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為何要收購《南華早報》

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花20億港元把《南華早報》收入囊內。至此,阿里帝國的媒體版圖擴張至25家,為阿里公關再添一利器。阿里玩傳媒想幹什麼?從商業上講,阿里是在探索更多的大數據模式。如今阿里擁有國內最全面和完善的電商交易大數據、最強大的大數據分析團隊,一旦這些大數據與媒體有針對性的報道內容結合起來,有望發掘出更大的商業價值。阿里系旗下的阿里巴巴B2B(business-to-business)、淘寶、天貓、螞蟻金服等,都可以為財經媒體提供海量的大數據,經數據專家處理後,形成專業的商業趨勢報告。不過,馬雲的野心看來不僅只是打造一家彭博社。資本家花了錢 憑什麼不當老闆?今年6月,阿里投資12億人民幣,成為第一財經傳媒的第二大股東。但可惜的是,雙方剛剛達成交易,第一財經傳媒總經理秦朔就選擇了離開,去大學搞研究工作了,不和馬雲玩了。如果秦朔看到今日阿里的態度,也許他就不會走了。在收購南華早報時,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發表了致南華早報讀者的一封信,強調南華早報將繼續保持採編獨立,以客觀、準確與公平的方針報道新聞,「日常的編輯決定將會由編輯們在新聞編輯室裏做出,而不是在董事會裏」。話是這麼說,但資本家花了錢,憑什麼不當老闆?甚至允許自家的媒體罵自己?這不符合邏輯。資本家的想法與新聞的價值觀永遠會有矛盾。香港媒體人艾理堂說:如何維繫南華早報公信力這100年積累的無價財富,維護南早以客觀中立贏得的品牌美譽,都將是新金主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如有可能 馬雲必會連夜收了財新馬雲一定有自己的想法。阿里巴巴作為平台,因第三方的過失而陷入負面新聞當然是難免的。阿里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後,已然成為全球性公眾公司,立刻通身透亮,從阿里在美啟動IPO(首次公開招股)被《紐約時報》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到《巴倫周刊》以封面文章放出阿里股價可繼續下跌50%的說辭,再到前不久《福布斯》網站以〈阿里巴巴和它的4萬大盜〉為題發表長篇報告,使阿里上市後股價下挫了25%,這一定讓馬雲恨得牙緊緊的,一定要拿回話語權。2011年,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發表了題為〈馬雲為什麼錯了〉的評論,批評馬雲踐踏市場經濟契約原則。當時馬雲在美國深夜發短訊與胡舒立溝通,但溝通無效,馬雲傷了自尊心。我想,當時如果可能,馬雲一定會連夜斥資收了財新,總不會比收南華早報還貴吧。馬雲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馬雲投資媒體,不僅要為自己搶回話語權,他還有更高的追求。蔡崇信在給南華早報讀者的信中確認,在阿里巴巴旗下,南華早報將試圖挑戰國際上有關中國的各種「誤解」,中國經濟的崛起以及中國對世界穩定的作用已經太過重要,實在不應該只用單一負面的論調來涵蓋中國。中國不能在國際上沒有自己的聲音,但中國的國家對外宣傳機構,新華社、央視和《中國日報》是代表中國的國家態度,但宣傳效果嘛,呵呵。這不僅是宣傳技巧問題,更主要的是這些媒體的官方背景,使得新華社等被妖魔化。馬雲收購南華早報要啟用民間力量走出去?或者說,馬雲的背後確實有官方背景?如果真是這樣,阿里就又陷入不被信任的泥坑。更嚴肅點說,馬雲能代表官方嗎?2013年6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僱員斯諾登爆出美國中情局的「稜鏡計劃」,在逃亡香港期間,南華早報拿到了對斯諾登的獨家採訪,並利用網站和微博等渠道快速擴散。如果當時南華早報已在馬雲手裏,還會有斯諾登的專訪嗎?首先,中國政府是否願意被斯諾登搭上,雖然阿里是以民間資本報業的身分出面,但美國人不是已經把阿里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了嘛。其次,斯諾登是否信任中國人馬雲手下的南華早報?這就像博聯社創始人馬曉霖在阿里收購南華早報時的發問:收購後的南華早報還是南華早報嗎?中國共產黨人說:「槍桿子,筆桿子,革命就靠這兩桿子。」拿破崙有過一句名言:「一張報紙可抵3000毛瑟槍。」動了媒體,就好比動了槍,馬雲真是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原文載於2015年12月31日《明報》觀點版。 南華早報 馬雲

