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

中央插手香港教育的「大條道理」

筆者之前在多篇文章分析過,北京對香港的教育將積極插手,證據包括國家教育部首次在全年工作要點明令要「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成立其他部委與香港合作罕見的「會商機制」、機制首次明確要求香港一年兩次「會商」課程教材、考試評價、教師隊伍建設、政府管理等具體內容、《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將「支持港澳加強青少年學生中國歷史文化和國情教育,加強內地與港澳在師資、課程、教材、教學、考試評價、督導等領域合作」規劃進去等。 本文續談內地有關國家教育主權在香港實踐的主張,及它影響香港教育的方法。 首先談國家教育主權。 有內地學者認為,國家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重要部分,不論在內地或港澳,全國範圍內有效。 主要研究一國兩制理論與實踐的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常樂曾撰寫論文指,「目前我國教育界普遍認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不可分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主權在教育上的具體體現。著名高等教育學家潘懋元即指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一部分,是一國處理與該國教育有關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內表現為一國處理其國內教育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外表現為其處理教育事務時的獨立自主權。劉中良

詳情

道理不能不講 港獨不能不批

周前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公布最新一期有關港獨支持度的民意調查,以同一個的民調的跨時間結果來比較,其走勢是相對有參考性,因為民調的基礎和結構都是一樣。和去年7月相比,整體支持港獨的比率由一成七跌至一成一,在統計學上是顯著下跌。負責民調的人士有他們的解釋,例如本土派形象負面,但個人認為這解釋並不充分。 港獨支持率跌 主因中央港府立場堅定 真的令到港獨支持率大跌,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對港獨的立場鮮明堅定,在差不多一整年的密集批判,而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民意領袖都加入批判港獨的行列,這才把原來相當猖獗的港獨氣焰壓下去,而人大常委斷然釋法,也起了決定性作用。 在去年討論港獨問題時,個人在不同的場合也一再強調,把港獨問題「講清楚,說明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中央政府而言,港獨問題,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過去都以非常有節制的態度來處理,例如拐一個彎,以「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來表述,說穿了,還不就是暗獨又或者半獨!如果不是那些年輕本土派急於揚名立萬,奪權上位,反對派的傳統大佬們仍然是以普選、民主、港人治港,充其量也是港人自決等溫和口號去包裝,北京也不會把港獨挑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