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曾這樣干預調查

習近平上台以來,在反腐大旗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督軍下,全國紀檢和檢察機關最少調查和處理了超過140萬名各級黨員幹部(據十八屆中紀委歷次全會報告),這些被調查者部分為地方、黨、政、企一把手和有勢力人士,以為可以呼風喚雨,用各種方法抵制、干預、阻撓甚至報復調查者。 有的要求關照 有的恐嚇告密者 在試圖影響和干預調查方面,有被查者通過關係接觸調查人員打探案情和調查範圍;有的向辦案組說情和打招呼,期望得到關照;有的希望得知誰人告密、證據處理、事件定性及其他未公開的資料,企圖恐嚇證人,破壞證據。為了防止「跑風漏氣,辦人情案、關係案」,有地方紀委試行《關於干擾辦案泄密事項報告登記規定》,要求調查人員將有關情况列入「干擾辦案泄密事項報告登記表」內,及時向上級報告,又要與嫌疑人保持距離,避免瓜田李下。 自從《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旨在增加巡視和反干擾力度)實施近兩年來,最少9人干擾巡視工作,正副部級的有4人,包括中國電信集團原董事長常小兵、南方航空原總經理司獻民、中國民航總局原副局長周來振及武鋼原董事長鄧崎琳。 《法制日報》等內地傳媒歸納了各種干預調查的手段,包括: (1)找來調查的負責人,用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