雙方必然會加強合作,而且還會在美國的共同管理下合作。這時三國都有同樣的敵人,共同認為的麻煩友之時,其實中日韓會有是有機會改變,即使三方各自會對爭議問題上有口角之爭,但是政治是可以講一套,做一套的,各自表述,回到國時對國民說達成了共識了,有共通對互信基礎,就是合作去對付北韓,這時便能夠有各自的下台階。釣魚台一事,中日會一直口裡說不,中方又繼續自古以來,日方繼續守住地方,但不會走火,日韓會就慰安婦一事上得到解決,輿論聲音就此下降和被消音,中韓回暖,OPPA、李英愛韓劇繼續在中國播放,中國大媽繼續爆買日本飯煲,甚至四年後東京奧運搞個專區給予中國遊客專爆買也未嘗不可。北韓這一招雖然嚇了大家一跳,但最終可能只能得啖笑,因為搵錢至緊要。所以三方或者多謝這次北韓的神經刀。當然北韓沒有中國的支持,或者金正恩把心一橫……走火,那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局。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日本 北韓 國際關係 中國 南韓

詳情

如果當年保不住南韓

奧巴馬任內的一項政績是「外交大和解」,既直接開通了古巴,復全面解禁了越南,萬一排外又仇外的特朗普當上總統,說不定會別出心裁地攪局搗亂,令和解之路往回倒退;那將是另一場帶有黑色喜劇性質的國際大戲,站在花生友的角度看,不見得不是妙事。古巴和越南皆曾是資本主義世界的最大敵人,但三十年下來、五十年下來、七十年下來,日月移轉,盛衰幾度,敵友的界線再難截然辨認,昔日的戰爭成功者淪為經濟的失敗者,往時的戰場失敗者卻仍有經濟的封鎖權力,再愚笨的人亦必明白,原來勝利的代價遠比想像中的高,失敗的苦惱往往亦源於強自出頭,世界之運轉軌迹遠非意志所能操控,一個人的決定可致百萬生靈塗炭,即使你日後坐在權貴的冷氣辦公室裡懺悔或道歉,死者已矣,亡靈亦難聽見。說來那真是荒唐的冷戰年代。上百萬計的美國大兵被送到戰場上,說是為自由而戰,但為的只是別人的自由。贏了倒好,卻總是輸的較多,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原來為的主要是帝國的虛幻夢想和石油商和軍火商的龐大利益,士兵的血流得愈多,主事者的權力滿足感和企業盈利數字便愈高愈大,白骨在戰場上重重疊疊,主事者站在白骨堆上登高望遠。冷戰造就了權力的寶座,帝國這邊是,反帝國那邊亦是,兩邊的百姓在寶座下互相仇恨。那年代的另一種荒唐是,美國政府不管支持哪個外國政權,哪個政權便必兵敗如山倒。在越南,在韓國,在中國大陸,在緬甸,在高棉,在中南美洲,美國之吻是死亡之吻,劇毒無比。而到最後,三十年下來、五十年下來、七十年下來,讓敵人失敗的原來只能是敵人自己,早知如此,不如讓對方自生自滅。由這立場看,當年的韓戰如果是美國被徹底打敗,今天的北韓想必不是今天的北韓。南韓當然要吃點苦了,被北韓吃掉,陷入數年的苦難掙扎,然而過了某個關卡,經歷一輪本土抗爭與民主覺醒,統一的韓國必如其他社會主義國家般走向開放,尤其這片土地臨近日本,北方地域荒涼,唯有依靠南方的海洋尋求出路,這便沒法不被收編到世界體系的邊緣分工位置,金氏王朝再也沒法囂張如皇帝。北韓的那個肥仔應該慶幸美帝當年保住了南韓。唯有保住了昔時的南韓,肥仔的祖先始保得住北韓的江山。是非成敗未必轉頭空,卻必是無理得使人無所依歸。原文載於2016年5月28日《明報》副刊 美國 北韓 中國 南韓