詳情

《南華早報》易手的政經聯想

阿里巴巴集團在本月11日宣布,以20.6億元收購《南華早報》,引來各方關注,新聞媒體自然作出大篇幅報道及評論,翌日的《蘋果日報》、《星島日報》、《大公報》和《香港商報》以此為頭版頭條新聞,其他報紙也有顯著報道。各報對《南華早報》易手一事的主新聞標題,多是直接陳述阿里收購《南早》,但有些主要標題除陳述事實外,也會強調某些重點。如附表所示,一些報章的標題帶有政治色彩,涉及編採獨立或塑造中國形象。其中傾向負面的是台灣《蘋果》的標題,而香港《蘋果》、《明報》和《南洋商報》較為中立,偏向正面角度的報紙包括《信報》、《都市日報》、《成報》、《星島》、《大公》、《文匯》和《中國時報》。3個跟進報道評論的方向接下來幾天都有不少跟進報道評論,方向大致有3個,首先是從商業經濟角度,分析收購的價錢是否合理、股東的收益如何,例如香港《蘋果》的財經評論標題是〈南早值廿億?〉。第二個評論方向是探討阿里如何打造傳媒帝國、在組織上有何優勢。這些評論一般傾向正面,見於中方及建制陣營的報章,如《大公》標題是〈染指24傳媒 建媒體王國〉,而《香港商報》指「馬雲媒體帝國拼圖成形」。第三個論述方向則談及《南早》日後能否保持言論獨立、是否要多唱好中國,這都涉及政治角度,西方媒體多持這類觀點。《紐約時報》的標題是〈阿里巴巴試圖改善中國形象〉,《華爾街日報》評論題為〈阿里巴巴的南早收購響起警示〉,而BBC的一篇評論是「阿里巴巴收購香港報紙引來問題」。本地的《am730》有評論談及「阿里買《南早》的政治」,而《壹週刊》的封面故事直言「《南早》變紅早 馬雲廉價獻寶」。各有所得的雙贏交易綜觀報刊的報道評論後,我想進一步提出下列幾點。第一,報刊評論大多各自選取政治或經濟角度分析,較少作政經綜合考慮。單看政治或經濟有其道理,連結兩者能解釋的更多。新聞傳媒產權易手很少不涉及政治或意識形態,阿里在政治上需要《南早》,後者可豐富阿里的商貿平台;《南早》則在交易中得到實利,也可淡化老闆的意識形態色彩,可說是各有所得的雙贏交易。第二,我認為此宗交易可多作不同產業之間合縱連橫的立體分析。有評論指此舉和兩年前亞馬遜收購《華盛頓郵報》相似,是適切的類比。我們可更細緻分析傳統紙媒和大型電子商貿平台之間的結合,所產生的跨地域、跨行業的協同效應,並比較阿里和美國主要網上平台如雅虎和谷歌,在營運和策略上的異同。回歸後傳媒立場多轉建制 令人關注第三是可作縱向的趨勢分析,其中分為香港傳媒業的大趨勢和《南早》本身的小趨勢。在香港政治光譜中,各新聞機構大致可分為偏向泛民、中立、建制、中央4個類別。回歸過渡期右派報紙消失,個別泛民媒體冒起,中間派傳媒仍佔多數。回歸後傳媒立場多從中立轉到建制,《南早》的走向也不例外,情况令人關注。附表中本港新聞標題重點的分佈,便是一例。從《南早》自身的小趨勢看,《壹週刊》直言這項交易是一次「交棒」,馬來西亞的愛國富商完成歷史任務,由較年輕的國內商界紅人接手,反映了香港政治氣候的變化。傳統媒體仍是新聞推動引擎第四,此項收購還涉及傳統報業的角色,及它和網媒之間的互動競爭。《南早》是現存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報紙,公信力高,是外國人了解中國的言論窗口。新興的純網媒採訪實力很弱,以策展內容和評論為主,它們在重大社會事件時可發布即時消息和發揮串連作用,但在平時的影響力不大。有評論認為香港傳媒逐漸建制化,日後言論空間將會轉移到網上平台。這個觀點在某程度上正確,但對網媒的作用不宜高估,傳統媒體現時仍是新聞內容的主要推動引擎。所以阿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將把《南早》的內容免費放到網上,以增加其發行量及影響力,此做法和傳統新聞網站收費化的走向剛好相反。可以說,這是從阿里平台整體競爭和影響力作考慮,而非着眼《南早》本身的收入。第五,阿里收購了《南早》,後者的前景如何?有人認為如果《南早》失去編採獨立方針,將影響其公信力,它的言論角色也會大減。所以有論者表示,它的編採方針仍會保持克制,不會有重大改變,或只會在中國報道上有多些正面角度,並只在關鍵事件中低調顯示。這涉及傳媒老闆的作用。其實老闆不用直接介入日常編務,只要透過聘用理念相似的高層員工,並培養某種機構文化和潛規則,就能控制大局。最理想的情况是,傳媒老闆是本地人及沒有同時經營其他生意,這樣較能保持言論獨立及以港人角度看問題。可惜現時這種老闆如鳳毛麟角,情况令人擔心。新聞傳媒和社會息息相關,具指標意義的《南早》易手,反映了香港社會的變化,未來它在新聞業內的角色、結合商貿平台的發展以及對社會輿論的影響,都值得大家繼續觀察。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原文載於2015年12月24日《明報》觀點版 傳媒 南華早報

