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

匯豐銀行在總行門外豎立了兩尊彩虹石獅,象徵對同志共融的支持。這本來是一件美事,不過,彩虹石獅一出現,隨即已經有人到門外抗議,並且用一些相當難聽的字眼批評。雖然香港一向以多元化國際都市自居,但是在同性平權這個議題上,一直是保守聲音為大。希望在這個大家分享愛和快樂的節日,也不要忘記,今天同志仍然是大眾可以「合法地」歧視和拒絕的群體。歧視是什麼?一般來說,當僅僅因為一個人的某些特質(而非行為)而給予比一般人差的待遇,已經構成歧視,除非該差別待遇有合法的辯解。現時受法例保護的特質包括性別、殘障、家庭崗位等。「我不是歧視,不過……」上星期與要好的同事H吃飯,席間說起曾經有一些律師提議組織起來幫助被歧視的同志,正當我想說「好進步喎」的時候,H突然殺我一個措手不及:「你覺得是好事嗎?不會對不認同同性戀的律師構成壓力嗎?」我心想,很久以前男人也不認同女人有投票權、英國人也不認同華人住山頂呢。身為教徒,H認為同志平權將會把傳統家庭觀念扭曲,並對教會和教徒造成逆向歧視。例如美國一個已經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份,一位法庭書記因為信仰緣故拒絕向一對同志伴侶簽發結婚證書而被開除。H最後補充一句:「我不是歧視他們,只是不同意他們有這個權利!」我也是教徒,聽過不少教友用以上的論點反對同志婚姻,及用法院書記被開除的例子指同性婚姻合法化會帶來逆向歧視。其實這是否一個逆向歧視的例子?試想像,如果今天有某婚姻註冊處員工因為任何原因不同意華人與外國人結婚而拒絕發出結婚證書,我們會否接受?相信不會。因為我們不認為種族是一個合理原因去給予一個人比其他人更差的待遇。那麼為什麼性向是一個合理原因呢?至於同志平權扭曲傳統家庭觀念的觀點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傳統家庭觀念是指什麼?一夫一妻?名門望族一夫多妻的例子多著呢。既然無法定義香港社會一般人認同的傳統家庭觀念,主張這個觀點的人恐怕只是在保護他們認為是傳統的家庭觀念。換言之,在沒有其他原因的情況下,僅僅因為不認同某一特質(性向)而拒絕給予某些人一般人有的權利(結婚)其實本身就是歧視的行為。把這種論調否定為歧視,包裝成單純的不認同,無異於說「我唔鍾意,你吹咩?」非常虛偽之餘,也是十分殘忍,完全沒有顧及聽者的感受。相對於社會現存的很多不公義,把同志平權視為洪水猛獸無疑是小題大作。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瞭解及保護少數人的需要和權利。聖誕節是紀念耶穌降生的節日,不論是否信教,這個節日的原意都是為全人類帶來希望和拯救,不分貴賤、種族、性別甚至性向。我衷心希望我們的社會,不再以一些不成理由的藉口迴避對同志權利的認真考慮,真正尊重多元文化裡可以並存的不同生活方式。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同一片天空

隨著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以及越來越多的名人公開的宣布自己是同性戀者,「同性戀」的這一個話題在社會上越來越普遍,大家對它的關注也越來越高。現時全球一共有23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在2000年,荷蘭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之後西班牙、法國、加拿大等國家也相繼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全國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由古至今一直都有同性戀的事件,如漢書就有著「斷袖之癖」的典故。隨著社會開放,同性戀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注。雖然社會宣傳和教育一直在灌輸所有人生而平等的價值觀,但仍有很多議題並未獲大眾接納。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同性戀者無論是在政策上還是在日常上均受到不少不公的對待。可是這種對待怎麼會慢慢的變成順理成章的呢?喚醒他們心中的警號「同性戀的關注量變大,人類進步,社會開放,人們就會開始想這個社會建構的東西是否正確。」