詳情

《洗腦遊戲》:沒有真相,只有詮釋?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是日本動漫角色「名偵探柯南」的經典名句,相反,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曾經說過:「沒有真相,只有詮釋。」(There are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究竟甚麼是「真實」呢?我們每日接收到的資訊,有多少是真實的?自己親身所見和感覺的事物,就一定可信嗎?最近在香港上映的電影《洗腦遊戲》(The Propaganda Game)是一部不平凡的北韓紀錄片,除了紀錄了當地的情況之外,還探討北韓與西方世界之間的政治宣傳戰。觀眾會驚嘆原來我們一直都扮演著「洗腦遊戲」入面的一隻棋子而懵然不知,在恥笑北韓人被洗腦的同時,我們每天也被西方主流媒體洗腦。而最令人感到心寒的是,我們似乎無法離開這個資訊爆破卻真偽難辨的社會,只能夠嘗試批判眼前所獲得的第二手資訊是否屬實。被建構出來的北韓壞印象?提起北韓,我們都會即時聯想起金氏政權的獨裁和這個鐵幕國家的窮困落後。北韓經常發生飢荒、北韓政府對於人民的髮型有所限制、金正恩曾犬決姑父張成澤、在紀錄片中出現的所有北韓人都是演員……相信不少人都曾經從新聞、雜誌、電視節目、互聯網等途徑接收過類似的資訊,而我們通常都會信以為真,甚少質疑這些資訊的真確性。有見及此,西班牙紀錄片導演Alvaro Longoria決定撇開西方主流媒體的角度,在北韓特別代表Alejandro Cao de Benós的帶領下,拍下北韓不為人知的面貌。在片中,觀眾可以看到板門店「非軍事區」、祖國解放戰爭紀念館、萬壽台紀念碑、團結健身中心、綉文水上樂園、合作農莊幼稚園、基督教堂等等的「景點」,導演還訪問了不少北韓人,呈現他們對自己國家和世界的看法。導演在北韓所看到的一切都看似美好,因此,導演邀請了大量來自不同背景的專家、學者、非政府組織人士和脫北者,就導演在北韓的所見所聞補充解說。這是紀錄片中最精彩的部份,持不同立場的人士的說法,再加上親北韓人士Alejandro的回應,拼湊出一場大辯論,探討我們對北韓的壞印象究竟有多準確。真偽難辨的現實謊言原來北韓人可以自由選擇髮型?北韓都有宗教自由?金正恩以犬決方式對付姑父張成澤的消息,源頭是來自一名普通的中國網民?每個北韓人都衣食無休,過得很幸福?觀眾不斷聽到正反雙方的聲音,可能看得有點頭昏腦脹。某程度上,這是一部「恐怖片」,嘗試打破一直以來我們對北韓的固有看法,原來深信不疑的「事實」也有可能是假的。原來有很多對北韓的指控都是未經證實?是西方霸權對北韓的政治抹黑?究竟我們應該信哪一方呢?其實沒有清晰的答案。雖然導演已經盡量扮演中立的角色,但在不知不覺間,其實導演和觀眾(包括筆者在內)也參與了這一場「洗腦遊戲」。這趟旅程的導遊Alejandro是唯一為北韓政府打工的外國人,亦是金氏政權的「宣傳兵」,所以在紀錄片中出現的一切事物無疑都是經過精心設計。平壤是不是一個「影城」?有多少所見所聞是真實的?相信連導演也難以辨別,因為他在北韓的所有活動都受到政府嚴密的監控,更何況是從未到訪過北韓的觀眾呢?最後,紀錄片以「北韓政權的錢從何來?」這個問題作結,有種反高潮的感覺,給予觀眾不少幻想空間。原來一切都是國際政治和權力作崇,中國、美國、日本、南韓等大國,為了自己的利益,一方面不斷洗我們腦,但其實未必想看到金氏政權倒台。相對來說,最渴望金氏政權倒台的,竟然是被「洗腦」的北韓人民。(原文刊登於《經濟日報》「越讀」 )(圖片取自Edko Films Ltd. 安樂影片 Facebook專頁) 影評 電影 北韓

詳情

北韓崩盤後邊個最傷身?

