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新界人反對去殖!

有人鼓吹更改香港街名以「去殖」,依此思路,沒理由不也把「新界」去掉。有一位姓薛的所謂學者在《新界鄉議局》書內曾經指出,草擬《基本法》時,有關新界名稱之存廢曾在委員之間引起討論,中方認為「新界一名屬於帶殖民色彩的用語」,而且只為一個行政區域劃分,嚴格來說並非地名。英國亦有意廢除新界二字,據鄉紳大佬陳日新透露,「1973年香港政府以發展新市鎮為由,將界限街之東北一部分劃為新九龍,而現在港府有意刪除新界兩字,其實,港府本身早有此想法」。原來這個「早」,竟早自十九世紀末取得新界之日起,英國鬼子的如意算盤是改了名字,便可渾水摸魚把新界和九龍連成一體,讓大家不知不覺間忘了九龍乃割讓而新界僅乃租借。可是,因受限於《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以及港府早期對新界居民的利益承諾,易名計劃一直未有實行。到了《基本法》草擬階段,中英雙方皆舊事重提,但挺身反對者竟然是嘴巴上經常以愛國為終身職志的新界諸公!時任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即曾公開表態:「這將牽一髮而動全身,會令香港居民的信心產生動搖和引致不安的情緒……《中英聯合聲明》也是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而沿用新界的名稱,所以我希望能夠將新界一詞繼續沿用下去。」之後,鄉議局執行委員會決議通過向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表示反對刪除「新界」一詞,同時向諮詢委員會表示其有關「新界原居民之權益可被特區政府因應社會轉變修改」一說,並要求解釋。這表明,當關乎「權益」之事擺在眼前,新界鄉紳懶得理會什麼去殖不去殖,新界就新界吧,特權要緊,國家尊嚴云云,純粹嘴巴講講。所以,香港街道改名,應先改動新界;新界改名,林鄭恐怕得再搞個小桃園飯局問過鄉紳大佬們再說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330/s00205/text/1522347042586pentoy

詳情

老坐又如何?

《選老頂》最初名為《選老坐》,據說被特區權力部門指「老坐」是黑社會術語,不准做戲名,唯有改動,以免對社會風氣構成不良影響云云。一位叔父聽後,哈哈笑得彎腰,道,「老頂」亦是江湖暗語呀,權力部門真係識少少,扮代表;冇嗰樣,整嗰樣,執起雞毛當令箭,擾民擾物擾觀眾。據叔父表示,在洪門裡做手下,最初級的叫做「藍燈籠」,亦叫「草底」;正式進門後,叫做「四九仔」,又名「一底」。洪門裡有個簡單而明確的往上流動路線圖,什麼草鞋,什麼紅棍,什麼白紙扇,什麼揸查數先生,各有厚薄不同的底子名號(草鞋是九底,紙扇十底,紅棍十二底),早已是普羅大眾耳熟能詳的公開秘密,堂口老大既是坐館,名為「老坐」,卻又常稱「頂爺」,即是「老頂」,若以戲名的「乾淨度」而言,實在看不出《選老頂》和《選老坐》有何差別,純粹是技術官僚的心理作用,指手劃腳一番,迫人改名,志在滿足心底的那麼一點點的權力感。說來也是。如果說「老坐」或「老頂」是禁忌語言,新任平機會主席陳明章先前把同性戀者稱為「老同」,亦不見得有什麼乾淨。同性戀者普遍被稱為「同志」,此乃常識,並非只有林奕華或黃耀明才知曉,而「老同」則指吸毒者尤其是資深吸毒者,亦即一般說的道友,你去油麻地廟街或灣仔修頓球場,在美沙酮中心門外便由朝到晚見到一堆。 同樣是黑社會慣用背語,堂堂主席可以把黑語掛在嘴巴而不受批評(而且是錯用!江湖人物應到平機會門前舉牌抗議!),從沒高官權貴責怪他有辱平機會形象,香港人拍香港戲卻連個戲名亦受左管右管,確是冤枉非常。其實所謂黑社會背語,有些確是出洪門,由江湖人所用,有些則原先只是福建、廣東等地方言,被江湖人借用,而普羅民眾把被借用了的語言拿回使用,只是「物歸原主」,沒啥大不了。語言向來是有機生物,沒有專利,沒有獨霸,任何企圖定義語言的法例皆是粗暴的行政歧視,過了一段時日回看,必覺可笑。而更可笑的是,早於七八十年代已有《一零八》、《四二六》、《四二八》、《六三三》、《四九仔》、《家法》、《龍頭》等眾多港產片,戲名打正旗號為洪門背語和數字,能被見容於港英政權,到了所謂後殖民歲月,反遭挑剔。或許這亦是「去殖民」的一部分吧。港英准的,我偏不准,這便是所謂去殖民了。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圖片取自電影「選老頂」facebook專頁 粵語/廣東話 去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