對於為何同性戀到近代才開始備受注意,接受訪問的某關注同性戀這個議題多年的機構社工張先生表示說:「社會的政策和文化帶動了每一個人對「生而平等」這個概念的反思,從而改變了普世價值,多了很多值得討論的事,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婚姻應該是基於一個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主張每個人都生而平等的人權宣言提到過,我們任何人享有的權利都應該是一樣。」打起反對旗號前,有沒有想過他們的現況?在外國有超過一半的同性戀者被受過校園暴力,這個情況在香港雖然並不算是常見,但在其他方面的的歧視情況(如言語上)則確實存在。「在日常生活中,比如說租屋、工作方面,同性戀者也會面對困難,所以他們可能需要隱瞞自己的性取向。而且在教會、學校、公司也不會公開。」張先生對此現狀感到不太樂觀:「在一些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如果有人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尋求協助,學校可能會因自己的方針而要他改變他的性向。這對於那名同性戀者會是一個較大的傷害,因為他們會覺得同性戀是他天生的、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切割的一部分,也就是相當於你要我去改變一些不可能的事,這會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我們從來沒有擔心朋友們會歧視我們,但是對社會大眾是否接受這方面的憂慮或多或少也有點。」同性伴侶阿穎跟阿詠(化名)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道:「但我們相信,未來這個情況會有所改善。」「我們是對自己自身有信心,而不是對政府的政策有信心。」阿穎特意作了補充。他們也有權利結婚、擁有下一代被問到不允許同性戀家庭領養孩子算不算是歧視,張先生則表示:「如果政府通過了反性傾向歧視條例、並承認了同性婚姻合法,但不准領養那就是歧視。因為以正常的婚姻條例所有人都是可以領養小孩的。」「如果社會條件充足,我認為可以領養。但香港的情況就連反歧視都這麼大的爭議,我相信若有同性戀的家庭的下一代被人知道了,那他面對的壓力、歧視都會很多。那在這種情況下就還不適宜領養。」張先生指目前同性戀家庭不適合領養孩子,但無奈這並非同性戀家庭自身的問題:「個人認為未必同性戀家庭條件比較差,小孩的成長不只是家庭影響還有其他很多因素,反而是社會如果給了他們污名他們才會不健康。」「如果香港真的通過不了同性婚姻,我會考慮大學畢業後跟她出國結婚,但大前提是我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畢竟結婚對我來說不是兒戲的事,那是一份承諾。」阿穎也同意,以香港社會部分人如此抗拒同性戀者的現狀來看,對於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和同性婚姻立法,現在絕對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但她仍然是希望香港人能盡快摒除歧視,盡快就這兩個議題下定論。還有一些迷茫的青少年、迷茫的家長在青少年階段許多人都不能一口肯定自己的性取向,以近來的數字來看,中學生的數字都是比較少的,但中學以上來尋求的數目就會比較多。「家長的話要看當時的社會情況,在興起同性戀話題的那個時候比較多家長問,特別是當懷疑自己的兒女有同性傾向的時候。無論家長的取態是支持還是反對,他們的心理上也是混亂的。因為始終同性戀者在這個社會上仍有污名,所以他們會很掙扎,會擔心很多的問題,如究竟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者,如果我接受了會不會是鼓勵了他做這件事之類的。」說起家長的反應時,張先生除了說出家長們的擔憂外,還表示出其實他很慶幸家長不會罔顧兒女的感受一味反對。「其實要不要跟家人說的這一個問題,我也糾結擔心了很久。但因為我們的家人都比較傳統、保守,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保密,要是他們發現了,我們才向他們坦白。」阿詠表示,她們絕對不打算隱瞞,但基於要考慮家人的心情和反應,現在只有無奈地保持沉默,「但如果家人是反對的,我們一定不會就這樣分手,我們會跟他們好好談談。」我們要有所行動張先生指出了政策上的不足:「同性戀方面的知識需要加強教育,而且不應該只是認識同性戀,而是整個性教育也要改變。比如,我們應該要去認識整個性別,如性別不應被標籤化,原來男可以陰柔,女可以剛陽。自身原本的生理性徵、性傾向不一樣、表達出來的性格也會不同。我們應在這樣的性教育中教導如何彼此尊重,傳遞同性戀並不是病的這個信息,強調我們不應該歧視他們,令社會不會再有娘娘腔、男人婆這樣的詞語出現。」