近日北韓大玩放火箭的威脅玩意,搞到東北亞地區局勢升溫,日韓兩國在軍事上升級準備外來任何攻擊,大陸罕有地批評北韓的行為,金正恩這次玩到咁大究竟是為什麼或者只有他才知道。但可以肯定北韓走向垮台的日子不遠。因為越玩越大,意味著內部權力的不穩,才會出奇不意作出一些虛張聲勢的態度,否則國內穩定的話,不會無風起浪,當中其內政的問題相信是很嚴重。當中金正恩的政權是否大權在握?對手是否與他博弈等,很快會有結果。一個政權總會有倒下的一日,不可能是千秋萬代,咪發夢。在亞洲除了中東是大型火藥庫外,另外北韓也是東北亞的火藥庫,多年南北兩韓的對立,時常有零星軍事行動,而且兩國周圍更是多個大國,中國、俄羅斯、日本,這些國家經濟實力強勁,因此特別緊張。金正恩近日又說會發更多火箭,甚至暗示與明示會發動襲擊,日韓兩國都異常緊張,甚至連中國也緊張起來,更讓一些口不擇言的所謂軍事專家說美國攻北韓就中國攻台灣的不知所謂的說話。這些政治環境,無疑是讓東北亞的安全系數走向緊張。如果有一日北韓金正恩的政權倒台,對國際社會來說其實是樂見,但亦有多方面會憂慮,當中作為流氓國家而又有核武設備的能力時,這些軍事設備會否因為政權倒台後落入恐佈份子手中呢?這是不願見到。北韓倒台,兩韓統一或者出現後,中國會有怎樣的回應,是好還是有壞處呢?以合理的政治環境,中共少了一個麻煩細佬當然開心,而且經濟合作會有更多,中韓經濟關係會越來越緊密是必然,日本自然有些不滿甚至葡萄。但是另一方面特別在政治關係上,又可能是多一層擔憂。因為北韓雖然是火藥庫,但同一時卻是一個政治和軍事緩衝區,對中國而言,其周邊邊境接壤國家,其實沒有一個是俱有政治壓力或者威脅的,即使是南方邊境的印度,也並未有真正壓力,因為仍未是發達國家,而且周邊國家多是專制國家,而北韓便是中國在東北亞一個政治緩衝區。假如北韓政權倒台,最後納入南韓的政治力量下,那麼中國真真正正邊境接壤的先進自由民主國家便是韓國,這種地緣政治不能夠小看,也不要看輕,因為當邊境接壤時,人民交流會越見頻密,文化、思想甚至政治都會有所改變。以往中國人視北韓是專制、獨裁沒有人權的國家(沒有錯,可看內地網民對這個國家如何恥笑的態度便知,雖則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但一樣是在取笑中),所以在對比和稻草人心態下,沒有不該,只有最不該的情況下,人們便會說「你看看北韓,又沒有得吃,又沒有自由,又獨裁,我們國家多好呢!」但是倘若北韓倒台,這情況便不再的時候,如何自處?你再能夠說人家不再自由嗎?仍然是獨裁政權嗎?這種心理狀況對國民無疑是有一種疑問。玻璃心隨時又會出現。當然會有不少五毛走出來說國家仍然是最好的來為自己說項,但不能夠否認的是,你再沒有國家替你做醜人,或者墊你底了。這種意識型態,中共政權當然是最擔心甚至怕傷身。從近日習近平在同一日連走三場,到不同的媒體探訪,並且在央視亮相,翌日各大中共媒體口徑一致要黨媒要跟黨姓,意旨要控制媒體的話語權,當中互聯網更是重中之重云云,中共向來要掌握輿論,日後會掌握得更緊和深入,而且是採取主動,相信未來中共媒體不論是傳統或者新媒體都會以中共方針行事,因為要掌管人民的意識型態。這無疑是準備未來中共面對日後重大的政治變化作出重要準備和部署,當中北韓倒台也是他們會要準備之一。身邊的弟弟再不是流氓,再不是野蠻,更不是獨裁的時候,你再沒有做一個大哥哥的資格去管別人,亦沒有借口說要保護作為一塊遮醜布,是全面面對別人的眼光時,你便要用另一個形象、技巧去應對。會否表現得優雅還是野蠻呢?那要看看執政者的智慧了。伸延閱讀:習近平指要提高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联合国调查员建议起诉金正恩反人类罪South Korea’s leader warns of North Korea collapseInsecure Kim Jong Un cracking under pressure, sources say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北韓

