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與管理型政府的極限

回歸後,香港特區政府從一個殖民地的行政型政府(administrative state)成功轉型為管理型政府(managerial state),並且長年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發表的《世界競爭力年報》中,在「政府效率」方面名列前茅,可見特區政府作為一個管理型政府,其表現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大家自然會冒出一個問號:既然政府效率這麼高,那為何香港發展近年來卻一直停滯不前呢?筆者希望從一國兩制的實際實踐和實况的角度,嘗試探討此問題。 管理型政府的局限 比起管理型政府,將「managerial state」翻譯為「經理型政府」可能更為貼切。顧名思義,「管理型政府」意味着這類型的政府,本質上只能充當「經理」角色和履行「經理」的功能。因此不難想像,今時今日管理型政府在香港須至少面對兩種與其性質不合的「任務」,導致屢屢出現力有未逮甚至有心無力的情况:其一是市民政治,其二是低增長時代的分配問題。 對於目前正在形成的新型具民粹性、數碼化和民智已開的市民政治,且不說特區政府的「經理們」一定應付不了,就連西方的成熟政黨也難以招架,顯然這中間存在着嚴重的「代差」問題。這對於仍相信「先經濟,後政治」的管理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