張先生也建議了建立一些伴侶制度的,無論是民事結合還是婚姻的制度,因為也有很多同性戀者是談了很久的戀愛,但社會上的保證少,所以對長久計劃失去安全感。「如果我們要得到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定要通過反性傾向歧視,因為反對歧視是最基本的。政府可以嘗試在教育和宣傳方面雙管齊下,以達致大眾接受的一個效果。」阿穎認為,只要大家都願意放下成見,同性戀者也能夠慢慢地融入社會,「要知道,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看著世界的同一片天空。」文:DordorDory(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見證香港人的奮鬥故事;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能在捍衛人人平等的這個原則上盡一分力。) 性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回應陳章明主席有關跨性別的議題

本文回應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於9月20日〈政府應興建更多男女通用洗手間〉一文談及的跨性別議題。能否再加設「男女通用洗手間」?首先,我們相信不會有人反對政府、商場和食肆等地方在可行的情况下,多建一些能方便傷殘人士使用的「暢通易達洗手間」,而這類洗手間一直都是男女通用的,及跨性別人士若認為有需要的話,亦可使用。如此,在有男洗手間、女洗手間、「暢通易達洗手間」以外,另再加設非有暢通易達設施的「男女通用洗手間」,真能騰出地方來設,及真有必須和沒有其他方法嗎?又,男或女洗手間本身不是都有獨立廁格給任何人士可有私隱地使用嗎?其實,在一般情况下,堅持定要作「於外表上全然男性化」打扮的跨性別人士,或堅持定要作「於外表上全然女性化打扮」的跨性別人士,總會知道去哪公眾洗手間是不會帶來尷尬或不會帶給人騷擾的,至於在其任職機構(或其任職機構所處樓層)應去哪洗手間,則會有需先與其任職機構的管理層協商某些妥善安排。應否立法使「沒重置」或「半重置」可等同「已變性」?陳主席在文章認為,目前法例對於被診斷為有性別焦慮症的跨性別人士,若想更改身分證上性別的話,必先要完成完整的性別重置手術才可,這個做法乃不應該,因為有些跨性別人士是因為個人不願意又或身體狀况不適合,而不進行手術的,因此,目前法例若不修改,就會令他們的外表和身分證上的性別有出現不一致的情况。我們則認為應否立法使沒做過或沒完成完整的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士也可在法律身分上等同「已變性」,須慎思的是此個重大的立法更改,在法理與誠信的層面上,是否真能站得住腳、無懈可擊,以及此個立法更改對整體社會、學校和教育等各方面會帶來些什麼不良的影響。關於研究報告至於陳主席在文章指稱,根據平機會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進行的「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分歧視」研究,有高達88%的性小眾受訪者表示,他們在之前兩年曾受到某種形式的歧視云云,我們其實在上月已公開發表過〈籲平機會勿繼續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上誤導市民〉一文,指出這份所謂研究報告乃是如何存有高度隱瞞性與誤導性的研究報告,但平機會卻一直迴避回應,其主席則繼續自說自話,企圖把具隱瞞性與誤導性的報告資料說百遍千遍,誤導市民。文:秋知(「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成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8日)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詳情

籲平機會勿繼續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上誤導市民