詳情

脫北者面對的兩難

早前有新聞報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因成功對抗新殖民主義及帝國主義,榮獲印尼「蘇卡諾教育基金會」頒發年度和平獎項;不少朋友看後此報導後都大為嘩然。因為北韓的人權侵犯行為被聯合國北韓人權調查委員會形容為「廣泛、嚴重且有系統性」。現時,北韓境內仍然有數十萬人,在未經公平審判的情況下,被拘禁於集中營或其他拘禁處所。他們受到法外處決、酷刑,以及其他包括毆打、強迫進行長時間勞動且不予休息及食物等虐待。即使政府已承認部分綁架事件牽涉官方特務,強迫失蹤受害者的下落依然成謎。在生活困苦、缺乏自由、甚至生存受到威脅的狀態下,由朝鮮戰爭結束至今,已有大約25000位北韓人逃離家鄉,以難民身份在南韓生活。脫北之路殊不容易,不但走過漫長的路,途中更要面對不少的危險 – 但奇怪的是,這些脫北者之中,有少數會選擇重返北韓, – 到底脫北者作為難民,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才會有此選擇呢?孫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北韓人,12年前逃到南韓;原本希望展開新生活,豈料他的生活艱難更甚從前:「我體驗了南韓低下階層的困苦;這跟我原本在北韓的想像不同。」事實上,根據北韓人權資料庫的數字,脫北者在南韓的失業率是20%,是南韓平均失業率的6倍。脫北者抵達北韓後會得到大約13萬港元的援助,之後5年每月都會收到港幣大約2000元。這筆錢看起來也夠勉強維生,然而,因為脫北者往往欠下協助他們逃難的中間人一大筆債款,南韓政府的這些資助往往不足夠他們還債兼維持生活。於是,脫北者之中,很多女性選擇從事色情行業,而男性很多都選擇販毒為生。經濟困難以外,文化差異亦令很多脫北者難以適應。因為南北韓長期以來缺乏文化交流,脫北者在南韓雖然能夠以韓語交談,但是他們的韓語總是帶著明顯的北方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孫先生表示,脫北者經常受到南韓人的排擠:「在南韓傳媒的眼中,我們是利用自己受害者的身份得到特權的人。他們不會明白和諒解我們適應資本主義制度的難處。」不過孫先生在脫北者之中算是一個特例。大部分的脫北者都很珍惜自己在南韓享有的政治和經濟自由。事實上,因為孫先生逃離北韓,他的兄弟、舅父和大伯早已受到政治檢控;假如孫先生再回到北韓,相信他將會面對很大的危險。但無論如何,孫先生的故事反映出脫北者夾在兩個政治經濟制度縫隙之間的辛酸。難民往往在逃離自己國家時已冒著極大的危險,在新的定居地又要適應新文化新生活,殊不容易;而脫北者在南韓社會的邊緣生活,就好像今時今日在香港寄居的少數族裔難民,被遺忘在都市的角落;有幸能於自己家鄉活得安穩的我們,除了對難民多份包容,亦可加入我們的緊急行動網絡。國際特赦組織每年都會有數宗聲援脫北者以及其他地區難民的緊急行動,我們需要你的支持,帶給他們一個人權受到尊重的生存環境。如欲了解更多不同人權議題,可參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頁。延伸閱讀:國際特赦組織:2014/15年度人權報告:北韓 (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BBC: The North Korean defectors who want to return home 北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