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手電筒

(一)指路明燈 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1991),四小時的巨構,再看仍值得細味推敲。一個小道具貫串全片,堪稱是最神來之筆的設計:小四(張震)手上那支巨型手電筒。 原本只是惡作劇,小四跟小貓王到片場看拍戲,小四被看更逮個正着(電筒光打在他臉上)。小貓王打爆玻璃窗替他解圍。小四逃脫前,隨手奪走放在案頭的手電筒。 手電筒從片場借去前,放在中間當眼位置。 手電筒一有寫實意義。《牯嶺街》呈現的六十年代初,台北市看上去照明不多。加上小四讀的是夜校,街道永遠是黑漆漆的,故事又涉及不見光的少年幫派鬥爭,特別多晚上的情節(拜今年電影節放映的第二度修復版,夜戲的細節終於一覽無遺)。而眷村的供電又不穩定,為後文鋪墊伏筆,手電筒於是大派用場。據當天放映後講座的小野說,《牯嶺街》劇本籌備多年,初稿並沒有電筒。看來楊德昌及鴻鴻等編劇,幾年間的確把故事愈改愈好。 手電筒同時有象徵意義。《牯嶺街》敘事時幅約一年多,從一個夏天講到翌年夏天(1960至1961的學年)。小四念初二,他在學年初得到電筒,到學年末時無意中把它遺落回片場。因為有手電筒,他才有私隱(在牀上寫日記「滑頭逃不過這一天」)。另方面,電筒也是他這

詳情