近日無線電視《講清講楚》節目訪問平機會主席陳章明,陳主席一方面稱需有「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指有55.7%市民支持此立法云云【註一】,另一方面則稱不一定需有「年齡歧視條例立法」,卻不提有70%在職人士支持此立法【註二】,顯見隱瞞。平機會發表之〈關於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的歧視研究報告〉(下稱研究報告)的公正性和可信性,其實大有問題,及也有團體指出過【註三】,但平機會一直迴避回應,圖蒙過關,而該集《講清講楚》對這份研究報告所受的批評亦完全不提,顯見有部分傳媒在此課題上的處理並非持平公允,及有協助同運誤導市民之嫌。篇幅關係,本文只談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方面。至於平機會另外指的「性別認同歧視」及「雙性人身份歧視」,我們則質疑為何平機會一直沒按現行的殘疾歧視條例去接受和處理投訴,而另外要求「性別認同歧視立法」、「雙性人身份歧視立法」呢?平機會有需交代!具隱瞞性與引導性的問卷調查先說這份研究報告的問卷調查。由於整份問卷根本沒有給受訪者得清楚知道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對社會可帶來各樣甚麼不妥的影響,因此,在不同範疇上之問問受訪者「你是否同意應該為不同性傾向的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視」的這種所謂意見調查,其實是甚有隱瞞性和引導性的,及其結果之可參考性亦大有問題。關於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對社會可帶來各樣甚麼不妥影響,我們曾致函平機會與及平機會所委託進行和編寫此份研究報告的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性別研究中心表達意見(按:該中心本身對同性戀及同運議題其實是一直有其既定及受爭議之看法和立場的),但意見卻沒有在此份研究報告反映或回應過,原因為何,不言而喻,另參我們在網上「漣漪文庫」之《關心性小眾,但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的剖析(http://bit.ly/2b7ycpu),當中包括說及此立法與性別、種族、殘疾、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立法有何本質上的不同,及展述此立法將會如何帶來同性戀強迫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將會如何帶來對職場、家傭續聘、家庭補習老師續聘方面的困擾…等等,事實上,此立法根本不是只會影響持有某些宗教信仰之圑體或人士的立法,而是會影響廣泛市民以及家庭的立法。具誤導性或沒相應調查驗證的歧視個案聲稱再說這份研究報告所指的LGBTI人士受歧視個案經驗。在那80個所指的受歧視聲稱中,有些根本不是可屬於歧視條例處理的範圍,卻混為一談,譬如紅十字會不接受曾有「男男性行為」人士的捐血、公司沒給持海外同性婚姻註冊之員工享有具異性戀婚姻之員工同等福利、香港的法例沒給持海外同性婚姻註冊證明的市民享有異性戀婚配偶可得的權益(例如免稅額)。至於其他受歧視經驗的聲稱,則都是沒有相應的調查驗證,其細節都是基於單方所寫的一面之詞,而有些所稱的受歧視經驗則只是基於主觀感受,且無從知道是提供者於多久年前的經驗,事實上,近年來香港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是明顯愈趨寬容的,及不少過往的受歧視情況應已得到甚大改善,但這份研究報告卻完全不提不究。此外,有些所謂的歧視經驗則根本是屬「逆向歧視」的典型例子,例如一間書店之不肯擺放同運組織的宣傳單張,也被這份研究報告接納為可屬於受歧視經驗的個案。註一 : 參平機會於2016年1月所發表之〈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研究報告〉。註二:參平機會乃同樣是於2016年1月所發表之〈職場年齡歧視的探索性研究報告〉。註三:參例如2016年2月香港性文化學會發表之〈偽中立假諮詢 製造社會壁壘──香港性文化學會回應「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行性研究」報告〉﹙http://bit.ly/2bbi2Pa﹚。文: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作者簡介:本群組關心性小眾,但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認為比較於立法更適當的方法其實是有的,我們的分析和建議可詳見於「漣漪文庫」,網址:http://ripplescollection.weebly.com/ 。 反性傾向歧視 平機會

詳情

周一嶽的謊言與歪理「赤裸得嚇人」!

