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一個為國家尋回公義的演員

近日,繼《作死不離3兄弟》、《打死不離3父女》之後,印度演員阿米爾罕(Aamir Khan)又有一套新片在港上映,那就是《打死不離歌星夢》。 「打死不離」三部曲 這位被大家暱稱為「印度劉華」(作者按:是劉德華,不是劉江華)的阿米爾罕,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好演員。9年前,當時他年屆44歲,卻在後來被譽為「神作」的《作死不離3兄弟》中,飾演一個20多歲大學生,技驚四座。到了《打死不離3父女》,他再飾演一個嚴厲但外冷內熱的父親,一樣入型入格。且對電影執著和熱情、身高約1.7米的他,不惜短期內增肥30公斤至97公斤演出「發福」老年人;之後又從年老拍回年輕,花5個月時間練回年輕肌肉男,意志之強讓人敬佩。至於今次《打死不離歌星夢》,他又來個180度大變身,飾演一個沙塵白霍、放浪形骸、「媾死女」的音樂人,演出一樣令人拍案叫絕(話時話,那副模樣又真的幾似當年剛踏入影圈自覺「萬人迷」的「劉華」)。 劇情講述在印度這樣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鎮中一個女孩天生一副好嗓子,夢想成為歌手;但偏偏家中有一個專橫及粗暴的父親,不單不斷對太太施行家暴,亦對女兒的夢想不屑一顧,只想把她盡快嫁人。母親為了支持女兒,暗中賣掉金鏈這

詳情

龐永欣:印度夢

公元前三千年在印度河谷出現了哈拉帕(Harappa)文明,令印度晉身四大文明古國。按考據,或由於雅利安人入侵,傳染病散播,河流乾涸,哈拉帕文明在公元前1800年已消失。但推行民族主義、宣揚祖國偉大的印度人民黨(BJP),否定「哈拉帕文明曾遭摧毁」論,並堅稱整個印度次大陸,自古以來就是印度教徒的領土。BJP在1998年上台,其人力資源部長 Joshi宣布,印度文明其實比哈拉帕還要久遠,並且是世界文明的總起源;所有古代發明源於印度,漢人其實是印度戰士的後裔,梵語是世界語言之母,梵文也是數學之始。為加強學校教育,宣揚「大印度主義」(Hindutva),學校必須使用「正確」歷史觀的教科書,且要教授梵語、瑜伽、星相學、梵文數學。課程委員會和教研機構,一概由「民族主義者」出任,清除妨礙「印度夢」的歷史痕迹。例如,早年印度教徒曾經吃牛肉一事,學校不准提不准教,理由是不能令學生「困惑」;沙賈汗王朝在17世紀統治印度的一段歷史,只是雞毛蒜皮,應該略去,原因是沙賈汗是回教徒,令印度教徒不光彩;沙賈汗為亡后建造的「泰姬陵」,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BJP建議連同其他回教廟宇,一併拆掉。歷史和教育在政治勢力面前,軟弱無力。當然,那還要多得那些幫手指鹿為馬的歷史學者和教育官僚喇![龐永欣 pongdidit@gmail.com]PNS_WEB_TC/20171122/s00204/text/1511288206573pentoy

詳情

日本與印度合作下的亞洲政經格局

日本與中國在亞洲市場爭奪高鐵合約時,泰國和印尼一仗中國勝了,日本不是味兒,但在印度則由日本勝出。印度選擇日本而捨中國或者是基於技術上考慮也不定,但更重要是因為印度需要找一個長期的政經合作伙伴來抗衡中國,以抵消在一帶一路上中國的主導權。因此日印合作是政經上的戰略部署,對這兩個國家來說是亞洲國家中最需要互相幫忙的伙伴。這個世紀是亞太世紀相信不少人都會認同,因為亞洲人口、年齡、技術上都是等待開發和有能力開發的地方,西方國家人口老化問題拖慢經濟增長,南美、和非洲的發展又未成形,亞洲正是剛剛好,而且有日本、印度、中國、印尼等人口龐大國家下,當中技術亦俱有一定程度時,亞太世紀是順理成章。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當中目的是讓中國領導亞洲地區以及使中國國家本身的生產剩餘值輸出到海外,以保持該國的經濟發展。不少國家都是見利益開眼時自然是樂意一起搵食,海上絲綢之路,印度洋是扮演重要角色,所以中國在緬甸、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都有很大的投資,主要是基建上合作,以配合一帶一路的策略。但中國與印度合作明顯不多,當中政治和經濟上的角力下,少不免會視為競爭對手。中印在邊境上多年有爭拗是眾所周知,而在經濟發展上,中印是既敵亦友。印度在基礎建設明顯是落後於中國很多,倘若要找合作國家,在亞洲其實不外只有日本和中國,從正常的策略,日本會是較佳的合作伙伴,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套用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仍然是合理的。中國與日本關係可謂又愛又恨,中國是日本最大的經濟合作伙伴,已超越美國多時,但是日本現今的政治環境以及未來的經濟策略下,也未必希望過份依靠中國,需要找另一個大國對沖,印度明顯是最適合不過。當中人口龐大有待開發,日本便可以輸出的技術產業以推動日本本身近年積弱的製造業,因此興建高鐵、核能發展,便是當中的最有力証據。近年日本經濟低迷,競爭力大不如前,極需要有新的推動力,中國與日本關係倒退是不爭事實,在改革開放時,昔日中國需要日本借助技術和資金,今天反過來。以前日本設廠在大陸以日本品牌銷售產品,今天中國大陸己「抄成歸來」,以性價比姿態推出產品在國際市場與日本競爭,對日本出口也帶來很大的壓力。所以日本找下一個中國其實也不無道理,印度便是日本的對像。人口龐大、人力資源充足、經濟發展需求高、基礎建設、資源仍有待開發,這些利誘是很自然不過。所以日本放寬印度國民入境簽証,協助興建高鐵並提供貸款、核能發展、軍事合作等等,可謂全方位合作。日印關係較少包伏以及在今天的地球村下,要合作出發展是可以很快,兩者可以互補長短,對中國期望建構下的一帶一路會有一點的影響。日印合作會是另一個國際社會上的另一焦點。但如意算盤當然可以打得很響,條數是否真正落實也未知數,還需要時間去做見証,因為印度這市場和中國大陸一樣,同樣並不是易讀的書,當中貿易保護璧壘嚴重,經濟政策和司法落後,以及政權交替的不穩定因素,都會對兩國發展帶來不少阻力。在美國眼中,日印合作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兩大國合作是最俱戰略的圍睹中國方法,比起東南亞諸國更甚。亞太地區政治角力的互相制衡、依靠、合作、對抗可謂互相混合起來。國與國之間很多時既敵且友,在亞太地區真正能夠話事是中、日、印、美、俄,五者關係之複雜,可能連領導人都未必看得透,摸得清,所以未來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角力和發展,仍然變多極多,難以估量。伸延閱讀日本放寬印度國民入境簽證限制印度與日本簽高鐵核能和國防等協定紐約有日本僑民抗議安倍政府與印度達成核能協定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日本 印度 鐵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