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德遜》(Paterson):詩歌本是平常事

占渣木殊(Jim Jarmush)自編自導的《柏德遜》(Paterson)內容平淡卻帶着點點情意,透過詩歌表達,更覺韻味無窮,情真意切。 電影圍繞着Paterson柏德遜(Adam Driver)的巴士司機與太太Laura(Golshifteh Farahani)一星期的生活着墨。Paterson每天起床都不用鬧鐘,自然而然便醒來,而醒來必拿起手表一看,每天如是。電影中不斷出現Paterson看表的動作,代表了時間一分一秒都在流逝。接着便是Paterson上班下班,中間加插一些生活瑣碎事,表面看似無聊,實際則喻意時間向前進,每一個生命都在變化,那怕只是每天晚上遛狗,進酒吧喝杯啤酒,生活都有不同,都影響着生命的改變,儘管前進的速度緩慢。 不過,我們就是做事太急,生活得太匆忙,不曉得慢活才可細意品味人生。慢活代表了把時間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後心靈才可以靜下來直觀事物。Paterson寫下的第一句詩已意味着記憶才是生活的全部(We have plenty of matches in our house, we keep them on hand always),因此他不接受手提電話,上班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