在最近一篇明報訪問周一嶽的報導中, (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26/s00002/1461608391908 ) 其中有兩段:“指反同志偏見「赤裸得嚇人」: 至在平機會會見反同志團體,周說對方的理由「非常牽強」,「將同性戀與性侵犯者、戀童癖、人獸交拉上關係,又話唔會請一個同性戀做補習老師」。他說曾聽見有學校及社福團體明言不能接受聘請同性戀者,偏見「赤裸得嚇人」,猶幸亦有不同宗教界人士私下支持他的同志平權工作。”“「平機會不止執法 亦有倡導角色」:周一嶽不諱言在任時常出席民間團體的平權活動,尤以性小眾團體為多,是希望藉着「平機會主席」身分,向公眾解釋弱勢社群面對的歧視及作倡導宣傳,「平機會不止是執法機構,亦有倡導角色」”對這兩段, 我們有如下看法:1. 周先生說:「對方的理由『非常牽強』,『將同性戀與性侵犯者、戀童癖、人獸交拉上關係』,香港所有主流的反同運團體, 反對性傾向條例的立法, 從沒有「將同性戀與性侵犯者、戀童癖、人獸交拉上關係」, 作為反對的理由的! 周先生這種說法, 根本是一個謊言!若說把「人獸交」等與同性戀拉上關係, 其實是推動同運的人士, 他們定義「性小眾」, 的確是把「人獸交」也包括進去, 與同性戀拉上關係, 但周一嶽卻把同運團體的說法, 說成是反同運團體的意見, 看來他的謊言, 真是「赤裸得嚇人」!至於反對理由「非常牽強」, 以下是我們一貫的反對理據, 我們是以人權與公義為反對理由的, 周先生若認為「非常牽強」, 為什麼卻絕口不提! 這個反對的論述( www.tinyurl.com/fsconcern71 ), 其實我們一早已與周生面談, 表達了, 會後我們曾多次要求周生作出書面反駁或回應, 但一直沒有回音!2. 他說:「有學校及社福團體明言不能接受聘請同性戀者,偏見『赤裸得嚇人』」我們不認為這是歧視, 也不是偏見, 如果一間學校請老師, 這學校是不認同同性戀的, 認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 而學校又認為老師是學生的道德榜樣, 不請同性戀者作老師, 也是正常。同理, 若一社福機構, 是以其宗教理念為主導的, 聘請一些重要職位時, 一定要是對其宗教有一定的虔誠, 不請同性戀者(因為他們認為是有違其宗教的道德標準), 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們認為, 周一嶽這樣說, 是他自己的偏見「赤裸得嚇人」, 對不同理念的機構, 不單缺乏理解, 也缺乏多元與包容的精神!3. 在性傾向方面,「平機會不止執法 亦有倡導角色」?周一嶽說平機會有倡導的角色, 看報導中的前文後理, 他應是指「性傾向」方面的, 他認為平機會在性傾向也有倡導的角色, 所以他一直這樣做! 我們認為, 這又是周先生另一個「赤裸得嚇人」的謊言!據我們了解, 按照平機會的正式文件, 平機會的確是有倡導「消除歧視」的角色, 不過是在四條法例所指定的歧視範圍內, 即包括性別歧視、殘疾歧視、家庭崗位歧視及種族歧視等。即是說, 平機會只在現有歧視法的範圍, 有其法定的倡導地位, 在其他方面, 例如「性傾向及性別認同」,其實是平機會是沒有所謂倡導的角色的!不只我們, 有資深的法律界人士, 也曾公開指出平機會在涉足於倡導有關「性傾向」方面, 其實是沒有法理依據的;另一方面, 據我們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討論, 該局曾對我們說, 局方曾向平機會表達, 平機會涉足性傾向方面的推動, 是一個越權的行為;而較早前, 申訴專員公署也踢爆, 平機會在性傾向歧視方面的工作, 其實是沒有得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認同, 而周一嶽卻曾向委員訛稱得到該局的認可。從以上各點, 可見, 周先生的謊言與歪理, 真是「赤裸得嚇人」!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詳情

哀哉平機會

