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明:溫布頓球場的慘叫

平常在網球場聽到女球手為了令擊球可以使勁點,都會聽到她們每打一球的聲嘶力竭,迴聲響徹會場;但今天在全英網球俱樂部17號球場的叫聲,異常淒厲。「他媽的!救我!救我!」世界網球女雙排名第一,2016里約奧運女雙金牌得主Bethanie Mattek-Sand 和羅馬尼亞球手Sorana Cristea對戰溫布頓女單賽事,在第二圈第三盤在網前突然間扭到膝蓋應聲倒地。 「Sorana,幫我,求求你⋯⋯」鏡頭已明顯拍到Bethanie的膝關節已經移位,一邊用雙手抱住,一邊繼續用盡最後一口氣喊痛。Sorana叫自己的治療師幫忙檢查,自己都跨過球網看看對手情況。「沒事的,沒事的⋯⋯」她的聲音也在顫抖。 裁判已經示意醫護人員進場。等了一分鐘,第一名聖約翰救傷隊隊員進場,身上只有裝敷料的急救包。然後,要等每數分鐘才有救護員、治療師和醫生魚貫進場。Sorana等得有點不耐煩,「在其他運動比賽,一有運動員受傷已經即時有醫護人員衝進場了,幹麼溫布頓這大賽事,臨場反應這樣慢吞吞呢?若果Bethanie是心臟病發,延誤豈不是要將她送死?」 誠然,在對戰球手從來沒有身體接觸的世界級賽事,鮮有可以有如此嚴重的受傷個案

詳情

BedTalk系列:頭鎚的震盪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本地球迷可能對Andy Wilkinsons 沒有甚麼印象。這名右後衛是史篤城的N朝元老,「因為我在史篤城長大,從小就聽過球會的威水史了。所以,可以為史篤城效力,是我一生人的夢想。」 他在2001年首度亮相職業聯賽,雖然經歷過嚴重傷患,但每逢出場都有表現。一踢,便踢了14季。 2015 年足總盃對布力般流浪的賽事,他被一記罰球頭擊中眼窩。「就像車頭燈壞了,一閃一閃的。我以為沒事,到事後隊友發現我跑步舉止有點怪異,才被教練換出。」 隊醫問他球賽當時比數,他竟然支吾以對,連忙送他往急症室。醫生知道他在球場有點彷彿,但沒有失去過知覺,也沒有平衡力問題。畢竟失過憶,他循例被送去照腦掃描,沒有發現異常,醫生故此同意他出院休息。 「醫生,那我是否可以復出下星期聯賽?」「我不知道。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復出的事,從長計議。」 一步出急症室,其他的事情已經和急症室醫生無關。和在運動場邊工作的醫生不一樣,急症科醫生不知道就算腦掃描結果正常,回到賽場需要循序漸進的運動量,完成整個練習流程需要約三星期(註1)。他以為睡一覺好的,明天便可以復操。 愛因斯坦醫學院

詳情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都在熱血瘋傳。事後陳志雲講因為TVB習慣向本地體育賽事主辦單位收取直播製作費,最後經理人拉倒轉播,而本身和曹星如有廣告合約的華為側為他在面書全程高清直播,高峰時點擊率超過十四萬。原本我專頁分享此事主要都是說大台的守舊和迂腐錯失賺收視的機會,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拳擊賽事在電視直播,其實很難去控制事情有多血腥。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而拳擊繩圈也是不少拳手的英雄塚。 Ruby Goldstein做拳擊手的職業生涯不算標炳,所以退役後沒法子做星級教練,反而選擇做裁判。經過不少重要賽事,1960年代他已經成為拳擊界德高望重 的好裁判。他在休息六個月後(聞說是因為心臟問題)接了一場拳擊賽,是過往對賽,同樣是世界冠軍的Emile Griffith和Benny Paret。為隆重其事,比賽選了在紐約進行,美國廣播公司更現場直播賽事。Griffith 曾經是此級數的拳皇兼世界冠軍,但早前被Paret擊倒了。新舊拳皇再度交鋒,就像費達拿和拿度,林丹和李宗偉一樣的「既生瑜,何生亮」的終極對決。 賽事前亦充滿火藥味,在當時民風仍然保守的美國,Paret在過磅時挑釁Griffith同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