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褪色小確幸

台北巷弄裏的咖啡館,室內燈光昏暗,窗外是灰灰的天,我們給帶到在角落的小桌子,一坐下,感到時光就此停住。不缺話題的好朋友,每人點一杯台幣一百多元的飲品,便可以談到店家打烊。 有一段日子,光這樣坐一個下午,已無比愉快,他們說,這是生活裏的「小確幸」。 小確幸多了,有沒有累積成大確幸?這些年,在不同的文創市集欣賞別人精心製作的各式物品,皮革、紙品、手工皂……捧在手裏,感到滿滿的誠意,知道有這麼多人,用自己的方法,找到消費以外的生活觸感,羨慕之餘,甘願掏出錢包,把未必用得上的小東西買回家,例如,用上好手工紙造的日記本,買時興高采烈,卻根本不捨得用。 這天,朋友說起認識的店家的艱苦經營,生意看來很不錯的店,每月純利六七萬台幣,三個股東分,算起來,跟大學生的月薪差不多,聽說,工資一直漲不起來的情况稍稍好了,現在一般大學畢業生可望找到二萬六以上的工作。朋友說,房東七年沒加過租,最近終於忍不住提出了,租客慨嘆,自己一樣是七年也沒加薪;在銀行工作的朋友說,三十年前她入職時的薪水,比現在高二千。與此同時,小確幸式的生活愈來愈精緻,索價不能太低,但有多少人能一直負擔這種生活方式? 天色又更昏暗了些。 原文載

詳情

與柯文哲對話後感

柯文哲(柯P)成功打破「藍」、「綠」意識形態,成為台北市長選舉的破局者。柯P撰寫的每一本書,我早已拜讀。去年立法會選舉,我更冀望以他的選戰經歷為鑑,從建制派、泛民主派及自決港獨派中另闢蹊徑,尋求理性中庸的民主康莊大道。可惜,選舉結果事與願違。而近日,我在「民主思路」訪台完畢後多逗留兩天,並於周日獲朋友邀請出席柯P的講座。當日聽他分享對政治和管理的看法,受到一定啟發。縱使我不能完全認同柯P對香港和部分亞洲國家的評價,我的現場回應是出於理性和善意,完全不是各地媒體所解讀為「批評」甚至「KO」。在此,我希望進一步向各位解釋當日發表的意見。 香港絕不無聊 香港是一顆擁有璀璨美麗維港夜景的「東方之珠」,這已是家傳戶曉。旅客來港也必定會遊覽太平山、尖東海旁、銅鑼灣等。不過,這些地方也許只代表香港的繁華,並不全面地反映香港的歷史、文化和生態價值。要深入了解香港,除了遊覽名勝外,我建議遊客走進繁喧的市區淺嘗街頭小食,探索風光明媚的郊野公園,遊歷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級地質公園,到中西區一帶尋找孫中山先生和文學家朱光潛、張愛玲、許地山的文化遺產,欣賞眾多殖民地時代的建築美學,乘船到離島,又或參觀具

詳情

另一種廢墟美學

台北市此時此刻誰最有可能在夜夜帶笑入睡,甚至,連在夢中亦會笑醒?想必是郝龍斌吧。這位郝柏村的官二代兒子,做了八年台北市長,退下來了,本來讓連戰的官二代兒子連勝文接位,然而「連二世」是扶不上壁的爛泥,以極大票數輸了給柯文哲,本來這不關郝龍斌的事了,但柯文哲於競選期間把郝二世罵得狗血淋頭,幾乎是指著鼻子罵娘地罵,把他惹得氣極,卸任後忍不住一直在臉書狠批柯文哲,繼續替自己討回公道。好了,現在不勞郝二世寫臉書了,因為台北市人人都在寫,幾乎人人都在罵柯文哲,罵他氣焰囂張卻又沒有囂張的本錢,上任後把市政搞得如崩坍廢墟,百廢不舉,令台北市完全失去活力與張力。如何廢?人事上,台北市政府能走的都幾乎走了,從前線到高層,竟有許多崗位都乏人問津,根本找不到人願意去做,大家寧願回去勒緊肚皮亦不願到市政府看市長臉色,或從早到晚接到市長用LINE下達的越級指令。你去台北市政府的網站看看,許多機關高位都是「從缺」、「從缺」、「從缺」或「暫兼」、「暫兼」、「暫兼」,政府員工都要不斷加班,一天工作十二小時是等閒之事。如此公僕,確跟奴僕差不了多少。政效上,柯文哲向各大財團宣戰,或推翻或重議許多市政工程,結果是,停工的停工,關門的關門,資本出走,勞工失業,台北市內常見只建了一半的樓房和場館。若用台灣文藝腔來說,或許是另一種「廢墟美學」,但其實只是市政頹敗的具體證明。最近有台北市官員感嘆,以前的官員一個星期有兩天需出席剪綵或主禮活動,現在呢,兩個月還去不了一天,只因根本沒有市政建設,無綵可言,還剪個屁?無禮可舉,還主個鳥?能得天下,絕不表示能治天下,古今中外皆然。柯文哲像一個鹵莽的少年人,因緣際會跑上了一條行駛得緩慢的大船,還把船長趕走,取得了船艙的控制權,不但掌控不了,更逞一時之快而在甲板上左鑿出一道縫,右撞破一個洞,又把船桅鋸斷,把布帆扯斷,令大船由行駛得變慢成急速下沉,數百萬台北市民來不及跳船,唯有沉到海底陪葬。所以郝龍斌怎可能不笑呢?你罵老子?你有資格罵老子?看看你今天搞得怎麼樣了?你以為市長好當?現在可知道滋味了吧?伸手把床邊的燈捻熄,郝二世抱著老婆,滿足地,睡去。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22日) 台灣 柯文哲 台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