周日看了一套卡通動畫《優獸大都會》,內容涉及各種動物,無論屬捕獵類如獅子、老虎、豹、狼和熊,與被捕獵類如兔子,羊咩咩或鹿等都能在優獸大都會中和平共處、做到各類共融、泯除偏見、互相尊重,為建構一個理想城市而各盡其力,令我深受感動。思緒亦因而飄回多年前的香港,當時社會未曾撕裂,人與人之間尚能彼此尊重,各種族互相包容,這個包容當然不是現時特府那些所謂高官呼籲市民包容某一大國人民隨處便溺的低層次行為。當年的文化多元,政策並不向某族群傾斜,社會制度較現在要公平和透明,令整個社會充滿生機、朝氣勃勃。反觀現時香港,社會上已容不下反對意見,一旦意見思維與689、梁粉或特府不同,即受排斥和壓抑,或被亂扣帽子,動輒得咎,例子更是俯拾即。就以上星期為例,「正苦」宣布平機會主席周一嶽的任期於2016年3月31日屆滿,不獲續約。相信這與周醫生就同性戀和同性婚姻問題持較開明態度,因而觸怒保守勢力和建制派有關。市民大眾可能對周醫生有不同意見,但無可否定的是周醫生於任內就「歧視條例檢討」進行了大型公眾諮詢,並於離任前就多個具爭議性的議題,如同性戀婚姻問題、殘疾人士平權、少數族裔和餵哺母乳的婦女問題等等提出了多達73項改革建議,努力為社會小眾爭取平權及替他們爭取應有的法律保障,避免或減少歧視。在眾多改革建議中,最具爭議就是同性戀平權問題。其實連社會較開放和文化多元的美國也是剛於去年才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聯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於2015年6月26日在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一案作出了具有歷史里程碑意義的裁判:即允許美國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受到美國憲法的保障。換言之,美國全國各地,不分東西南北,同性伴侶都可以合法結婚,並享有婚姻配偶的所有權益。除了美國以外,現時全球只有二十一個國家將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於本世紀開始,多國曾就此議題進行民意調查,結果呈現一個持續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趨勢。比較之下,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在這方面的立法仍然非常落後。近年來雖然有一些社會上的知名人士開始不介意披露一己的性取向,而年輕一代也較能接受同性愛戀,唯仍有一些上年紀的市民對這議題充滿偏見,盡顯無知,因而才會於去年發生一名婦人公然於地鐵上辱罵立法局議員陳志全的事件。另外,由於目前同性同居關係得不到法律承認,亦直接令很多同性同居人士在僱傭福利、稅務、出入境、公屋、繼承權和家庭權等多方面受到限制、歧視和不公平對待。 我需指出我不是在此鼓吹同性戀或同性婚姻,但現代世界講求平等、自由和人權。婚姻權都是基本人權之一。早於1948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當中第十六條規定,「(1)成年的男人和女人不受種族、國籍和宗教之限制,皆有權結婚與建立家庭;(2)只有在將成為配偶的「男女雙方」當事人的自由且完全之同意才能締結婚姻」。我認為個人自由和權利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理應受到尊重和保護,同性戀和同性關係亦然。因此,平機會是次要求政府就承認異性及同性的同居關係進行研究及諮詢,總的來說是朝著正確方向邁進,與其「諱疾忌醫」,倒不如公開探討,好等社會大眾對此能有進一步的認識和理解,尋求共識。惟令人擔心的是,新一任平機會主席陳章明教授似乎還未上任就對同性關係問題顯現其保守狹隘思想,而且毫不尊重,例如錯誤稱呼同性戀者為「老同」。希望陳教授於履新後能明瞭平機會成立的目的,捨棄一己之成見,持續周醫生開明態度去帶領平機會,為少數族群爭取權益,及以維持社會公義與平等為己任。文:A small potato 歧視 反性傾向歧視 平機會

詳情

以客觀分析為基礎 以理性對話作橋樑-走上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之路

