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明:《第二誡》耐人尋味的道德衝突

剛過去的周二(6月27日)是波蘭已故導演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生忌,若他仍在世,便是76歲。可惜他早在1996年走了,享年只54。那年噩耗傳來,我輩影迷一定記得,大家都不敢置信。 澳門的「戀愛.電影館」趁着紀念日子,安排放映奇氏1989年的《十誡》(Dekalog),十集共分五個節目。電影館在大三巴毗鄰,屬古蹟改建,以藝術影院定位,有放映廳及資料室等,地方小小卻甚有味道。難得是附近乃旅遊旺區,擁擠煩躁不堪,由熱鬧街道轉進「戀愛巷」(名字多優美),再走入因而命名的電影館,大有一下子脫離塵囂的感覺。 很久沒有從頭到尾看一次《十誡》了。《情誡》(A Short Film about Love)倒會偶爾重溫,理由不用多說;《殺誡》(A Short Film about Killing)則令人不寒而慄,不敢多看。電影館這次選映的《十誡》版本,是之前在香港公映的修復版。整個系列修復後,我約略看了一遍,幾天前在電影館銀幕再看《第一誡》及《第二誡》。後來又找出劇本對讀,又有些新發現。 劇本通透 人物紮實 《十誡》之好看,不在技巧什麼的。論場面調度或剪接,老實說沒大秘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