詳情

阿里收購南早防港人失去英語世界話語權

阿里巴巴收購南華早報在市場上一直盛傳,今天終於確認,阿里巴巴全面收購南華早報集團旗下的媒體資產,包括《南華早報》的紙質和網絡版,雜誌和戶外媒體等業務。作價並未公報,並同時表示網上版南早將會取消收費模式,明顯阿里希望在此媒體上有一番大作為,並以南早為旗艦,以英語基礎環境下的媒體發展國際市場。南早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報紙仍然屹立未倒,多年來,不論殖民前後,該報紙一直是香港政府的喉舌,97前是港英政府喉舌,97後便是特區的喉舌,當中會有時候與政府意見並一定完全一致,但大體上,仍然會跟政府路線。其影響力是甚大,由於南早是華人社區當中,最主要的英語媒體,其發表的內容,一定程度上是與國際輿論接軌,這是英語因素使然。所以多年來南早在香港市場一直獨佔英語媒體的話語權,即使有英文虎報,曾出現的東快訊,但是南早的江湖地位依然保持不變。所以阿里巴巴作為中共政府走出去的代理人,輿論是極為重要,特別是針對英語市場。事實上當今全球,英語在商業社會以及政治環境下仍然是主流語言,所以各國都會推出英語的媒體,以便能夠在國際輿論上有其話語權。即使CCTV都有英語台,半島電視都要有英語頻道就是這個理由。阿里近年積極購入媒體公司,由電影製作、財經雜誌到今天的《南華早報》,都看到阿里的佈局,就是希望以內容與其電貿混合式營運。這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是未知數,因為屹今為止從未見有公司成功把傳統媒體和互聯網合併營運是成功的。但是南早被收購後,商業層面對港人其實並不是最大的影響,而是港人要面對英語世界話語權被架空,特別是傳統媒體。阿里收購南早,阿里副主席蔡崇信說要「客觀公正報道中國」,以中國式文化,這個Signal都很明顯不過罷。就是叫你正面報中國,而非反對。未來路向的南早,將會是親中共多過親香港政府的報紙。譚衛兒入主南早其實已是訊號,香港人的英語話語權將落到中共手上。在香港兩個最俱影響力的媒體南早和無線已經收編,傳統媒體基本上任務完成。日後傳統英語媒體有關香港的事兒,南早定當跟緊路線,那意味著西方社會對有關資訊、輿論便會改變。這樣站在香港人的立場便並不有利,因為港人失去對國際社會的輿論力量時,港人有什麼訴求及聲音,或多或少都會被減弱。南早即使並不是隻手遮天,但爛船都有三分釘,其輿論影響力依然存在。那麼如何在傳統媒體早被歸邊時,有什麼方法可以抗衝呢?互聯網是現今唯一的方法,在香港的環境,特別是Facebook,便是主要輿論的陣地。現時大部份網上報章、網媒等,新聞媒體讀者所收到的訊息主要導向來源是透過Facebook得到資訊,即是說這個平台是最能夠影響輿論,而且暫時仍然未被中共所管治得到(他日難講)。其中一種抗衡方法是意見領袖在發表意見時的方法,現時香港大部份的意見領袖在網上都已中文發表,但日後建議意見領袖嘗試以雙語廣播,即是中、英文同時發表意見。這樣才能夠有方法讓「外面的世界」知道港人的聲音。這並不是幼自的想法,而是現實環境需要面對。事實上近年到一些外國媒體網站(英語為主),凡是討論有關台灣、香港的新聞時,留言者很多時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網民,他們未必是在大陸,很多時是在海外的中國大陸人,他們極為熱心的海外五毛, 他們會以中國大陸利益為主體,必然是反對台獨、反佔中、大中國主義上腦的一群,而且量多如牛毛。倘若香港人還不嘗試以英語來發表意見,若干日子後我們的話語權便會慢慢地失去。到時「Hong Kong is not China」這新聞都不會在國際媒體上看到,因為人家根本不當是新聞,只是無用聲音。一個例子便是新加坡Amos Yee余澎杉這少年,他能夠在國際輿論上發表意見並且得到關注,當中原因是以英語對答和發表意見,亦因為這種輿論力量下,新加坡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未對他有更進一步的打壓,這便是英語話語權其中一種優點。所以今天意見領袖們請帶起作用,普羅大眾便會跟隨著,或者自己做起,Come On James!!文章原載於作者網誌 南華早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