今年1月26日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公布了《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分歧視的研究報告》。根據報告內的公眾電話問卷調查結果,超過半數(56%)受訪者贊同立法禁止基於性傾向、性別認同和雙性人身分的歧視,相對政府於2005年委託進行的調查數字(29%),比率增加近倍。更值得注意的是,年齡介乎18至24歲的受訪者中,近92%同意有需要立法。這些數據清楚告訴我們,過去10年間支持立法的民意有明顯轉變。隨着社會對平等權利和公義有更大渴求,以及國際社會在平權立法方面的發展,特區政府是時候認真考慮,就立法展開公眾諮詢。對性小眾缺乏了解一直以來,本港社會對性小眾,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雙性人身分(英文統稱LGBTI)的人士認識不深,也對他們受歧視的景况缺乏充分了解。雖然過往不少志願和社區組織以及學界曾就本港性小眾歧視議題進行研究調查,但這些調查往往集中在特定範疇,例如教育或僱傭等方面。再者,大部分性小眾不願公開談論他們的歧視經歷,除了懼怕討論有關經歷會對他們再次帶來情緒衝擊之外,亦擔心暴露身分會令他們承受歧視甚或更大傷害。因此,普遍社會未能深入了解性小眾受歧視的全面實况以及成因。研究目的及方式為了有系統地了解性小眾在不同範疇所遭受的歧視經驗,以及他們對於立法或其他消除歧視的途徑之看法,平機會於2014年委託了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性別研究中心進行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和雙性人身分歧視的研究。除了徵詢性小眾的意見,研究的另一重要目的是徵詢公眾對性小眾的認識及接納程度、他們對性小眾遇到的歧視有何觀感,以及對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和雙性人身分歧視的意見。這個研究可說是目前香港同類研究中最廣泛和全面的研究項目。在研究範疇上,除了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人士之外,研究還包括雙性人身分的人士。至於研究方式,則是首次兼用多種方式:研究小組採用了定質與定量的研究,除了進行文獻審閱、公眾論壇及與專家訪談之外,還進行了14次性小眾焦點小組討論會、10個公眾焦點小組討論會,以及3個為持強烈意見的關注群組而設的焦點小組討論會。此外,小組以電話抽樣調查在全港訪問了超過1000位受訪者,又透過網上及郵遞方式收集公眾意見。性小眾歧視普遍今次研究可說提供了詳盡而客觀的數據和分析,讓公眾可全面了解本港性小眾面對的歧視景况。研究顯示在香港多個不同範疇,包括教育、就業、貨品和服務提供、處所管理及政府職能等,皆普遍存在對性小眾的歧視。例如有同性戀學生表示害怕上學,因為每天都受到同學的嘲笑揶揄;有時同學會偷走他的功課,有時黑板上會出現他的名字,旁邊寫滿侮辱的字句,說他是怪物;亦有同學受到肉體上的欺凌。此外,有在職場的性小眾分享,在僱主發現其性傾向後,遭到解僱的威脅,或因此備受同事冷嘲熱諷或口頭騷擾。有性小眾被迫上班時以某種方式穿著打扮或以某種方式行事,否則會被解僱。事實上,性小眾在生活不同層面均受到歧視,但他們普遍認為無法可討回公道,而所謂補救措施亦形同虛設或根本不存在。有性小眾表示,在尋求專業人員如教師、輔導人員及社工支援時,遭到不友善對待。普遍來說,這些人員本應具備同情體恤之心,但部分人士卻對性小眾作出負面批評甚至刁難他們,令性小眾感到無助、被孤立和歧視。整體來說,參與研究的性小眾認為單單透過教育來消除基於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並不足夠,必須立法才能保障他們免受歧視的權利。誠然,我們必須遏止歧視性小眾的狀况。性小眾每天面對的歧視、脅迫和排擠,不單令他們心靈受創,嚴重地影響他們平等參與日常生活的能力和機會,更削弱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和商貿中心的地位,包括令僱主無法吸納和挽留人才、令香港的形象受損,進而影響到香港的持續發展和競爭力。政府是時候採取積極的態度,以確保性小眾得到法律保障,免受歧視。平機會認為,政府應該盡快就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和雙性人身分歧視進行公眾諮詢及立法前期的工作。諮詢應集中討論法例的保障範圍和內容,例如相關定義和豁免情况,而非仍停留於討論應否立法的初步階段。市民大眾支持立法事實上,研究清楚顯示市民大眾支持立法禁止歧視性小眾。根據公眾電話問卷調查的結果,超過半數(56%)受訪者贊同應該立法,相對政府於2005年委託進行的調查數字(29%),高出近一倍,顯示過去10年間支持立法的民意有明顯轉變。再者,調查顯示,年齡介乎18至24歲的受訪者中,近92%的人同意有需要立法;相對之下,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受訪者只有37%支持立法。從以上數字可見,本港年輕人對於性小眾平權議題持較為開明及包容的態度。作為未來的選民和社會領袖,他們在政治、社會和公民事務等方面愈來愈舉足輕重,可預見性小眾平權議題的政治分量將隨年月增長,平權訴求日重,政府宜及早主動採取行動,推動社會展開廣泛討論。平機會認為,公眾就這議題的討論應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並明瞭即使在特定群體及組別當中亦存在不同意見。例如,性小眾平權經常被視為不符合宗教觀點和妨礙宗教自由。但平機會的研究便發現,近半(49%)有宗教信仰的受訪者同意應立法保障性小眾。因此,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並非與宗教對立。立法的憂慮藉着今次研究,研究小組深入探討了一些團體的憂慮,包括立法可能侵害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和私隱。平機會認為在保障不同群體的權利與爭取性小眾平權之間,絕對可取得平衡。首先,香港現有的人權法例和反歧視條例都已顧及上述憂慮,保障市民的宗教及言論等自由。此外,研究小組詳細地研究過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做法,認為香港可考慮借鏡,例如針對個別界別如宗教界的特殊情况,可在制訂法例時考慮引入豁免條文。事實上,這些司法管轄區在引入及實施反性傾向歧視法例後,並沒有出現翻天覆地的變遷。締造對話平台平機會希望透過是項研究,能提升市民大眾對性小眾歧視經歷的認識,從而摒棄誤解、偏見和定型觀念,好讓性小眾能平等地參與社會。為了移除性小眾面對的歧視,平機會於報告中建議政府應積極為不同持份者締造對話平台,以便社會不同群體就有關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和雙性人身分等人士的平權問題增加對話,促進彼此了解。此外,政府尤其應向服務市民的前線公務員及公共機構人員提供具體訓練和指引,以確保他們不會在無意間冒犯或歧視性小眾。對於宗教相關團體提出有關「逆向歧視」的憂慮,目前有關宗教歧視是否普遍的資料甚少,平機會呼籲政府宜進一步考慮探討這方面的問題。本港在爭取性小眾平權上走過不少路。一直以來,政府對於應否立法採取審慎態度,表示社會存在分歧,因此必須小心處理議題。在處理性小眾歧視方面,政府早於1998年已編製了《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並呼籲公私營機構自願採納。2004年政府成立少數性傾向人士論壇,並於2013年委任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取代論壇,就性小眾歧視的相關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而較早前小組已發表了其工作報告。平機會相信,綜合這些工作經驗及今次發布的研究報告,已有相當的基礎讓政府計劃及開展下一步的工作,包括研究立法。平機會倡議政府展開立法的諮詢,除了基於歧視情况的普遍及嚴重性,亦考慮到香港的人權責任以及國際社會的發展趨勢等因素。無可否認,香港社會在過去10數年經歷了重大變遷。無論我們喜歡與否,改變之輪已啟動,社會對性小眾歧視的意識及觀念正在轉變。我們是時候以新的思維作出籌劃及討論,從而邁向新的里程。作者是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原文載於2016年1月27日《明報》觀點版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